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叶庙算不上大,几十平凡的占地,香火旺盛。

  村里面流传哪家婆娘娶回家有年头了,肚子都大不起来,家里的人这才会拿着贡品,贡香来麻叶庙跪拜。隔不久就会怀上孩子,所以方圆几十里,都比较出名。

  黑漆漆的庙宇在月光下静静的树立在那,庙门前风化的石碑上模糊的显示出麻叶两字,说不出的阴森与诡异!

  我浑身紧张的朝张柏文靠了靠。

  张柏文深呼了一口气,成熟而坚毅的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朝庙的方向,鞠了一躬!

  风平浪静的夜晚,刮起了一阵微风。

  吹开了前面庙堂的大门,腐朽的大门像不堪重负般的发出声音。

  吱……!

  黑暗中是显得那么的刺耳,鞠躬过的张柏文直起身子。

  借着月光我看到坚毅的脸庞上再无半点表情,冷的像一块寒铁!

  迈开步子,尽直朝着庙宇走去。

  头皮发麻的我生怕他会落下我,迈动着两条像灌了铅的腿,拼命的追了上去。

  迈过麻叶庙的门槛,张柏文拿起供桌上的香,点了四支,插在供桌的香坛里。

  没有鞠弓,转身就想向神像后走去。

  门外的微风,顿时大了很多,忽忽的顺着镂空的窗户吹了进来,窗户上往年积下的土,瞬间扬起弥漫了整片庙宇。

  让人觉得仿佛世界末日,鼻子呼吸艰难,脑袋轰轰直响!

  缥缈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人觉得是从四面八方有无数冤魂在哭诉。

  “我当是来了哪位得道高人,原来也是个不懂礼数的臭道士,也敢来打扰本仙姑的道观。”尖锐的声音里夹杂着混音,让你根本没有办法判断其声的性别。

  张柏文在前面不吭声,就那样默默的站着。

  我被这场景吓的三魂丢了两魂半,浑身抖个不停,死死抓住张柏文的胳膊,不敢放手!

  张柏文低着头默默的说道;“在哪里来,回哪里去吧,世间已无曌,何必还执谜不悟呢?!”

  顿时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庙宇。

  “你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本仙在这好好修行,是尔等不懂礼数,不知死活,踏入此地。”

  弥漫的尘土顿时急速凝聚,化作一个黑影。

  $Y更新最e?快w上ZP酷d+匠√网

  我稍微抬头余光扫了一眼,依稀觉得是个女性,钻下头去不敢言语。

  黑影凝聚的瞬间,狂风骤起,黑影声音由远及近。

  “让本仙看看,到底是哪路高人,见到本仙还在装模作样。”

  “你要看,那便看吧,只要你能回头是岸。”张柏文声音平静的向一滩水,声音由高到低,最后一段话,如果不是我抱着他胳膊,都不会听到。

  霍然转过身子,扯着胳膊的我被摔了出来,就见他猛然抬起头,眼睛明亮的吓人,一股万人之上的气势在瘦小的身躯上,慢慢升腾!

  让人忍不住有跪拜的冲动!

  惊的黑影直接停在他面前,黑雾慢慢散去。

  显露出一个雍容华贵,眉目清秀的妇女。

  “国……国……师?怎么会,不可能!怎么会!”

  尖锐的声音骤然变的委婉动听。

  “你们都死了,都死了,你怎么会活下来,怎么会……!”

  妇女在那沉思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中不能自拔,我不知道她口中所说的国师是谁,但我知道她说的是张柏文。

  不再害怕的我静静的看着一边站立如松的张柏文,以及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妇人,顿时张柏文在我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许多。

  张柏文自嘲的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笑的很牵强。

  “千朝万代终不过是一杯黄土,什么国师?!我又是谁,真的重要么?”

  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悲凉。

  他的话让我心跳加速,我觉得我似乎抓住了什么!

  “桀桀”的笑声顿时打断了我的思绪。

  出现在我梦中的老婆婆,从庙宇的墙上飘了下来。

  指如鹰爪,闪耀着骇人的光芒,越过俩人朝我冲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绵羊最近一直在努力学习,虽然可能更新少,但是真心想写一部自己心中比较满意的作品!我知道这句话可能没多少朋友会看到,因为我的书本来就没人看。但我也不会改变我心中的想法!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