母亲的生气让我忘记了跟她要吃的,现在才发现我真的快饿昏了!

  “咔、咔”声响了起来。

  我生气的朝张柏文看去,这家伙倒好悠然自得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袋瓜子,嗑了起来。

  我蹒跚着走过去一把夺掉他手中的瓜子说道:“哪来的?不是没吃的么?”

  s&酷\Y匠Dy网正版)v首发¤

  “买来的!好解释!”张柏文平静的答道。

  我心中瞬间一百二十条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说“你不是没钱么!”恨的我牙痒痒了。

  “赊账!”

  我真是脑袋都大了,管他怎么来的,起码我现在可以填一下我这饥肠辘辘了,苍蝇再小它也是肉啊!

  斜着眼睛鄙视了一下他,自顾吃了起来!

  但他不知道又从哪掏出一个面包……,那个年代,面包这东西真的很稀奇,我也就记得小时候因为太想吃,被母亲揍了一顿,用眼泪跟耍赖才得以实现这个愿望。

  “你……能不能把你赊的一次性都拿出来!这样做人很不好!”我感觉我的眼睛发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拿出的面包委婉的说道。

  “没了,你的瓜子,我的这个!”他都没有抬头,边撕开包装用的塑料袋边说道。

  这能行?!虽然他是个老怪物,但我为了吃的什么都能干出来,我直接朝他扑了过去,我感觉我全身又有那么点力气可以使了,起码我觉得够抢到面包。

  严肃的张柏文,现在跟我像个小痞子,为了一个面包抢个不停,哈哈的笑个没完,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开朗过啊!

  正当我俩正沉浸在抢面包大战时,房门被推开了。

  我赶忙止住了动作,万一母亲又回来了,免不了又挨一顿骂。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护士,手里面端着盘子,里面放着针管,进来就对我说:“你就是赵师的儿子啊?长的还挺可爱的,来趴下要打针了。”

  母亲当年已经开始带徒弟了,所以会被医院的那些刚来的称作师傅,以前,基本凡是有一技之长的人都会被人们姓后面跟个师字,表示对技术人的尊敬。

  “可不可以不打,我这没有病,看我还活蹦乱跳的呢!”我有点小心翼翼扭动着我的身体说道。

  当年我是最怕打针的,虽然小时候没有少挨母亲的针扎。

  我朝张柏文投去求救的目光,他两手一摊表示没办法。

  年轻的小护士说道:“快趴下吧,一会就完,不疼的!”

  这话一般骗第一次还行,以后谁会信啊,把我当做小孩骗……虽说我现在就是小孩。

  虽然我知道她是骗人的,但被逼无奈只能躺在床上,脱下一边的裤子,等待着被打针。

  这时候,这个小护士靠近了我,我偷偷的朝她看了一眼,发现挺眉清目秀的一个女孩子,本来想转过头,好好趴着,但老感觉她的五官不是那么的协调,有点扭曲,本来想再转过头看看时,她的话音传了过来。

  “好好趴好,别动!”

  我现在趴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张柏文,他现在正拿着面包跟我比划,剥开上面的塑料纸,跟我比划着假装要吃的样子,我恨恨的看了他几眼,真是不够意思,趁我打针时吃!

  “等等……,我去把面包拿过来再打吧!”我实在忍不住食物的诱惑了喊道。

  小护士根本没有理会我,我急着要翻身,被她死死的按住头压在了床上,一个女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本来我就有点虚,现在被她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两只手在那乱抓。

  张柏文也急着喊道:“等等再打啊,不用这样吧!”

  这个护士根本就没有理会我们任何人的呼喊,非常强硬的要给我打针,太不正常了。

  张柏文扔下面包,直接从床的另一边跳了过来,一脚踹到了她的肚子上,她略微有点偏,一只手端着的盘子也掉到了地下,她一手按着我的头,一只手低下去就要抓掉到地下的注射器。

  只听张柏文捏着剑指念道:“神坤明,地无台,前走急令,后慑九台,急急如律令,定!”

  我感觉到这个护士的手臂一僵,刚准备抽身离开时,她突然又恢复了行动,更加死命的压着我,去捡地上的针头,这万一被扎到了,我感觉是必死无疑了。

  张柏文见他的咒语没有起效,“咦”了一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咦个屁,在咦我的命也没了”,嘴被她按到床上,我嗡嗡的说道。

  张柏文也没敢多耽误时间,先前拍生无芈的紫色电弧又开始在手掌中出现了,直接印到了她身上,这回她吃痛了,松开按着我的手,嚎叫了起来,我赶紧转过头去看。

  发现她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团,紫色的电弧在她身上游走,嘶吼声震耳欲聋,慢慢的身体开始萎缩,嘴里还吼道:“周易,你逃不掉的!”

  我招谁惹谁了又,我本来想落进下石一下的,过去踹几脚,但看着刚才还挺清秀的一个女子变成了跟老太婆一样,而且还在不断的萎缩,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会的功夫,她整个人化成了一堆黑色的粉末。

  我转头问张柏文:“这是什么人?你先前就没有发现么?谁要杀我!”

  他也没有直接回答,拿过笤帚把那堆,我看着很恶心的黑色粉末扫完以后才说道:“麻烦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下午还有两章,绵羊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