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初安决定不再走这一条让他吃尽闭门羹的路了。他离开了那个外教的学校,回到了家,毅然决定去当兵。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曾楠告诉徐初安,你疯了吗,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部队干啥。他说,我觉得我很需要走走自己的路,而不是被动的去接受。体检复审之后,就在家等消息。他父母知道这个消息,也着实替他高兴,认为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敢于去承担责任了,尽管他们不是非常愿意让徐初安去受这个罪。参军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以为报了名就可以了。这已经成为暗地里的事实,如果不是家里有人在部队上,那么托关系的话一个兵名额明码标价两万。当然,在国家一些发达地区不是这样,因为经济条件好,没人愿意去部队,所以那些接兵干部最不想去的就是沿海城市及各大直辖市省会。在徐初安所在的城市,你来了就是爷,到了发达城市,你去了是孙子。城市里的孩子当兵也是需要消耗家庭资金的。徐初安这一趟,他的父母花进去不下五万。

  体检时,仪仗队的接兵班长看上了徐初安。可他父母打听到,那是很光荣,可是第一年就面临国庆大阅兵,训练强度简直就是地狱。也许不相信,每天晚上睡觉身体需要矫正,都会在各个关节绑紧绳子,训练军姿更是在衣领,各个部位别着针,如果不保持高度的紧张,扎的就是你。每天训练会让人身体各个关节,肌肉产生剧烈的疼痛,为了荣誉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后来被分配到了一个武警部队。

  换上了绿色的作训服,胖胖的徐初安显得十分喜性。就这样背着被子,拿着行军包,坐着火车出发了。那一刻,徐初安开始有点后悔了,也许该听朋友跟亲戚的话,不来吃这个苦?夜里三点到达了新训基地,班长来领自己的兵,徐初安的年龄算大龄兵了,比他的班长还大一岁,不过还好,班里有一个比徐初安大两岁的,也有比徐初安小六岁的,来自全国各地。来之前,他听说部队里黑暗,阶级观念会让你感觉又回到了从前,进班后班长亲自为徐初安打了洗脚水,还要给徐初安洗脚,这一举动吓坏了他。不会吧,这样子会让我更害怕的。因为他觉得进门给班长洗脚才是正常的。过了几天,他发现,没错,阶级观念是很严格,可是所谓的欺负新兵,这倒真没有。排长跟他住在一个班,过生日发现,竟然跟徐初安是一天的,不过是排长庆生,比他大四岁。虽然不是自己的生日,不过沾了光也是很幸福的。徐初安发现,从下车到现在,似乎没有坐着过,除了训练,内务,就是睡觉。天天腿都是疼的,这才刚刚开始,很多训练都在后面。队列课,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一动不动,不是想象中的站,是笔挺绷直的站,休息才是普通的站立。以前觉得站一会儿真累,这时才发现能像以前那样站着就是享受。后来的训练,是前脚的三分之一在台阶上,后面悬空,一两个小时下来,抽筋很正常。排长说,以后需要执勤站哨,形象重于生命,所以,你们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姿态。良好的姿态?徐初安想,这就是用绳子把你拽着的姿态,绳子还能剩点力,这还得自己拽自己。

  以前徐初安太胖,走路勾头哈腰,他父母说过他,同学也笑过他,但不以为然,这回,难受了。想想,一个人的精神体现在仪容仪表,包括形体上,为什么当兵的跟地方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呢?因为一个是放松,一个是紧张。一个是涣散,一个是蓄势待发。

  酷T!匠网2正F3版首发、

  钢要练,铁要打,宝剑要磨枪要擦。

  好男儿闯就闯出个名堂,干就干出个模样,对得起爹娘,要为国成栋梁。

  有一段路要磨磨咱脚掌,有一副担子要试试咱肩膀,有一句话要记在心上,好男儿,志在四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