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更&新最F快上!酷匠网

  难道阴司地府也存在惩罚下属么!我看着惨叫的那位阴司大哥,心里不觉得浮现出了这句话。

  张柏文倒是会讲究时机,推着我就向前走,我觉得我还没好好欣赏完,我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喜剧呢,他催促道:“别看了,走吧!”

  我斜着眼睛藐视一下他,算是当做无声的反抗,朝着上面走去。

  不远的路程,感觉我的身体还在颤抖,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冤大头!

  终于还是站到了门前,看着挂着的大锁,我心里还有点小小的窃喜,门不开着!

  张柏文可能是想到了我的想法,一只手反扭着我,一只手一拉锁子。

  “啪”

  刚才还看着完好的锁子,居然就这么开了,我心里瞬间五味翻腾,不知道该夸自己点背,还是该恨张柏文的力气大,这都是些什么伪劣产品!

  千万个不情愿的推开了,那扇门,沉重的开门声,在现在我现在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以及害怕。

  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直冲鼻孔,这么多年的封锁,里面到底成了什么样子,谁敢想象!谁知道当时医院撤离的时候,把尸体搬走了么?不会他们连尸体也没有清理就离开吧……。

  我闻道福尔马林的味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想吐又吐不出来,蹲在地上干呕了半天,本来就没有吃东西,把胃酸到是吐出来不少。

  张柏文现在倒是挺仗义,放开了一直反扭着的手,任由我蹲在地下。

  吐了好一会,终于感觉适应了一点,抬起头来,走了进去,反正也是个死,不需要再拖时间了,只要他们能答应放过父亲就好。

  我以为我适应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没想到里面得味道更是让你呼吸不上来,里面还有灰尘的味道,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灰尘的味道,大家应该知道常时间没有人的房间里,刚一进去的那种味道,它们是夹杂在福尔马林里面的,本来刚刚吐过的我,现在又弓着身子想吐。

  又是一阵干呕,终于差不多了,开始观察起了这个早已经流言蜚语的地方,房间里上面都落了一层灰尘,白炽灯管照着这个房间,看起来显的有点阴森,不过还好是有灯光的。

  张柏文跟我进来时都没有开过灯,起初里面还是反锁的,那只有先前说话的那个人在里面打开的。

  整个房间有两扇窗户,都被用报纸封的严严实实,报纸上还贴着看起来很陈旧的几张符,难道地府的人,可以无视这些符咒么?

  正当我想的出神,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千年一别,今日得以正在的见面,还好么?”

  说给谁听的?张柏文么?

  就听张柏文回答道:“还凑合。”

  原来真是跟他说的,起初还吓了我一跳,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冲到窗户跟前,拿下了上面的几张符纸,指着张柏文说道:“你们想让小爷死,门都没有,是神是鬼拉出来溜溜,我就是死,也要让你们不得好过!”

  张柏文盯着我说道:“周易,根本没有用,放下吧!”

  道家的符咒,都是沟通自然之力为自己所用,画到特殊制作的纸张上,用现代原理来解释就是,跟电池一个道理,道家画符咒的前提是挑日子,在子时为最佳,拿出用童子尿,蜂蜜,鸡血少许浸泡过的油纸,这个油纸浸泡的期限为七七四十九天,画符的人必须精气神充沛,否则的话会发生画的当中而昏厥的事情,当然道行越高者,越可以忽视时间以及状态带来的影响,画好的符就相当于一个电池,自你画好之日起,就已经开始持续的放电了,当魂魄靠近,或者要对抗的时候,就相当于跟你的道行在对抗,那会消耗符咒是巨大的,如果魂魄的实力超过了画符者的实力,相当于就是人家的电力比你的强大,那符通常是没有用的,除非一些,禁咒符,会自行沟通天地的能量来对抗,就相当于一边对抗,一边充电了。所以符咒的力量是有时间限制的,我这么解释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听的懂。

  当时我是不知道符咒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失去作用的,况且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阴司的人,基本没有几种符咒可以伤害它们的,它们属于天道正常使然,接受天地的认可,普通的符咒对于他们来说基本跟拿纸砸它们一样。

  我狐疑的看着张柏文,也许这家伙正是骗我的,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抢下我手里的符咒,好给我一击。

  我紧紧的盯着他,手里的符咒一丝都不敢松懈。

  突然,我发现我手里的符咒不见了,这可把我吓了一身的冷汗,就听耳边传出了话语声:“你是在找这个么?”

  我赶忙跳了开去,拉开了距离,原先在我站的位置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个跟正常人身高相仿的黑袍人,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还好跟普通人的身高一样了,起码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让人有压力了。

  我不禁问道:“是谁!是你要杀小爷我么?”

  “你在问我么?好吧,我叫生无芈,你真的是他么?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啊?”黑袍人说道。

  然后他疑惑的转头看向张柏文,张柏文看着我点了点头。

  他这才重新把目光对向了我,我看着符咒在他手中直接被点燃,慢慢的烧成了灰烬,我不禁张大了嘴,才明白原来我是多么的可笑,刚才还想拿来拯救我的。

  “如果你真是他,或许我们还有机会!”黑袍人喃喃的低语。

  我被他们说的有点糊涂,要杀就杀,干嘛还整这些!

  黑袍人慢慢的朝我逼近,我闭上了眼睛,只要能放过父亲,我不在乎我的生死,人有时候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身边所在乎你的人拼尽全力,在所不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