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是朕”

  一句话惊的我有点精神恍惚,才发现这不是我所认识的二狗,是义阳口中的权毅。

  “哼,朕?你的朕就是用妻儿的性命来登基的么?你还在做你的白日梦,权毅今天你来了这里,就别想走出去了!”义阳说完化成滚滚黑烟冲向二狗。

  二狗背手站立,黑暗的环境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目表情,就见义阳的身影出现在了二狗的背后,雷霆般伸出黑色的手掌朝二狗的脑后拍去。

  我焦急的喊道:“不要伤害他的肉身,义阳公主!”义阳像是听到我说话,手掌一转朝背后拍去,就是这样都让我提心吊胆,怕这个千年鬼魂一个疏忽把二狗的肉身打个稀巴烂。

  二狗始终一动不动,头都没有抬一下,眼光始终望着鬼婴出神,义阳的手掌已经拍到了他的背后……。

  动作像是时间停止般,义阳始终手掌打在二狗的后背上,二狗头都没有回,看着鬼婴张张嘴,我觉得他想说什么,但没有发出一个音,气氛凝重的让人觉得有点可怕,我担心的看着二狗的身体,害怕有个万一,我真就连哭的心思都没了。

  “怎么可能?!!”义阳的声音首先响了起来。

  5看;正K9版√√章Fz节M上:●酷匠‘w网

  “没什么不可能,上古神物的作用可不只这么一点!”从二狗的嘴里传出了沙哑声。

  钉蔺花,又是钉蔺花,我不知道这个植物到底有何神奇之处,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听到这个名字。

  二狗缓了缓又说道:“义阳,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想跟你动手,千年的仇恨就让他随时间一起飘走吧,我们一家三口现在不也可以团聚?”

  “你说的轻松,一千年的仇恨,我被困在这个地方,以图善报,想感动上天得以轮回转世修成正果,一家三口团聚?宝儿被你亲手杀害,我千年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不能看着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你怎么可能明白!”义阳的嘶吼声像是宣泄千年的委屈与彷徨。

  生为人子不能尽孝,生为人母不能看着孩子长大,娶妻生子,确实悲哀,义阳生有这么大的委屈,没有化成厉鬼,已经间接展现了皇室的大气与教养,义阳千年的等待与坚持,又怎是权毅的短短几句话可以化解的。

  “轮回转世!修成正果?!哈哈哈,何为轮回?何为正果?你修行千年都达不到鬼仙的程度!我一直被镇压短短几日实力已不在你之下!我告诉你,实力才是正果。”二狗桀桀的说道。

  “你真是个疯子,当时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是我的劫,我认命,但你现在又来找我是想干什么?你的实力已经不在我之下,何必来打扰我们这对命苦的母子!”义阳悲伤的话语让在旁边的我都为她感到心碎。

  “朕是来带你们走的,封你为皇后,宝儿为皇子,朕要统领三界!”二狗的声音顿时让我感到吃惊,难道真的要让他征服三界?我只知道地府跟人界,真的会有天界么?

  “统领三界?区区一个魉,就想征服三界?你真是太看的起自己的!”一声不属于在场的发音响了起来,虽然低沉但字字清晰。

  声音来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没人想到这里还有我们没有看见的人存在,惊的我四处寻找想找到声音的来源,但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没有方位可定。

  “你是谁?别鬼鬼祟祟的,出来一战!”权毅不满的低吼着,仿佛是头被惹怒了的豹子,刚才的平静已经荡然无存。

  “你不用再那里乱叫,你不是我对手,钉蔺花虽是神物,但终究是风水学上的,再者说了,钉蔺花根本不需要拿自己亲人的血肉做肥料,只需每天取自己血肉予以培养照样可以认主,当然你那一劳永逸的法子确实省了不少麻烦值得借鉴,义阳虽没有踏入鬼仙之列,又岂是你可以比拟的,你为魑魅魍魉中的魉,地府八大头领:牛头、马面、黑无常、白无常、勾魂使、渡恶使、往生使、轮回使,哪个不是魉?我看你也是发现了这点才在这蛊惑义阳,借助她的成长性帮助你吧!”低沉的声音说个没完,让我终于舒了一口气,冷眼的看着这个附在二狗身上的魂魄,静下心来才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皇者之气,虽然我那会不清楚何为皇者之气,但我觉得他比张柏文的气势都差了好远。

  权毅见别人道破他的底细,顿时暴怒了起来,直接飞身向我跟小屁孩扑来,口中叫道:“跳梁小丑,还不出来,我就把他俩都杀了。”

  “尔敢!!!”一声怒喝,伴随着一道金色闪电直击二狗,二狗顿时眼神骇然,由扑改为了退,但风驰电掣的闪电直接击中了二狗,二狗一阵痉挛,掠过门口就飞奔了出去,我正想追去,担心二狗的肉身,就感觉被人从后面拍了一掌,迷迷糊糊的要晕过去,耳边传来了低沉的声音:“睡吧,孩子,二狗没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明天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