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本荤出去有一会了,接近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回来,后面跟着四个三大五粗的汉子们,都是生面孔,不像是我们村的。

  一群人来了之后谁也没有说话,一看就是常干这营生的,前面一个伸手掏出一瓶酒,“咕咕……。”猛的喝了几口,接着传给了后面的人,我注意到这个人拿瓶子的手是有六根指头的,一般我是不会注意到别人手的,但今天他们的气势跟动作太不寻常了,由不得你不注意。

  酒壮熊人胆,喝过酒后,几个人的脸上明显红润了许多,气氛也不再如刚来时候的拘谨,王本荤招呼着大家准备干活,狗黑子蹲在灵棚得一旁把头低下去不坑声,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在想别的事情,我望着这个男人,心里暗自提醒自己,要多留意一下他。

  为首的男人,上前拿起三柱香,朝翠兰的尸体鞠了一躬,闷声道:“大姐,今儿多担待,兄弟们也是讨口饭吃,一会兄弟们抬你的时候,万一哪弄疼你了,您吭气,好吧!兄弟们这就要动手了哈。”

  一般正常人是需要上四柱香的,表面人三鬼四的区别,但有一种人上一柱、三柱,奇数香就可以,表面他们对死者的尊敬和平等,这种人在当地叫“土耗子”,在外人眼里,他们有很多称呼,比如:摸金校尉、土夫子……。

  说着他走向棺材的前方,招呼后面的几个人准备动手,他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身上的味道差点没把我熏晕了,一种泥土味道里面夹杂了腐臭,后来我知道了,那是我们当地俗称“土耗子”身上特有的味道,他们常年跟泥土以及腐烂的尸体打交道,身上沾染着这种味道以及深入皮肤里,洗澡是洗不掉的。

  四人人站在棺材的两侧,翠兰的尸体旁边就站着两个人,只听为首的那人喝道:“起。”翠兰的尸体就在两个人的手上被翻进了棺材里面,由不得看的我们楞了,刚才我们四人都不能抬动的尸体,居然被两个人就这么轻松的搞定了,看来什么都得专业的来的快啊。

  我注意到狗黑子,抬起头来,看了几眼,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又缓缓的把头埋在了膝盖上。

  尸体被搬进棺材,剩下的就是把棺材给放回去了,只见那么厚的棺材,足足接近上千斤,在四人的一声起下,重新被放回了原位置,凳子早已换成了新的。

  虽然说是今天下葬,但该有的过场还是得有的。王半荤开始了做法超度,四个人也相继拿出了唢呐,小鼓,叮叮铛铛的敲打了起来,王本荤好不卖力的在前面又唱又跳,不知道底细的人还真被他的表演给迷惑了去。

  法事做完以后,就轮到狗黑子上场了,他需要给他婆娘烧纸,烧童男童女,以及一些纸做的家电,衣服之类的。

  法事做完好一会狗黑子都不见动静,我才忙喊道:“黑子叔,烧纸啊!”狗黑子才抬起他的头,眼睛里满是血丝,哽咽的说道:“好,好,我烧,我这就烧。”慢慢直起身子,踱步走到火盆前面,拿出准备好的贡品、纸扎,一一烧了起来,因为纸扎的女童已经被压的没了样子,但当时没有替代品,也就草草的烧了了事,这时,棺材里响起了,“嗤嗤”声,像是有人在棺材里用指甲挠木材发出的声音,地下的凳子又开始了摇晃,凳子腿“吱吱”的响个没完,惊的在一旁的我赶忙跑了出去,一刻钟都不想在里面呆。

  四人人为首那个人喊道:“钉子呢?稳住!”就见有人掏出来四个钉子,分法给四个人,四人夹在手指间,“啪”一声,钉子贯穿而入,整支都被人拿手,生生的钉入棺材的四个角,看的一旁的我感觉是在耍杂技,拿徒手钉钉。

  看6正6版《U章节',上z酷("匠u¤网\

  钉子钉入,棺材里面得“嗤嗤”声更加剧烈的起来,但棺材不再摇晃,王半仙朝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狗黑子喊道:“快点烧完。”

  狗黑子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颤抖着烧着准备的东西,临末天黑,终于烧了个光,王半仙急着喊道:“起,棺喽!”

  四人一人各拿绳子勒紧棺材,中间拿一寸粗的棍子穿过,一人一边,喊了声“起!”棺材被抬了起来,王本荤急忙跳到前面,喊着:“生无逢时,死已天命,寿命已到,今生已断,投入轮回,重获新生,莫在回首,莫在回首!”一边喊着,一边出了门,开始撒纸钱,圆型的白纸,中间减掉成了一个正方形口子的东西,他面前撒,后面的人跟着,狗黑子在后拿着以前翠兰枕过的枕头,剪开一个口子,从里面溜下一路的荞麦皮,我跟奶奶在最后,满悠悠的跟着,眼看前面上千斤的棺材被四个人抬的根本不感觉吃力,走起来还是那么的轻松,不觉有点佩服起,王本荤找来的几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么!

  一路上虽然不快,但路程不算远,出了村子就有狗黑子家的田地,坑早已经挖好了,只是可怜的翠兰,死了之后也就我跟奶奶给她送别,村里人早已谣言纷纷,别人根本不敢来,怕晦气。

  下葬前,王本荤,又掏出他的桃木剑,练了几下他的剑法,倒是有模有样的,棺材里的响动虽然有,但已经不是那么剧烈了,可能翠兰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准备安心上路了吧!

  棺材被平稳的放进坑里面,狗黑子这时候需要上前去哭诉一番的,但这个男人,从我看来,已经有点不正常了,王本荤和奶奶催促着他上前,但他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不吭声,叫了好几次都不带答应的,最后也就没有按规矩进行,王本荤找来的四人,轮流往棺材上填土,本来这第一锹的土,也是狗黑子来填的,但因为他的状态,也就没有执意。

  土已经没过了棺材,这时候棺材里传出了,彭彭声,像是有人在里面要出来一样,王本荤组织大家,不要管,继续加快填土,这时候的狗黑子,像发了疯一样,跳下去,又是往外划拉土,又是哭喊道:“翠兰,没死,翠兰没死,你们别埋了。”急的王本荤,不顾他的高人形象,也跳了下去,死拖懒拖的,把这个狗黑子给拉了上来,一边喊着不要停。狗黑子被拉上来后,嘴里一直喃喃道:“翠兰没死,没死,翠兰没死。”

  我盯着狗黑子,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