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和父亲朝着二狗摔下来的将河桥走去,路途中的奶奶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父亲说那会的奶奶跟猫一样根本走路没有声音,途中还做出嘘声给父亲,短短的三十米,奶奶足足用了一刻钟,站在桥上俯听桥下的动静,脸面严肃的父亲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每次想拍拍奶奶,然后就被奶奶那比他更严肃的表情给吓的不敢上前。

  秋天的天气黑的比较早,伴随着呼呼的风声,爸爸依稀听见桥底下有孩子们说话夹杂着哭喊声,有点不敢相信的他也竖起耳朵听了起来,他当时告诉我说,他刚听到声音,第一反应是又有哪家的孩子掉下去了。

  可站在旁边的奶奶,死死的拉住了他不让他前进分毫。然后奶奶向父亲比了一个手势,告诉他在上面等着,她要下去了。猫着腰的奶奶丝毫看不出是一个老人,动作敏捷的像年轻的时候,然后父亲就看见奶奶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父亲从来都知道奶奶的那些奇门八卦,所以尽管他有些着急,但他还是听话的站在原地焦急的等着奶奶上来。

  再次把奶奶寻上来已经是爷爷们他们跟大队的人一起来的时候找他俩了。着急万分的爸爸足足在桥上等了2个小时。当时天已经黑了,爷爷和村里5个村民拿着,锣跟手电,见到父亲在桥上站着上前问道;“三子,你娘呢?”

  不知道当时是被冻的还是家里事情比较多,眼睛通红的父亲居然没有吭气,爷爷见状直接拍了父亲的一下脖子,这才见父亲才慢慢的缓过劲来,看到爷爷,赶忙跟爷爷说到;“爹,我妈在桥下面呢,下去已经很久了也不见上来,她让我在这桥上等她。”

  爷爷没有理父亲,跟村民吆喝了几声,大家一拥而簇的下了桥下面,见到了昏倒在地上的奶奶,爷爷在桥下喊到;“三子,下来把你娘背回去。”我父亲被人挤在了后面,赶忙挤过人群上前去背起昏迷的奶奶。

  回到家的奶奶休息一晚上才苏醒,苏醒后的奶奶咳嗽的说;“这次大意了,没想到下面的死婴那么多,小易在下面呢,但我找不到确切的位置,三子你去隔壁村子,找一下毕师傅吧!隔壁村村外那个土坯房两间的就是他家。”

  父亲应了一声,赶忙出去了,父亲其实是见过毕师傅的,因为爷爷跟他是老交情了,但毕师傅在父亲长大点以后就不怎么来我家了,父亲骑上爷爷的二八大杠,向着隔壁村子赶去,到隔壁村子要走几公里路,过一条小河,远远的父亲就看到村外的田地里的一座两间土坯房,烟囱里冒着青烟,一个带着草帽满脸通红的老头坐在门口抽着旱烟。

  父亲走上前去询问,毕师傅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还没等父亲说话就说到;“你是周国林的三儿子吧?长的真像!小时候是见过你的,不过那会你才这么点大。”说着用手在腿的外置上比划比划。

  a/酷'匠V%网;永F久;√免◇S费看☆小|说

  父亲忙说;“毕伯,我娘他说有点事要您过去一下,她现在受伤不方便过来,让我过来带您过去。”

  毕师傅一听奶奶受伤了,忙问到;“三子,出什么事情了。你娘怎么会受伤?”父亲把这几天的事情跟他说了出来,说到我的时候双眼已经泛红,还有二狗他爹一直在大队不依不饶呢,只是现在我也出事了,他不好意思再到我家找麻烦,说的父亲唉声连连。毕师傅安慰了父亲几句,进屋装了几张符纸就跟父亲出门了。

  父亲骑着车子问道;“毕伯,咱不需要带点什么吗?这么去是不是有点危险呢,毕竟我娘都在下面出了亏。”

  毕师傅笑着答道;“没什么,他们也是一群孩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伤他们的。”听的父亲晕头转向的,什么孩子,什么伤了他们,不过父亲也没细问,朝着北村放向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