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初安的父母办了投资移民,想让他和弟弟一起出国,享受国外的教育以及福利。但是弟弟过去了,徐初安被一条超过16岁就不能以家庭团聚跟随父母出国被卡住了。在国外,16岁意味着已经拥有了社会认知与生存能力,是不可以依赖父母的。那是国外,在国内,这个年龄如果靠自己,就像那些经济不好的地带的孩子们,早早辍学,进城打工,就成了经济发展的最基层,劳动力的最底层,拿着最低的酬劳,却干着最苦最累的活。这些孩子没有办法,上学需要高额的费用,很多老百姓,特别是农村的是没有这种经济实力的,市里的人如果混的不好,供一个大学生也是对家庭生活一个很大的挑战,意味着生活标准降低。不过这一切是发展中国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问题,每个发达国家都是从这里过来的,我们的国家虽然创造了很多神话,但不是神话,也许领导人也有很多难处吧,建设都有过程,前景是美好的,过程是痛苦的。

  %9最yE新{章h节上k酷p匠q%网Hu

  你想成为发达国家一员,当然不能以你的标准恒定,就像跑步,跟着领头羊,跟不上就是跟不上,人家不可能等你。但是徐初安的父母没有放弃,仍然伸手拉他,通过其他方法让他与他们团聚。这期间,徐初安被送到了首都的外语学院培训外语。高二的学生来到了大学的环境,甚至比大学还宽松。因为是培训学院,只是跟那些本科生享受同样的师资与教育配套设施,生活与发展规划都是得个人去负责的。那一年,徐初安才17岁,而他的同学们,大多数都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的,甚至还有比他父母年纪更长的。这些人也都是为了出国,为了工作需要,也有当做第二外语的。高中生的生活是紧张充满压力的,面临着高考大军的阵势,冲的靠前才有机会进入好的大学,学校里的社会地位反差已经很大了,那些有抱负通过学业改变命运的学生们更是不要命的往前冲。他们认为,大学的生活应该比高中更紧张吧,管的很宽的老师,没有尽头的作业考试,等等,不过,这倒是跟社会有点接轨了,可是在外语学院,徐初安感觉到了极端的反差。每天用五个手指就能算出来的专业课数目,无聊却有着写不完作业的自习不知道去哪儿了,老师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领导,更像是朋友一样,上课和和气气,下课坐在同学中间闲聊,从外面看进来,完全找不到那个是老师。之前,每个班的班主任都长这相同的模样,那气势,每个同学就算不是他的班主任他也能看出来那个人是个班主任,黑嗓的脸,似乎一直在怀疑你是不是干了与学习无关的眼神,还有一丝丝阴险的笑,今天放学我要留你们加班哈哈。那些老大们在这里都不见了,如果说高中是一个组织,那大学就是一个社区,这里没有你尊我卑的排名,更没有不交保护费就要挨打的组织黑手。很多压力在这似乎消失了,都说大学是半个社会,徐初安想,扯球蛋,高中倒是像个社会,大学简直就是进入社会前的一个世外桃源,告诉有志向的人,其实梦境般的生活是可以存在的,只要你们努力,你们要为了这个梦想去奋斗,去改变,因为你们可能是未来社会的引导力量。不过事实是很多学生在没有外力作用下选择了享受,把梦境般的生活体验了个够省的一辈子再也回不来。个别的选择自我努力继续学业的人,竞争压力就比高中时小的多,因为更多的压力来自诱惑,是自身而不是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