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的抖动,让我没有办法思考背后的情况,小屁孩的声音像尖锥一样刺在我心里,我不知道小屁孩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酷Od匠b网q6正d:版2%首◎@发IM

  “小易哥哥,你到底说的什么故意的啊?”尖锐的声音变的焦急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

  “就是……,你故意不给我糖果。”我感觉我顶不住压力了,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他。

  “糖果?什么是糖果?”尖锐的声音慢慢渗透到我心里。

  这个让我真不好回答,怎么会有连糖果也不认识的小孩,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他胡诌了,大概是看我半天吧说话,小屁孩的手指又开始在我背后捅了起来,神经紧绷的我,感觉他的手指上的指甲都那么长,可以轻易撕裂我的皮肤。

  “小易哥哥,衣服里有,我给你拿去好不好!”我根本不管他或者是他身体里的东西答应,说完就窜了出去。

  “啊,……有鬼。”感觉出了危险范围的我大叫了起来。

  里屋传来了开灯及爷爷下地的声音,旁边的门却直接被推了开了,毕老一步就迈了进来,看到光身子站着的我问到:“小易,发生什么事情了。”

  里屋的门也被爷爷、奶奶推开,看着只穿了一个内裤的我,我牙齿打颤的指着躺在床上的小屁孩,爷爷跟毕老同时朝我指的方向看去,我本来会以为他们会看到,就听到毕老朝我喊道:“小易,弟弟呢?”

  我被他的话弄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疑惑的转头看向床上,空空如野,小屁孩消失了,刚才还在我身后说着尖锐声音的小屁孩,居然在一瞬间没有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怎么跟毕老、爷爷交代,睁大了眼睛,眼睛里都是迷惑,就听到毕老说了一声:“追”迈出了门槛,朝外追了出去,我也跟着毕老窜出了门,就看到门口有一个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毕老朝着那黑影追去,我刚跑了几步就因为忘记穿衣服,初一的天气把我冻回了家里,进门见爷爷跟奶奶穿好了衣服,打着手电出了门。我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就见一个头从床下伸了出来,吓的我连忙躲到一边仔细看去,就见小屁孩眼睛发红满脸狰狞的从床下爬了出来,朝我冲了过来,撞开我冲了出去,我急忙跟着他跑了去。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的灯笼确实为这个节日提高了喜悦,但现在给我的只是视野,前面的小屁孩跑的飞起,但好在有灯光的视野以及对村子的了解,远远的在后面吊着他,小屁孩奔跑的方向是麻叶娘娘庙,我现在紧张万分,我知道麻叶只是镇压她的经文,我现在跑去,没有张柏文在一起,一个千年的鬼魂,被张柏文称作鬼仙的魂魄,根本不是我所能抗衡的,我不知道小屁孩打底要去麻叶庙干嘛,但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丢下小屁孩,因为我已经丢了一个了,我不能允许自己再发生一次那样的事情。

  渐渐的村子被我们甩在了身后,灯的亮光只有些许的余光照耀过来,小屁孩的体力仿佛无穷无尽,尽管身体不怎么高,腿不怎么长,但体力比我好的太多了,我一直加速的奔跑也只是在后面能模糊的看见他的身影,前面不远就是麻叶庙了,我口干舌燥,心脏因为奔跑跳个不停,远远看去麻叶庙,整个庙宇变的那么的扑朔迷离,到底有多少秘密藏在那里?

  小屁孩跑到麻叶庙前,整个人楞在那里,我在后面拄着腿喘着粗气看着他,我恢复了一会体力后慢慢的靠近小屁孩,身体紧张的我满手都是汗,慢慢的拍向小屁孩。

  小屁孩仿佛不关他事情一样,对我不予理睬,我轻轻的绕过他,转到前面去看他,只见他漆黑狰狞的脸上满是泪水,狰狞的脸变的不再是那么恐怖。

  小屁孩不理会我的存在,慢慢的挪动步子朝前走去,眼中满是泪水,抚摸着腐朽的大门,慢慢的推开,轻轻走到麻叶神像前,手指颤抖的抚摸着斑驳的神像,眼中满是眷恋,我跟着他的脚步踏入麻叶庙,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到了悲伤。

  这时,义阳的神像发光,义阳从墙上慢慢飘了下来,厉声道:“怎么又是你,不知道死活么?每次都来打扰我的清修,这次带来又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不好意思大家,昨天没有更,晚上还有一更,不过比较晚,大家明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