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那个恐怖的地方,张柏文把门闭上锁了起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哈了哈气,直接按在了门上。

  他这个动作明显跟我眼中高人的形象不符合,况且我现在还在生他的气,又调侃他道:“这里面啥也没有,就是气氛恐怖点,你要是没事干,还不如帮我捉几个女鬼看看新鲜!”

  他这次到挺配合的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更@g新b最¤快X0上n酷?Y匠,网W5

  “只是刚才它不敢出来罢了,生无芈在的地方,有哪个孤魂野鬼敢出来溜达!”

  “不是吧!里面真有东西?他怎么不收了呢?这个不负责的家伙!”我有点紧张的问道。

  张柏文没有说话,投给我一个白痴的眼神后,自顾下楼了,刚才是因为担心父亲的事情精神高度紧张,现在才感觉身体吃不上力,急着喊道:“你回来!这到底有天理没,谁是病人!”

  有些东西当我接手了生无芈的身份后,才了解了,他为什么当时不收了那个医院的鬼,以至于后来死了人,我当时还在怪他!

  阳间的鬼魂分很多种,寿终正寝的可以立马去投胎,而死于非命的,可以插个队,原因就是生死薄上,已经记载了他们的死亡,所以他们算另一种的“寿终正寝”,还有一种,就是自己放弃自己生命的,或者被别人杀死的,存留在阳世间的基本最多就是这种鬼魂,他们必须等到自己寿命到了的那天,或者凶手被杀死的那刻!才可以解脱!有的朋友就会问了,那他们为什么不去杀了凶手,鬼魂的世界跟人一样,基本他们是看不到阳间的人的,跟我们一般看不到它是一样的概念。

  我记得有美国的医学家做过临床实验,人类在大脑死亡后的五分钟之内,周围有强烈电磁波的生成,他们尝试去记录下这一波段去解读它,最后这位医生以及听到过这个电波的人都离奇死亡了,这个电波被当时严密封存了起来,人们称它为死亡电波。

  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科学的这一现象,但道家认为人死亡后,会有灵魂产生,但这个灵魂产生需要多久,没有时间说明,可能是上面说的五分钟,也有可能是五年!不管是哪种灵魂,产生的第一刹那,是非常偏激的,他们可以说完全没有思维,跟人小时候一样,它们会本能的去憎恨能看到的第一个人,不管他生前是如何死亡的,他们都会本能的去把愤怒发泄给第一个他们能看见的人,它们的智商会慢慢的恢复,它们会知道自己死亡了,但永远不会记得死时的情况,记忆会被大部分的保留下来,天然知道自己的寿命以及要去哪个地方投胎,这个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归结为天道定律!刚才也说了他们是看不见我们的,但是有几种情况,可以让它们看见。

  第一种、你的生命之火非常的低,基本已经要熄灭了,这个就是快死的人看见有人靠近他,要带他走!这个过来的有可能不是阴差,而是在旁边逗留的孤魂野鬼!

  第二种、你跟它们对话了!或者你听到它们说话了!这个在我看来,还是能用科学来解释一下的,就像上面说到的一个故事,故事里他们为了研究灵魂体,用仪器记录了它的生成以及发声,本来是人类听力以下的次声波,但你非要拿仪器换成你可以听道的正常音波,当你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这个刚刚生成的傻兮兮的灵魂,就已经可以看见你了,它会主观的把你认为是杀害它的凶手,会跟随到你身边,现在就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事情了,有时候也不是它们会动手,道家认为人是由精气神组成的,被阴魂长时间的跟随,你的精、神会被综合,这就是人们所谓的阴魂会吸食人的精和神,其实不然,它们是不会吸的,你作为一个阳体,而它作为一个阴体,跟磁铁的两极是一样的,会保持一个平衡,你的阳气可以在食物、水、跟阳光中获取,而它长时间跟着你,不去补充阴气,自然你的阳气就会补充了它的阴气。那么这个时候,你的精气神下降后,如果还不赶快治疗,那么就会因为功能衰竭而死,或者头昏眼花,想不开,干了蠢事!所以,奉劝大家,生命珍贵,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感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有时候它也是乱跟,不会待多长时间就会离开,请大家保护好自己!说的有点多,我是为尽全力让大家能听懂,了解,以及防范!下面我们说第三条。

  第三、有点不好意思说了,这个是男女交合的时候,道家称作炁,阴阳交合的意思。会被它们感应到,但它不会害你的放心好了,一般都会抱着愉悦的心情,这个当然了,因为可能就会给它们一个投胎的机会,它们高兴还来不急,怎么会害你呢,当然排除个别魂体,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死胎、畸形儿、夭折儿了!

  言归正传,张柏文走了下去,没有理会我,我只能命苦的一步一软的扶着栏杆下去了。

  回到病房时,就看见张柏文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母亲居然也在。

  问我大半夜的去哪了!我只能含糊其辞的说是厕所,我总不能说见了阴司的人吧,说出去她也不会相信,弄不好把我当摔傻了,又得一通检查打针吃药。

  然后就见母亲一巴掌的扇在了我的屁股上,我这没有吃了一点东西,还吐了不少,走了这么长的路回来,我这不是为了父亲么,我拿我的命去换父亲啊,我容易么我,委屈的眼泪不争气的就掉了下来。

  这时母亲说道:“一个说是一起买吃的,一个说是上厕所,刚才我就在厕所,我怎么没看见你!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你父子两个人都成这样了,还给我折腾!从现在起,你周易,不能离开这个病房半步!”母亲说着眼泪也下来了,这弄的我也不好意思哭了,母亲说完,擦着眼泪就摔门而出了,留下了原地惊愕的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