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校园6

  六月份徐初安再一次递交了审签材料,请假面试,遭拒。

  父母的意思是继续努力,可徐初安这次真的不高兴了,本来我就不是那么想去,还接二连三的被拒绝。回到家后,徐初安打电话给父亲,我不去学什么狗屁外语了,父亲沉默良久,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大舅带徐初安去学校办理手续,队长签字时顿了下,说,你不是调皮捣蛋的学生,为什么非要退学呢,有几个我真想让他们走。徐初安说,谢谢队长,我还是坚持我的意思。大舅也说要不咱再缓缓?徐初安去收拾他的东西了。其实退学真的很可惜,因为培训学院这一年是最后一批外部学员,往后不再对外招生了,这批学员毕业后核发的是本科学位证书,徐初安这么做等于放弃了应有的本科学历。从教室出来时,碰到付明明,徐初安没有给她说话,自顾自的走了。不知道曾楠此刻是怎么想的呢,他没去管。出了校门,徐初安给大舅说,我去你的工厂学习吧,我不想再进哪个学校了。没有回家,径直的去了大舅的工厂。

  这个工厂在县边上的一个村子里,以前是村的制碗厂,后来不景气就租了出去。徐初安在这里学习化验。他们做的是金属提炼。这一年,首都举办了奥运会,没开始之前每天都能听到北京欢迎你,不过还挺好听的。没两个月,徐初安得父母告诉他,这最后一次,你去天津一个涉外的学校里给外教们当翻译吧,刚好也对口,并且有了这样的工作再办理出国手续可能会通过。徐初安去了首都边上的港口城市。这是所高中,有点偏僻,旁边是化工厂跟殡仪馆。徐初安想,卧槽,这地方建学校真是太有才了,是不是外教们都不知道这边上是干什么的。徐初安被安排跟宿管一个寝室。第一次以非学生身份来到一所学校,感觉还是挺新鲜的,看着那些学生,感觉自己比他们也没大几岁,似乎就像高年级看低年级的,可见了被叫老师老师的,有点别扭。最经典的是去餐厅吃饭,徐初安刚开始不知道,天天跟学生们一起,后来打饭师傅问他,你多大了,还读高中呢。徐初安说我是老师。师傅说,这是学生窗口,你的去二楼餐厅。哦,这还分着呢?我说每天怎么见不到一个老师模样的人呢。到了二楼才知道,这伙食费降的还真不少,基本上等于免费了,楼下一个菜楼上吃一天,而且菜质量也不一样。麻的,凭什么这么欺负学生。作为还没有完全从学生身份转变过来的徐初安,心里甚是愤愤不满。这里坐的基本上是校长,外教,还有不多的几个老师。徐初安坐在这里反而觉得别扭,他没法跟校长领导们坐一个桌子,因为他们脸上都带着官样,让徐初安觉得有点装。只能跟几个外国佬混一起,还是相对轻松些。其中一个他以前认识,因为在首都时他们一起跟父母吃过饭,所以很快就熟络起来。一个年龄大的每天晚上还会叫徐初安去他办公室讨论些中外不同的问题,这个老外的孩子们也在这个学校,不过是单独的年纪部门,除了他们,还有几个从国外来这读高中的。外国的女孩好像比国内的发育早,十五六岁让徐初安看着就像二十多似的,不过他并没有跟她们搞得多么热乎,尽管外国妹表示很愿意交中国朋友。徐初安打心眼里抵触这个国家的人,因为他们的使馆告诉他,我们是高高在上的,你就是低下的。想到这徐初安就气不打一处来。

  很不幸,这个高高在上的使馆又一次证明了他们是不会理解徐初安父母的团聚之情,再次把徐初安恶心了。

  最新章1,节上酷‘匠V网ar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