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黑乎乎的街道让我感觉特别的别扭,紧拉着奶奶的手,手心满是汗水。

  狗黑子这个男人确实有点让人觉得疑点重重,丧葬上的表情跟平常的他完全不一样,我忍不住回头朝狗黑子家门口看去。

  黑乎乎的街道在我视线范围内延伸了下去……。

  狗黑子家的门口已经在视野模糊的距离外,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楚,我无奈的准备把头给转回来时,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我转头了。

  我不知道这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感觉已经有东西在我后面跟着了。

  脖子处感觉有人呼呼的吹着冷气,冰凉的气息中夹杂着腐烂的味道,我紧紧的用力握紧奶奶的手寻求安慰,但下一秒我的头皮发憷,慢慢的收回了握着奶奶的手。

  那根本已经不是奶奶手了,奶奶的手上一般都会有折纹,而我刚才握着的是一个沉甸甸,冰凉的手,像极了一摊死肉,毫无生气感。

  根本没有可以思考的时间,我不顾一切的喊叫着朝家里冲去,黑漆漆的环境让我没办法辨认方向,如果真是翠兰……。

  我甩开这个让我颤抖的念头,不敢回头看一眼。

  最◎新l{章&#节;上1酷匠)网O#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压住了我的肩膀,力量大的压着我生疼,挪动不了丝毫。

  冷汗直流的我,感觉冰凉腐烂的气息慢慢靠近到我脖子处,慢慢的划过,想着挑一块好的地方下口时。

  后面响起了,狗黑子的喊声:“翠兰,翠兰,……。”

  冰凉的手慢慢离开了我的肩膀,朝声音的方向奔去。

  我脱离了魔爪,飞一般的逃回了家里,没有答应父母的问话,直接冲进了我的小屋,关上门瑟瑟发抖。

  奶奶到底是怎么变成那个怪物的,那个怪物就是翠兰吗?狗黑子刚死去的老婆?一串的问题,越发让我浑身的不自在。

  迷迷糊糊的背靠着门睡着了……

  清早被一阵人群的吵动惊醒,揉着迷糊的眼睛打开门,一群人在找爷爷,因为刚去过奶奶家没人,所以准备到我家来问问我爹。

  我爹阻止了人群的吵乱,问道:“大家什么事情?一大清早的找我爹干什么?”

  前面一人答道:“三子,我们也不想啊,今天早上去地里,发现狗黑子田地里刚埋的坟炸开了。”

  父亲一听,这还了得,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就准备跟大家一起去找爷爷。

  去了爷爷家,果然大门紧闭,敲了半天没有人反应,父亲准备跟大家去狗黑子家的田地里看看。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到了狗黑子家的田里,果真如大家所说的那样,整个昨天晚上刚埋的坟,今天完全被破坏了,黄土散落的到处是,土堆中间被人硬生生的,掏出来一个洞。

  别人还好说,以为是偷尸体的把翠兰的尸体偷去结了阴亲,但我看后,背上已经不知不觉的都是冷汗,根本不敢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阴亲在我们当地很常见,就是把死去女人的尸体拿上,卖给死去男人的亲属们,安排一场特殊的婚礼,意思显而易见,就是让在下面结婚,偷女人尸体的当时不在少数,后来我长大了一些,国家枪毙了一部分人,这个行业才有所收敛,但至今为止都是屡禁不绝的。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不该跟父亲说,犹豫了好久,想到爷爷、奶奶的失踪,终于还是凑上前去,拉低了父亲跟他说了昨天晚上的经历。

  起初父亲当我瞎说,白了我一眼,起身准备走,但起身时看了看炸开的坟,沉思了一会,招呼大家回家拿了几把镐头、锹,自己一个人叮叮当当的挖了起来,周围几个看热闹的这时候也拿起了工具。

  人多就是力量大,一会的功夫,昨天刚下进去的坟已经被大家彻底挖了出来,但看到的人都变的骇然觉得不可思议。

  整个棺材还是像原来那么放着,但里面得人已经没有了,让人骇然的是,棺材还和以前一样,盖子没开,但盖子的顶上被人挖出了一个只够一人通过的小洞。

  按照木材沫来看,这仿佛是被人从里面直接掏出去的,哪个盗墓贼会藏在棺材里,等下葬后再从里面打出来,先别说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算这闭气的功夫,那都不是人类范畴里说的了。

  有事人已经早早的去找王本荤了,气喘嘘嘘的跑回来递给父亲一张纸条,上面用毛笔字写着四个字。

  父亲及一帮人围上来看后,脸上满是沉重,一群人干脆说道:“去不得,去不得。”扛着工具回家了,留下了一脸阴沉的父亲。

  我好奇的想凑过去看看,不过没有如愿,纸被父亲草草的揉进了口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