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的坡度不是很陡,都是用青砖砌筑而成的,整个楼梯的宽度差不多够两个成年人并列行走。

  火把的亮光有限,对于前面的景象基本是一抹黑,无形中感觉压力特别的大,我的呼吸变的有些急促,现在需要我独自去面对所谓的困难,真的感觉力不从心。

  慢慢的举着火把在移动,我有点担心前面的状况,这条路不是由我自己选的,是现在外面那个也不知道现在是谁的人让我走的,我的心里还是有点虚的,摇曳的火把好像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我知道这次可不是什么潮气,而是它真的快要烧完殆尽了。

  我劲量让自己保持一种很稳的行走方式,我想让火把更充分的履行完它的使命,黑暗中我更愿意相信我看到的,而不是一路摸黑上去。

  渐渐的楼梯的两旁出现了藓苔,空气也变的有点湿润起来,浓见度开始降低,周围出现了雾化的小水珠,这个真的可以走到父亲刚才上去的地方么?我现在也不确定起来,环境相差太多了,我不由的狐疑在了原地。

  ;F最|^新?章节^上Aa酷匠、网^h

  这时前面依稀传出了说话的声音,虽然我听不出那是谁的,但现在在这个地方,能见到一个活着的人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放松。

  我加快了自己行走的步伐,想尽快赶过去,踏步的声音“哒,哒”声尤其的显耳,我觉得我现在上去的高度,已经快足够父亲翻过去的墙有两倍的高度了,怎么还没有看见出口。

  火把稀松的燃烧的,我知道我没有时间了,我必须尽快赶到刚才说话声音的那个地方。

  这时火把慢慢的熄灭了下去,它也许还没有尽完自己最后的使命,但周围的雾气实在是太大了,周围陷入了黑暗。

  身后传来了“哒、哒”声,我疑惑的抬了抬我的脚,不是我发出的,到底是谁在后面跟着上来了,我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现在唯一的光源熄灭了,不管是谁上来,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后面根本没有人,唯一的一个小屁孩在我看来基本上不算是人。

  黑暗中我基本看不到东西,我只能凭借摸索着向前走爬去,黑暗中我好像摸索到了什么,我吓的赶忙扔了出去,如果我没有摸错,应该是人体的骨架。

  后面的“哒哒”声,好像发现了什么,声音的节奏变的越来越快,我不敢在有所逗留,已经顾不得了,连滚带爬的跑了起来,不管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我都不想被后面的东西追上。

  突然,一只手捂着我的嘴,把我拖了进去,我拼命的挣扎,以至于捂的我快窒息了,脑袋有点缺氧,昏昏沉沉的,耳边这时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嘘,小易。”

  是父亲吗?他怎么在这,他没有事情就好了,黑暗中我虽然看不清他的相貌,但熟悉的声音还是可以辨认的,我慢慢的放弃了抵抗,后面的父亲好像也知道了我认出是他,捂着我嘴的手,慢慢的松开了一点,肺部感觉到新鲜空气的进去,我明显好受了很多。

  这时后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停了下来,慢慢的在周围踱步,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外面的脚步声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我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周围的寒气,让我忍不住往父亲身上靠了靠,怎么会是冷冰冰的呢?比我身上都冷,我把自己的身子又往外挪了挪,靠着父亲真的实在是太冷了,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

  近在咫尺的脚步声好像发现了点什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在旁边不停的摸索着,我感觉,我就像是被拖进了一个拐外处,外面的东西找不到这个拐外,一直在楼道旁边的墙壁上摸索,因为我能听到手指跟石头摩擦发出的声音。

  外面的东西到底在找什么呢?我吓的大气不敢出,紧紧的闭着嘴巴,我担心万一被他发现了我跟父亲,不知道我们面临的有多危险,尽管父亲身后背着枪,但是现在连外面的东西是不是人还不知道,我对这个枪能对它造成多少伤害而言也不敢过于肯定了。

  外面的东西在旁边摸索了一会,感觉不找不到什么,居然开始低声的呼唤了起来,由于他已经摸索着有点远了,还是他的声音过于低沉,我开始根本没有听清楚他到底喊的是什么,总感觉有点熟悉,但是听不清楚。

  他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跟前,我感觉我跟他只有咫尺之遥,他喊的东西也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了。

  我的呼吸变的很急促,眼睛也慢慢的睁的老大,我有点不确定的摸了摸我身后父亲身子,因为外面在喊:“小易,你在哪?”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遇到的一切,如果一切就是个陷阱,那这个陷阱也做的太匪夷所思了,出现了两个我的父亲,我不知道我该相信哪一个,因为总有一个对我来说是危险的,我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所有的事件根本联系不到一起,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决定赌一把,因为后面父亲的冰冷让我有点陌生,我挣脱开了后面抱着我的父亲,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嘴里喊着:“我在这,爸,你在哪呢?”

  后面的父亲,为我的突然挣脱没有缓过劲来,我隐约听到他说:“小易,别,……小心。”然后悉悉索索一阵响动。

  外面寻找我的父亲也摸黑摸了过来,说道:“小易,是你吗?谁在那?”

  既然我选择了相信这个父亲,那我也没有什么隐瞒的,说道:“是一个跟父亲说话一模一样的人。”因为黑暗的环境,我没有看到他的长相,也只能感觉他跟父亲的声音是一样的。

  “他在哪?”父亲的声音有点焦急好像。

  没有先理会我,感觉到一阵风吹过,他好像朝我刚才站的地方奔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