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没有霸气,没有斗气,没有魂力,绚丽魔法的大陆。人们说依仗的便是他们世代流传下来的:机变盒。

  机变盒原为星辰落下,自然形成武器的模样,从后被人们觉知可以变形,后取名为:机变盒。

  机变盒可变化成任何武器,物品的模样。往后又被一些顶级制器高手得到星辰碎片,发觉之其中隐藏的变形秘密,而对外宣示:普遍铁器都可以可以完成变形,使那些实力低微的人得到了希望,从然每日每家拿出稀有金属前去。

  后来,这群人的名气打了起来,他们自己取名为:器!住在了华夏。后来成为纵横兴盛的大族。他们一手掌握着炼器的方法,一手又以可以炼器的名声筹集稀有金属,做着自己的诡计:毁灭世界!

  器族中的一人不想毁灭世界,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了出来,存活在一个最寒冷的恶魔地域,被人们称为:生命之冰冷―琪拉雅冰地。

  几十年后......一群喜爱探险的人发现了这个人,他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了!问清了器族的位置,他就杀上了器族!一时间血流成河,无数的人民被器族抓起改造身体,以人潮的攻势,让那个人不眠不休的战斗,最后,那个人终于死了,不过他也成功破坏了器族毁灭世界的计划,消灭掉了想毁灭世界的主使者。但大陆的分裂已是定局,最终这个世界被分成了四片大陆,而每个大陆有不同的专精项目。

  华夏为:器。他们遗传了器族的炼器之法,盛产机变盒。他们为机变盒分了级别:分为机变级,灵变级,地变级,天变级,神猛级和最强的幻变级。六个级别的机变盒,所能创造出的威力天差地别。恶魔地域那一方,为纪念那个以一人敌族的人,改为:力,专注修炼,也分为六级:断级,合级,力级,气级和至尊的终级。练之终极据说将有斗转星移,浩瀚随心的威能。而东大陆和西大陆就器力双修,十分平和。

  后来,再后来,四大陆各出了一位大能,可与天为敌,地和盟,他们给自己的大陆分别取了个名字:北大陆叫做:神机大陆。南大陆名为:力极大陆。西大路和东大陆分别为:器力大陆和灵神大陆。

  器力大陆有三个王朝,平时互相争斗,而其中一个王朝内的一个城市里的,一个大家族内,我们的主角:洛溪。

  酷…H匠~网!t正.版首T发#、

  洛溪的母亲死得很早,刚产下洛溪便气绝身亡了,没了母亲的庇护,洛溪处处被同龄人争对,洛溪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机变盒和好的武技,只有本连分级都算不上的武技,还是陈老从家族内花了大代价买来的。洛溪的童年几乎是十分黑暗的,只有陈老给过洛溪温暖。

  一般来说,洛溪这种在城市中算是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将在八岁左右到家族的珍宝阁去寻觅自己的机变盒和武技。洛溪的父亲也就是洛家的家主,是兴盛王朝的常胜将军经常去指挥,打仗,没日没夜的拼杀之中,再加上洛家恶毒妇人的刻意隐瞒,洛溪这个名字连同那曾经是他妻子的女人渐渐淡出了他的记忆。

  上午时分,一间偏僻的柴房里,已是炊烟了了了。视线穿过薄薄的柴房壁,里面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忙碌着,走近一看,孩子很漂亮,闪亮的眼睛,漆黑的眸子像是世上最美的黑宝石一样,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女孩子呢!

  两腮被柴火烤得红彤彤的,嘴是半嘟着的,肚皮贴着骨头,十分干瘦,可是这样也掩盖不了孩子的可爱。

  这孩子便是洛溪了,即便是沾满柴灰的布衣也掩盖不了洛溪眼里的灵动。又加了几根柴禾,站直身子,轻拍了几下布衣上的柴灰,上面居然满是补丁,有些补丁都破掉了,还有些透风,真不知道这孩子在冬天会怎么过。

  洛溪起步走出了柴房。柴房外,一位老人早已等在那里了,洛溪恭敬地对老人做了个辑望着老人道﹕“师傅。”

  老人摸了摸洛溪的小脑袋,叹息了一下,从自身还算干净的袍子里取出了两个热乎乎的馒头递给洛溪,馒头上还有些未熟的地方,显然是陈老从家族里偷的。

  老人口里道﹕“少爷,不要再叫我师傅了,我也没教你什么,少爷再这样叫,我就要折寿了。”眼里却满是溺爱之色。洛溪接过馒头,硬硬咬了口,艰难的咽下,才道:“师傅,要不是当年你救了我,我也不会还活在这里,叫您声‘师傅’都算轻的了。”接着继续啃着馒头。

  这老人是洛家的下人:陈老。在洛溪七岁正生那天,张老给洛溪带来了洛溪从未见过的东西:一只虾。却没想到,虾是有毒的。那天,洛溪便倒地不起了,还是洛溪意志比较坚强,挺了过来,可至此之后,洛溪就十分的瘦,干什么都像没有力气一样。陈老叹了口气,他从前也不是没想过带洛溪逃跑,可是那些恶毒的妇人部下了重重的困难,一个老人怎么能带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逃脱?

  陈老就像与洛溪有缘一样,自洛溪出生以来,就对陈老十分尊敬,让陈老以为一辈子为下人的老人,有了生活的希望!

  陈老轻轻摸了摸洛溪的小脑袋。眼中满是怜爱之色:“可怜我们少爷了,明明是家主的孩子,却被那些恶毒的妇人刁难成这样…”洛溪吃馒头的动作一顿,抬头望着陈老,冷声道:“师傅,说过不要再提那个人的。”陈老缓过神来,连道:“不提,不提了。”洛溪吃完最后一口馒头后,拿起水壶喝了口水,算是解决了早饭。

  洛溪从小被妇人刁难,因此十分早熟,在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要棒棒糖时,他就已经会照顾自己了。

  一直看着洛溪吃完了早饭,陈老才从内袍里取出一个精美的请柬,请柬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大字:珍宝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保留说:

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