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半仙进门看见我爷爷,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就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当时的王本荤是需要用到爷爷的。

  爷爷当时在村里面是很有威望的几个老人之一,村干部需要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跟几个村里面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商量。

  当了神棍的王半仙当然对爷爷的到来显得热情至极,说道;“国林叔,您怎么来了,早知道您老来我就带上好酒来孝敬您老人家了。”爷爷看了眼王本荤点了点头。

  其实爷爷对于王本荤也算是不错,有事情的时候基本都是往他那儿推荐,毕竟是本村的土生土长,养家糊口也不容易。

  王半仙没老婆,他这个人喜欢喝酒,属于酒品不好的人,喝醉以后经常打老婆,最后他婆娘趁他出去种地的时间带上女儿跟来村里的磨剪刀的个男人跑了。

  这事情当时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一度时间汉子们都不让外地的进我们村,种地回来的王本荤不见了老婆,伤心欲绝喝了n瓶白酒想自杀。

  但被村民发现送到了卫生所捡了一条命回来,然后几年不见人,回来就当了神棍。

  王本荤是被狗黑子请来看二狗的,跟爷爷有了必要的寒酸,就劲直朝屋子里面走去,狗黑子热情的连忙把门帘撑开,就连坐在地上的他媳妇也拍了拍身上的土冲到最前面进了屋子。

  i*酷{匠=网{唯=一正q版G,aA其《2他$v都是/;盗/版#2

  然后是我们一行人的贯穿而入,昏暗的家里基本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家电的东西。

  二狗子盖着被子躺在炕上,苍白的小脸上已经没有往日的红润,我挤过大人们,溜到二狗子床前低声喊道;“二狗,醒醒大白天了,太阳晒屁股了妈妈说这样屁股会被点着的!”一屋子的人被我的话语逗的笑了起来,狗黑子的老婆也笑出了,然后又开始哭的很厉害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说错了话,就被站在身后的爷爷给抱了起来退到了人群的外面,我这才有时间注意到站在人群后面的张柏文,这货永远是没有表情一样的站在那。

  我偷偷的挤出一点笑容想引起他的注意,觉得又有玩伴可以一起了,尽管那时候的张柏文已经很高了,但在我眼里没有长到和大人一样大基本都是玩伴,显然我的试好被无视了。

  张柏文站在那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打算看我,王半仙这时候看过二狗子,直接拿出一张符纸,上面也跟毕师傅的一样画满了东西,和狗黑子借了个火把符纸点燃,拿在手里画着圈圈,猛的喝了一口水喷在了二狗子的脸上。

  然后转头对狗黑子说道;“等上5分钟就醒了,是鬼上身了。”狗黑子毕恭毕敬的递给了王半仙毛巾让擦嘴,5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二狗子完全没有要苏醒的状态,狗黑子这不干了,面向王半仙脸上写满了狐疑。

  王本荤急着向张柏文这里瞅,张柏文从后面走上来,摸了摸二狗子的头顶说道;“丢失,一魂一魄。”王半仙附和道;“我就说是么,鬼上身早就让我给赶跑了,怎么会还不醒呢。”

  张柏文也不多说什么按在二狗子头顶,口中传出;“生门无量,我佛慈悲,命魂归夕,人魄归来……。”

  张柏文的话语刚落,就见他向侧面让了一步,做出请的意思,二狗子身体突然传出了咳嗽声就见二狗子睁开了眼睛痴痴呆呆的看向我们。

  身后的窗台上有黑影顿时闪过,毕老跟张柏文同时追了出去,留下满地愕然的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