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天一放明我就急匆匆的跑向考古队待的地方,雪地上已经有不少孩子在那观望。

  远远的望去,考古队依照着洞口,拿布围了个严实,在雪白的积雪地里是那么的刺眼。

  期间就看见白衣服进进出出的,穿梭个不停。

  二狗这时候跑了过来,拿出几颗糖,拍了一下我说道;“小易,给你吧。”

  我白了他一眼露出,算你识相的表情后,把糖装了起来。

  二狗嘿嘿的笑着,我突然感觉,他的笑容是那么的阴森,待我再仔细听的时候,又觉得很傻,二狗拉着我向白衣服们的营地走去。

  期间我问过他几次,他都没有说话,又想到他可能是还去要糖,就没有吭气,被他拉着一路走了过去。

  二狗想从正门进的,但被看管的保安拦了下来,不死心的二狗拉着我围着那儿转悠。

  我被他拉着烦了,摔开他的手,停下问他;“陈二狗,你是想进去?”

  二狗看着我,木讷的点了点头,我皱着眉头斜着眼睛看着陈二狗,觉得这家伙最近越来越奇怪了,要个糖需要进去么?看着一脸诚实的二狗,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60酷bn匠k=网5@唯一E正版,%H其*他都y是3☆盗%m版●》

  要说进里面还是不难的,尤其我们这类小孩子。跟二狗在那里撕扯了半天围布,卖力的挖了几下雪,基本就够我们进去了。

  二狗一马当先的钻进去,我在后面越看越觉得他像狗了,老爱钻洞,真是叫个好名字。

  钻过洞的我们定眼朝里面看去,满眼都是瓶瓶罐罐,先前的那个洞口已经被扩的很大,洞下被修成了阶梯,这时候正好没人,二狗跟我迅速的跑向洞口,钻了进去。

  洞里凉飕飕,我忍不住紧紧衣服,跟着前面的二狗跑去。

  下到洞里的景象让我惊呆了,空间很大,足够一个成年人站立的行走,四周的土墙被换成了一块块的青砖,偌大的通道里,被火把照的忽明忽暗,深处的回声里还能听见给我糖块白衣服人的命令声。

  我不知道这样进去好不好,猥颤左顾右盼,但前面的二狗像是着了魔一样的,几个加速就消失了我的眼前。

  我低喊了几声,低小的声音在里面惊不起一点波澜,早就被旁边的墙壁给吸收的没了响动。

  紧张二狗的我,不顾头皮发麻,迈着腿朝二狗消失的地方追去。

  黑暗的墓道被火把的光照的斑驳,摇曳的火光勾勒出墓道的轮廓,追逐二狗的我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

  万分紧张,根本不敢看火把没有照到的阴暗区域,声音发颤的一遍一遍喊着二狗名字。

  除了墓道深入传来白衣服们偶尔的欢呼声,根本没有二狗的一点声音。

  墓道地下的青砖上坑坑洼洼,冰冷的寒意直冲脚面。

  前面黄渤的火光下站着一个黑影,背朝着我一动不动,我捏着嗓子喊道;“二狗,是不是你啊!”

  前面黑影缓缓转身,闪烁的火光照亮他的面部,我长长出了口气,朝前走去在二狗的胸口锤了一拳,骂道;“要死啊,跑那么快,明知道我腿短。”

  二狗嘿嘿的笑了起来,在这样的环境下显的那么的不入耳,借着火光我突然发现他眼睛里的一抹岁月的沧桑一闪而过。

  二狗拉着我的手站到墙边,突然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小易,跟我来。”说完在青砖的墙壁上猛的一按。

  “咔、咔”声顿时响彻整个墓道。

  墙壁上露出一个门,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扑了出来,二狗率先走了进去,朝我挥挥手!

  捂住鼻子的我跟着二狗走了进去,昏暗的一个小房间,没有火把的光,只能扫到一个轮廓,正中间放着一个很小的棺木,两边挂着四副画。

  二狗痴迷的围着小棺木转了个停,手在轻轻的抚摸着。

  我被二狗的样子吓的不敢上前,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有点发疯的二狗。

  好在,白衣服们听见声音,赶了过来,一帮人在门口也被里面的景象惊呆,踌躇着不敢上前。

  年老的白衣服推开人群,抚了抚眼镜,慢慢的向二狗靠近。

  二狗见有人靠近,抬起头露出凶恶的表情,低声的吼叫起来。

  所有人贯穿而入,和二狗对峙了起来,二狗看了看人群,看了看棺木,推开棺盖直接跳了进去。

  等所有人扑了过去的时候已经迟了,二狗被锁到了棺材里面。

  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等到二狗的消失,我才反应过来,看着一群人七手八脚的弄棺盖,我木讷的看像两边的画。

  第一幅画的是一片小山村,一群人正在劳动。第二幅是画的一个人被加官进爵,好不威风,第三副是一个中年人跪在一个小孩的旁边哭泣,第四幅那个中年人跪在一个人的下面。

  我望着那第四幅上站着的人,突然感觉好熟悉,等我仔细瞧的时候,我嘴巴吃惊的张到了最大,虽然比现在的他大了不少,那眼神,表情,跟他一模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