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j‘版章gM节上L0酷/匠;/网{

  一天夜里,电话突然响了。是徐初安的母亲,你姥姥今天不舒服住院了,想给你说说话。徐初安说好,听到电话那头微弱的声音,初安,姥姥没事,不用担心啊,过几天回来我给你做你爱吃的啊。徐初安安慰道,姥姥,现在医学技术挺发达了,咱好好检查检查啊。说完电话那头就挂掉了。徐初安困意全无,开始回想姥姥从那年住院到现在。记得一个暑假上午,姥姥看着报纸,对徐初安说,哎,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你结婚了。徐初安笑了,没事的,现在人活个八十多岁很正常,你看我都快二十了,几年结婚很快的。

  徐初安想着想着进入梦境,他看见父亲拿着香蕉。这一幕,跟之前什么时候很相似。徐初安没想起来,但是从食堂出来,看见远方的太阳光芒委婉,红通通的。徐初安的舅舅来了。回家的路上,他看着路中间绿化带里始终有两只乌鸦,一前一后。还没进门,就听见一个阿姨说,哎,老人前几天一进门就说,老伴,我回来了,老人这几天总跟我说,看着孩子是外孙,其实我做的是他妈妈的角色啊。徐初安哽咽了,他发不出声。

  这一年,徐初安十九岁。十九年,基本上都是在老人的陪伴下成长的。现在的徐初安不是没有感情的孩子了,因为他感觉心口剧烈的疼痛,那种被从这个世界撕裂开来的痛。看着家里堆满了老人的衣服,被子,还有平常吃饭餐桌上的黑白照片,徐初安觉得他没有回家,这不是他平常回的家,家里不该是这样的。这么多人,看的他很不舒服,他听不清那些安慰他的话,只是拼命保持镇静,学着曾经拿起报箱的钥匙,去门口取老人最爱看的报纸。拿着报纸,他依稀感觉到老人在等着他去读,因为她看不清很多小的字,所以他每天都会不耐烦的被叫到窗户前给老人念报纸,边念边听老人跟他唠叨着。今天没有阳光,他看不清报纸上的字,怎么这么没用,使劲看也看不清,再也看不清楚这些字了,窗户进来的光线好暗。瞬间,好多小时候的已经模糊的事现在如此清晰的印入眼帘。

  徐初安偷偷拿家里刚买的鸡蛋出去扔着玩,被发现后挨打,姥姥赶紧拉着,说小孩子不懂事,让他玩吧。那一年,徐初安四岁。

  姥爷跟姥姥吵架了,拉着初安去马路对面买文具。回来时被车带倒了,他看见姥爷翻了好大个跟头。姥爷起身排排身上的土,千万别跟你姥姥说啊。徐初安没有告诉姥姥。那一年,徐初安七岁。

  该吃饭徐初安不吃,非要看电视,姥姥说他他就跟姥姥吵,气的姥姥坐屋里直掉泪,他还觉得自己没错。那一年,徐初安十岁。

  很多次放学,初安进门很轻,姥姥没发现他回来,想给姥姥来个惊喜。可到屋门口发现姥姥背着门口拿着什么在那发呆。后来趁姥姥做饭时他去翻开床头柜的小册子,看到都是姥爷从年轻到不在时的照片。那一年,徐初安十三岁。

  从首都读书回来接姥姥到家时,他发现姥姥经常自言自语,他偷偷听了,说的是,老伴,今天怎么怎么了,东加长西家短。徐初安知道,姥姥一定是非常想念姥爷。那一年,徐初安十七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