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尘的古井已经被打开,漫天的迷彩华光,映照的古井旁漆黑的夜晚比过年的街道还璀璨。小屁孩惦着脚努力向古井里瞅去,伸手就往进捞去,满脸写着认真二字,我在后面吃惊的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已经被他的“萌”给彻底秀了。

  毕老,大喝一声:“不好!”才把我的思绪给拉回来,冲上前去想拉这个让人根本无语的小屁孩子,小屁孩头都没回的甩开我的手不耐烦的说道:“你快躲开,我先来的,一会分你点得了。”我听着他的话啼笑皆非,恨不得狠狠踢一脚他圆丢丢的屁股。

  这时,漫天的华光迅速消失在井口,接着冲天的黑气喷涌而出,旁边几个小伙子已经再也受不了这种挑战神经极限的刺激,不顾爷爷的大声劝阻,轰然而散,只留下大眼瞪小眼的我们四个人,小屁孩一个还在兴致勃勃的在里面捞着东西,见到消失的光彩,更好奇的探了探身子,准备朝里面看个清楚,被突然出现的黑气熏的满脸是黑的转过头来,爬在那里吐个没完,都快把肠子吐了出来。我浑身打了个冷颤的看着他,觉得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把这么个可爱的小孩折腾成,现在这模样……。

  毕老上前一把抓过小屁孩,掏出一把宝剑,只见此剑一出,狂风骤起里面夹杂着凤鸣龙吟,有隐约压制住黑气的势头。符咒都来不急念,直接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剑上,顿时凤鸣龙吟的声音增大,压着黑云退回到了古井口,渐渐消失在了井口。我赶忙上前搀扶着毕老,爷爷跟屠夫的脸已经有点变绿,屠夫手中的刀子也在微微颤抖,情况有点不太乐观。

  爷爷走上跟我一起扶着毕老,口中说道:“还好今天把您给叫来了,这要我们私自行动还不知道闯什么货呢!”

  毕老摆摆手,眼中暗藏深意的说道:“你们村,以前的历史?老周你真不知道?”

  爷爷茫然的摇摇头:“不清楚,家族的历史也才记录到二百年前,先前的事情根本没人知道。”

  +J最…)新章v节At上N酷@匠…网

  毕老听到爷爷这么说,暗暗摇头“老周,这里面得水深了!这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井,此井名为魄蔺(lin),又名钉蔺,此乃风水造诣巅峰者不可施用的禁术,此术须有丁蔺,我料想不错的话这口井的下面曾经载有丁蔺花。”

  何为蔺,蔺为花草,相传世间有花为丁蔺,五百年高度长不过十厘米,一千年成熟后方圆百里皆无寸草。根茎直达十万丈,深度可通幽冥。

  “丁蔺花只吸收怨气,根茎所在附近所有的污秽之气,五百年生长,一千年开花,花开……!”毕老说到这沉默的没有在往下说。

  爷爷反问道:“花开怎么样?”

  “瘟疫四起,人间炼狱!!”

  八个字,字字敲击在我们在场每个人的心头,除了在一边吐的昏天暗地的小屁孩。

  我有点发怒问道:“这么邪恶的花为什么还有?一点用都没有,谁会载这玩意,早应该一把火烧没了。”

  “丁蔺花是乃上古神物,相传西王母所有,早已经绝迹人间,它可不只会为祸,它最大的用途在风水界,堪比神物,可以钉住龙脉,你觉得随便让谁都能当皇帝可怕吗?”毕老慢慢的说完,没有理会石化的一群人,忙去看小屁孩。

  吐完的小屁孩,无力的躺在毕老的怀里,死死的盯着我,眼珠子闪过跳动的火焰,无声的张了张的嘴,我看着他的嘴型,脑海中浮现出现了一段话。

  “你完了,你是故意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停电了,这就吧,哎1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