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叶庙在北村的最东北面,始建于什么时候,早就无人得知了。

  按照爷爷的话说就是后人帮忙重修了一下,具体修建的时间根本没人知道。

  今天我出现在了这里,是跟张柏文一起的。

  自从陈二狗在墓道里钻到棺材里,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五天的时间,我是被白衣服的人给送回去的,我不敢告诉家人,我跟二狗偷溜进墓的事情,以及更没法和狗黑子家解释陈二狗钻到棺材里的事情。

  我选择了逃避,这几天狗黑子他婆娘,发疯了一样到我家询问,我也只是默默的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她给我爷爷跪下了,爷爷瞪着我摔了我一巴掌。

  我也只是张了张嘴,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脑子里整理不出任何的词语。

  在爷爷严厉的眼神中,以及我已经习惯了的,奶奶阴沉的眼中,被妈妈抱在了怀里,回了屋。

  我这四天没有说话一句话,每晚都会在噩梦中惊醒。

  酷j匠网!N正版‘首发

  梦到二狗在嘿嘿的阴笑,梦到狗黑子他婆娘拿着刀追我。

  然后隐约的听到,半夜狗黑子家传出的争吵,每天在自责和昏沉中煎熬。

  当第四天,爷爷在吃饭的时候说起,棺材被打开了,我心中的希望才被点燃,竖着耳朵听爷爷讲话,生怕错过一个字。

  但得到的答案是失望至极的空无一人,连尸骨也没有。

  我急切的站起身来,盯着爷爷的眼睛,想从爷爷眼睛里面看到哪怕丝毫的多余消息。

  回应给我的是一个无比严厉,以及失望的眼神!

  我默默的起身,放下碗筷,在妈妈和爸爸焦急的呼喊声中,带着义无反顾奔向了我唯一知道的线索。

  就因为他跟画上的人长的很像,很像。

  张柏文!

  我去到王本荤家的时候,张柏文和王半仙是不在的,可能出去忙生意了。

  孤独无助的我靠着,王半仙家那扇破烂的大门。

  终于忍了好久的情绪轰然爆发,泪水像决了堤似的往外涌,在哭声中,我迷迷糊糊陷入了沉睡。

  再次醒来时,有人拿着一个手电往我脸上晃,我急忙拿手挡住眼睛。就听到王本荤的声音;“哪来的毛鬼生!”拿他的桃木剑往我身上劈了下去。

  毛鬼生在我们当地,通指早年身体缺陷夭折的小孩鬼魂跟归于天命的普通鬼魂,一般没有怨气,很好打发。

  身体的疼痛,让我忍不住拿开眼睛上的手,揉着被劈到的地方,哭了出来。

  王本荤这次才看清我的模样,扔掉手上的桃木剑就把我抱了起来,安慰道;“怎么是小易啊,大晚上的本荤叔老眼昏花把你看成毛鬼生了,快起来,快起来,看这身上脏的,不是毛鬼生,也快成小乞丐了,肯定饿了吧,走快回家来。”

  我真的饿了,听到他这么说,抹了抹眼泪,眼巴巴的望着他。

  跟着王半仙进了门,等待着王本荤来招待我!

  王半仙不愧是有钱,拿出手的东西各各都馋着我流口水,什么兔肉啦,猪排骨,然后他独自找出半瓶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半仙喝的迷迷糊糊,我小说询问起了,他徒弟的下落。

  没想到,王半仙根本不搭理我,独自一个人哼哼上了小曲,让我一个人着急的直跺脚。

  这时就见一道黑影撞了进来,王半仙赶紧起身,给酒杯里倒上酒,双手端了过去,来人正是张柏文。

  拿起王本荤的端过来的酒,一饮而尽,拍拍身上的尘土,就坐了下来吃饭。

  期间,我欲言又止,踌躇着挠挠头望向这个跟我同岁,面无表情的而且还敢喝酒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开口。

  张柏文国字脸,一双眼睛细长而明亮,嘴巴薄的像刀片,不算浓密的头发在他头上直直的立着。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张柏文冷声跟我说道;“说!”

  我的话,终于找到了出口,连哭带含糊的把那几天的遭遇,说给了他听!

  当我说道画的时候,张柏文夹菜的筷子突然停住了,明亮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露出浓浓的回忆,放下筷子,转身就出了门,走到门口,朝我看了一眼。

  我赶紧跟上,在他的身后,我突然感到了莫名的安全感,觉得天下之大都可去得的错觉,我见张柏文走的太快有点远了,于是小跑的追了过去。

  一直到麻叶娘娘庙,黑暗的庙宇像隐藏在夜幕中的恶鬼,张着巨口等待着吞噬它的猎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面绵羊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