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校园2

  假期里,从来不敢跟父亲顶嘴的徐初安爆发了。因为一次在外父亲让他带点东西回来他没带,他父亲很是在意,为此训斥他很久。徐初安沉不住气了,在外久了的他认为自己应该也是有尊严的,有拒绝的权利。一次彻底的暴动,徐初安从未想过自己敢这样跟权威反抗,只是心中的自我不再像曾经那样懦弱,也许,久而久之的惯性屈从让徐初安没有自我,也许,从小的顺从内向让徐初安胆子很小,也许,自己会被扫地出门,去街上流浪。父母眼里的徐初安就是天生的窝囊蛋,不配拥有自我。但是此刻还有什么比做人更重要的呢?被欺负适应的徐初安决定做一次自己,而不是他人眼里的奴隶。他父亲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自己那窝囊蛋儿子的变化,叫很多亲戚过来企图把想翻身的自由重新压回牢笼,得到的却是一个彻底的不。任何人过来劝解,任何关于生存的威胁,徐初安都选择怒目而对,我只是做我自己,我没有错。是的,这次做的不仅仅是一次小小的反抗,更是心中被压迫已久的怒气一次革命。任何压迫终究会有反抗,还是那句话,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死亡。革命必须胜利,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应有的权利。徐初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而不是窝囊蛋。自己不再卑微,自己也会有自己的辉煌,哪怕牺牲了什么也是值得的。历史上,善良的人民被邪恶压迫,如果不去反抗,哪来的自由。只是革命从大群人转到了每个人的内心,去推翻自己心里那个压抑自己的邪恶,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封建压迫思想也许还残存在一些人的内心,解放自己,不要恐惧,对于思想的枷锁,杀出去才是英雄。徐初安的内心,进行的血战中,那些惯性的懦弱与对强势的恐惧幻化成了曾经欺负他,侮辱他的样子,徐初安没有让步,单枪匹马的冲了进去。

  血色如酒红,将军我傲气如冲,神色悍如凶,铁骑彪悍我行如轰。

  景色如冬,萧瑟如枫,攻势如弓,魂断犹如梦中。

  一静一动如松,千年不变如空。仇恨绵延如火,兵戎相见如破。

  那烽火回忆如锈,那杀戮过重是否。

  fb更新最u◇快上,5酷匠网√r

  血染指甲我挥泪杀,满城黄昏谁的天下。

  压迫之上,满眼风沙。横刀立马,看谁倒下。强弱对话,历史留下。谁在乱箭之中潇洒。

  生死不过,一道刀疤。

  从此,徐初安不再是人人可欺的软蛋。最大的代价不是他想的被驱逐出门,而是他姥姥被牵连,父亲生气过头时让他姥姥从家里搬走,因为住的是他的房子,那天下午,姥姥一个人在楼梯走廊里哭泣,她告诉徐初安,当初应该听你姥爷的,自己买套小房子,就不会受这气了。外面突然狂风暴雨。徐初安难过,不是因为怕生存下去而难过,是因为他姥姥因为他而受的委屈。

  徐初安再一次被拒签了。没有理由。父母决定让他以留学的方式出国。为此,那张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失去了作用。手续走完,等到头的是连续两次拒签,徐初安的父母只能让他先去市里的外语学院继续学习语言,另外着手准备与使馆方打官司。

  因为是十一月份,徐初安没有直接进入大一,因为有一定的基础,通过考试被安排到了外语系二年级。该学院是军事学院,专门培养外交人才,徐初安进的是学校里对外招收的非军籍的学员。虽然不是军人,却也接受准军人的封闭式管理。初到这里,让徐初安非常不适应,仿佛进入了一个牢笼。他知道大学里应该的样子,可这里完全不是一个道上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