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跟小屁孩听到我这么说,瞪着大眼的瞧着我,我笑着反问道:“如果是监狱的话,你们不觉得这缺少什么了吗?”

  小屁孩听到我这么说抢着答道:“一定是缺少死人的骨头了!”

  我真不知道他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真想撬开看看,为什么每次都不搭调。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除非你想见到你师傅的骨头,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年份不够。”

  P酷!U匠…网唯◇一正(版M|,k其¤T他!U都.S是盗i版+:

  小屁孩听到我这么说不干了,冲过来就在我身上又掐又踢的,慌的我拿火把的手都一直晃个不停,父亲也在旁边数落我的不对,怎么可以那么说毕老。

  我只是想跟小屁孩开个玩笑,真是惹了一身的骚,跟小屁孩道歉后,他还是抿着嘴瞪着大眼睛瞪着我,我也只能是不去招惹他了。

  这样弄的我也没有继续卖关子下去的欲望,跟父亲说道:“如果是监狱的话,你们不觉得缺少了关押人的地方么?”

  小屁孩继续抢着说道:“这么大地方不够关下你啊!”

  我:“……”

  父亲想了说道:“确实少了关押人的地方!”

  小屁孩还是不死心的在叫唤着:“什么狗屁答案,这么大地方能关一百个你这样的。”

  我没时间跟他扯,跟父亲说道:“爸,你身子高,你拿着火把举高点,看看放灵牌的位置是不是有些会不一样。”

  父亲没有多余的话,拿着我手里的火把,举的很高,我们一行人跟随着父亲的脚步观察起了墙上的灵位来。

  闪烁昏暗火光下,有写灵位上面挂满了蜘蛛丝跟灰尘,一个个名字仿佛在跟我们低声的哭诉当年的见闻,我们谁都没有继续说话,气氛变的有些压抑。

  “等等……”我赶忙叫停了还在继续往前走的父亲。

  “你们看这”我说道父亲拿着火把在那晃了几下问道:“小易,怎么了?这什么也没有啊?除了灵位的坑掏的低了一点而已。”

  我把父亲的火把压低了点说道:“不会这么简单的,爸你往上看!”

  父亲跟小屁孩抬头看了看上面,小屁孩说道:“黑乎乎的,看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父亲盯着上面若有所思,突然低下头看着我说道:“难道!!!监狱是在上面?”

  我点了点头,说道:“基本已经可以肯定了,这两道上下的灵位坑,修得太不符合常识了,古人虽然那会没有现代的一些抄平工具,但也不可能犯下这么大的错误,排位的顺序决定了,这个人在家族中的地位,这两排都修这么低就不会是单纯的家族排名可以解释的了!”

  “那怎么会没有脚印呢!!!这儿这么多灰尘,踩上去没有脚印嘛!”小屁孩又再一旁想拆我的台。

  我说道:“你擦擦那灰尘,能擦掉,我叫你哥行吧!”

  这家伙还真跑上去擦灰尘去了,一会的功夫哭着回来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看着像灰尘,怎么比石头还硬!”

  我心里嘿嘿的贼笑着,其实刚才看见的时候,我都拿手试验了一下了,看着有灰尘,也确实是有,但你擦掉上面的灰尘,下面的背景也是灰尘,除了手上可以看出你擦掉的灰尘外,表面还是跟原先一模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灰尘上面压了层玻璃,玻璃上又有灰尘,你擦掉上面的,但是你还是可以看见灰尘,重要的是玻璃是光的,那个表面是粗糙的……。

  小屁孩为了跟我叫板,把自己的手都给磨破了,在那叫唤个不停。

  父亲也凑上前去摸了一把,说道:“怪不得,怪不得,刚才看不见脚印,怪不得这个窑洞是没有窗户的,还修到山谷里,原来都是为了防止光源太强烈让别人发现这里的秘密。”

  确实按照古人这么做法,如果还是封建社会,人们晚上基本靠火把来照明,就算到了这里估计能发现上面的东西可真是少之又少了,但偏偏现代发明了电的产生,各种电灯,手电的出现,光源的亮度被大大的增强了,如果细心一些,还是可以发现这个通道的。

  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这么多年肯定有人会发现的,但根本没有听说过一丝一毫的消息,而且毕老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如果我不是因为确定他进来的情况下消失,根本就不会想到上面还另有蹊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盯着眼前的台子默不作声。

  父亲比划了一下上下坑洞的距离,准备先爬上去看看,好不容易找到毕老他们消失的线索,我这时候心里有点烦躁不好的预感,但是我又没有理由阻止父亲,在那不安的四处张望。

  父亲本来想把枪给我,他好先上去看看,但是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我阻止了他的做法,让他背着枪,咬着火把先去看看,现在火把是我们唯一的光源,我知道他这么一走,下面肯定是会陷入黑暗中,顿时不安的感觉就更强烈了起来。

  我紧张的拉过小屁孩的手,他还在为刚才我说毕老的事情不高兴,不想让我拉,但他看着周围的光线越来越变暗的时候,主动握紧了我的手。

  我很想嘱咐父亲小心,但是想到他嘴里还叼着火把,紧张的我连话都不敢说,慢慢看着他爬到六、七米的高度,一个探身,没了火光的踪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