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啊,哎,哦,嗯。只有是,到。并且,听到上级呼喊自己名字时,要保持高度紧张,立正站好。阶级观念,不是地方上或者以前遗留下来的封建阶级观念,因为这里没有低头,没有弯腰,只有军礼。板板正正,响响亮亮,做人,如果都能跟这里一样就好了,徐初安想。第一课不是队列,是内务。在外语学院的准军事生活中,被子是经过各种方法加工成的形状,放那里供的,睡觉有另外的被子。但是这里,天天都要叠出供的被子,豆腐块。刚开始,被子虚,要用凳子去压,用木槌去砸,砸去浮华的部分。这倒跟训新兵类似了。每一个动作都有折,压,夹。为什么一个被子可以成为那么方正的形状,因为叠之前,已经用尺子分好了线,上面用笔画的有痕迹,那个痕迹,一直都会在。而画的人,就是你的新兵班长。俗话说的好,棍棒底下出孝子,意思不是用棍棒打,而是一种态度,是非界限容不得一点沙子,对了要表扬,错了要严肃惩罚。班长,就是一个严肃,不苟言笑,帮你把身上不好剔除的人。你不能懦弱,战场上只有生或者死。你不能后,因为战友需要你的掩护。徐初安哭过一次,结果整个连队被罚下午操课结束后不准吃饭,围着几公里的大训练场蛙跳,一直到熄灯。班长后来告诉他,一个战士永远都是坚强的,不论遇到什么事,因为你要保护的是一个国家的人。

  体能训练和学校里的不一个性质。学校里的体能只是锻炼,这里不仅仅是锻炼,准确的说是磨练,磨练你的意志。隔壁班的班长说过,不逼你们你们永远都不知道你们有多强。是的,累了,只是热热身,疼了,才刚开始,呼吸不上来,头昏眼花,说明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晕倒了,站起来继续,没有掉队,否则下不了操课是要挨饿的。每天晚上徐初安都是秋衣棉衣湿透进被窝,早上起来暖干继续汗湿。军事训练更是涵盖了体能与团队配合。一个战术卧倒匍匐前进,每个战士身上都有伤口,熄灯后班长会告诉他们,这不是伤口,是男人的标志。来之前徐初安也会失眠,可此时进被窝简直就像进了天堂,感觉像是人生最高的享受了吧?什么按摩沐浴,体会体会身体意志完全高强度透支后入睡,前者完全就是九牛一毛。别急,享受?没门,部队是大熔炉,是锻炼人的地方,这里没有享受。刚开始是让新战士适应,等过了一段时间,睡死的伙计们注意了,一个哨音想起后3分钟不衣着整齐并背好扎起来的被子,不拿好装备,就等着体能训练到天亮吧。第一次紧急集合真是让人忍俊不禁,那场面,虽然就那么几件长得差不多的作训服帽子跟腰带,愣是穿出比巴黎时装周更花更多的样式。但是你要是笑了,哪怕你什么都准备齐过关了,以为可以回去继续享受被窝时,出列,跟着被你嘲笑的战友们一起蛙跳着看日出吧。

  班长说,军人,就算是睡着的,也是可以随时去战斗的。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鸽哨声伴着起床和机群。

  但是这个世界并不安宁,和平年代还有激荡的风云。

  看iH正版l章《节上酷匠1{网?@

  准备好了吗,士兵兄弟们,当这一刻真的来临。

  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为了理想我要勇敢前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