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第四个人

  时间过了不是很长,就听到一声枪响,我很想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周围黑暗的环境以及小屁孩的存在,让我不由的又坐回到了石头上。

  小屁孩被我拖到了我的旁边,晚上山里的寒冷以及地面的阴潮,我怕他还没来的急饿死就先冻死了,脑袋里满是担心父亲的安慰,好几次坐立不安,以及我所想到的十有八九真的可能是这样,让我更加的心情沉重。

  还好,没多久就听到父亲的喊声,我激动的在回应道,一会就见父亲提着一只兔子跟个破烂的罐子走了回来。

  回来的父亲,点燃了刚才我们拾取的柴火,在这个黑暗的环境中,浓烈的火成了唯一救命的东西,尽管发生的事情让我们父子心头比较沉重,但火点起的同时,我和父亲眼睛里都有了一丝的喜悦。

  父亲的破罐子里盛放着山里阴暗处还没有消融的雪,我们现在是急需要食物跟水的。父亲早年在山里面打过猎,对于野外生存的能力是极强的,当地的猎人们,基本去打猎都会走上十天半个月,对于食物当然不可能会是带够那么多的,所以就需要就地寻找。

  对于猎人们的这种能力确实强的离谱,我也许是遗传了父亲基因的原因,后来发生的好多事情都是猎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本领,救了我们不止一次。

  盛满雪的破罐子一会的时间就已经被烤的通红,里面满满雪也化作了将近一半的水,退了皮的兔子也被父亲放在火堆上烤的“兹兹”作响,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小屁孩这时候有了动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满是绿光,不管三七二一的朝父亲冲了过去,抢过兔子就开吃,吃过一口后被烫的满地乱跳,我和父亲看着他这模样不由的笑出了声……。

  最后整只兔子被小屁孩分去了三分之二,小屁孩酒足饭饱后,打着饱嗝喝着拿雪烧开的水说道:“小易哥,你们要不来,我估计都快被饿死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饿死的好,有腿不说是跑回去,待山上谁能知道你在这!”

  “你当我不想回去啊,师傅跟我来了这自己就进去那个黑洞了,让我在外面等他出来,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等到我想去找点吃的时候,我发现我根本就走不出这个地方,每次都会转回来,我没有办法了,最后只好又回到那个洞口等着师傅出来,没想到!师傅没等来,等来的却是你们,这个可把我高兴坏了,冲你们跑过去,就见伯父你朝我开枪!伯父你是想打死我还是想怎么滴!”说完两只手叉腰,瞪着父亲说道。

  父亲被他看着不好意思,确实要是我没挡着那一下,真就把他给去见阎王了,父亲呵呵笑着说道:“大伯不好,没看到是你,大伯给你打野猪吃,好不好?!”

  小屁孩估计还没有吃过野猪肉,一听是吃的,早就把事情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蹲在给鸟统填装弹药的父亲旁边就是问长问短。

  刚说道野猪晚上会出来活动,走的时候灌木会“嘶嘶”作响时,不远处的灌木就发出了声响,父亲忙把火药填装好,端起枪瞄着发声的灌木,小屁孩眼睛睁的老大,真有一副跟野猪拼命的气势,就是不知道是谁吃谁了!

  “嘶嘶”的响声持续了好一会才慢慢的退去,父亲把枪收了起来,他刚才填装了一个筒的弹药,要是真有东西过来,一枪还是有点悬的。

  鸟统这个东西,填装弹药非常的麻烦,跟前期八国联军那会装备的火枪一个原理,就是硬凭枪管的硬度来实现火药爆发射击的,当代属于土质的猎枪,每打两枪就得朝两个管子里面塞进去火药跟钢珠,特别很麻烦!而已经常出现因为枪管爆裂,炸伤炸残人的事情。

  父亲忙把火药拿了出来,填装另一个管子,边说道:“怎么前山也有野猪了!现在是越来越猖狂了野猪,哪天得组织人来一趟了。”

  野猪这个东西毁坏农作物特别得严重,不管你种的什么,它都吃,没有不吃的,一晚上基本能祸害两亩左右的田地,在山里本来田就特别得稀少,被它这么一霍霍,基本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没了,大家见了野猪都会互相转告,让猎人帮忙消灭,给予一定的奖励,猎人也乐于干这个,基本属于两头吃肉,这边赚赏金,那边还能卖野猪肉,野猪肉不怎么好吃,肉很瓷实,都是红肉,很涩很干,有点土腥味。

  我听着父亲说话,接口道:“爹,不用找人来了,那根本不是野猪!”

  父亲听后收好装好的枪问道:“不是野猪,难道还是鬼不成?”

  我朝夜幕中一百米外的祠堂看了看说道:“也不是鬼,而是人!一个不想让我们离开的人!”

  酷“匠)网`《正版首*发K

  父亲跟小屁孩顿时朝我看了过来,等待着我往下说去,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让我们留在这个地方肯定是想让我们进去那个祠堂,不然他不会放我们走的!”

  父亲也朝祠堂看去,山中的夜晚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我们的感觉让我们觉得,我们真的看了的祠堂,黑漆漆的洞口等待着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