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学2

  和往常一样,每个月有三天可以回家。徐初安觉得,这三天似乎比学校里的半天过得还快。

  刚好端午节,姥姥亲自为他缝了一个香包,姥姥说,带上它就带上了姥姥,去吧。说完,还是和往常一样,泪流不止。

  徐初安不懂得表达,感情更是朦胧,对老人这样的感情寄托好像还没有很深的理解吧?

  上一周美术老师带美术班的学生们参加市里的国画比赛,老师更是亲自为徐初安挑选了素材,进考场前特别嘱咐他,如果是写物,就把最拿手的葡萄画,如果是写生,就画我教你的清晨鸣叫的公鸡。徐初安当然不会忘,因为这两个素材都是老师用心良苦的传授于他的。考试题目不是写生也不是写物,是景。徐初安想,景是什么,有生有物即是景。作品署名葡萄架下,内容就是配葡萄架,一只生气昂扬的公鸡在打鸣。徐初安只拿了市优秀作品奖。老师知道后有点替他感到不平,为什么,他看着前几名的作品,从专业角度来分析各个方面都逊色于他的学生,当他想安慰徐初安时,得到的是,谢谢老师,优秀奖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看着徐初安,老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过。真的满足了吗?回到家后,告诉外婆,外婆似乎没有听到第几名,似乎不在意,只是很幸福的拿着作品。徐初安记得弟弟徐初心的回忆:记得去年外婆生日,哥哥带我和外婆参加。

  她最最重视的颁奖典礼,结果却拿不到半个奖,不知道该笑不笑。

  我对着大家傻笑,只觉得自己可笑。我难过,却不是因为没得奖而难过。

  失落,是因为看到外婆失落而失落。

  大人们根本不能体会哥哥他的用心,好像随他们高兴就可以彻底的否定。

  否定我的作品,决定在于心情。

  我告诉外婆,我没输。

  =$酷匠Q~网KM永久#免@}费by看小4说I_

  哥哥说不要觉得可惜,这只是一场游戏,只要外婆觉得好,那才是一种鼓励。

  外婆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就让我感觉比得奖还要光荣。

  来到了校车接的地点,手里攥着小但精致的香包,上车后看着姥姥姥爷的远离,鼻子一酸。不知道是害怕学校的生活呢,还是想念家里的温暖,他不懂,情不自禁,泪从心中。

  进了201的门,几个同学就开始恶狠狠的瞪着他。徐初安不自然的坐到自己的床铺,低头,两手不停地摸着那个香包,仿佛除了他自己,其他的都是幻觉,就好像还在家里,看着电视,听见了姥姥叫他吃饭的声音。他喜欢每天中午十二点的动画片,也许每次都不知道在演些什么。每次都被打断,“开饭了,初安”,姥姥会把饭端到他跟前,他也会有些不耐烦。在学校,他桌子上的饭都是他去打,没吃几口好吃的就会被其他人拿走,吃不完就倒给他,一开始他有些不高兴,可那些人不理会,看到了还往他饭里吐口水,甚至打他。他害怕,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后来潜移默化,就那么回事了吧。

  “咦?这是啥,怪好看,拿过来!”一个同学大声吼到。被打断的徐初安还在沉浸,手里依然攥着那个姥姥香包。

  看到他没反应,那些人走了过来,迎面就是一个大巴掌,徐初安眼冒金星,看不清他们的脸。

  “小懒子长本事了啊,敢不理你大爷!”接着又是一脚,踹的徐初安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好疼啊,突然想起姥姥的话,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你小子就是他妈的欠打,快,把零花钱给我!”他们从徐初安口袋里翻除了五块钱。每次返校,姥姥都怕他在学校吃不饱,给他五块零花钱,可她不知道,这钱她外孙从来都没花过。

  “这还差不多,又够咱几个吃几天方便面了。”“咦,我想要你带的那个东西”领头的伸手抓了过去。“不行,这个不能给你。。。”徐初安声音小到似乎只有他自己能听见,那波人似乎听到了哼宁,一起上来踹,踢,最后还往他身上吐吐沫。

  沉他们出去买零食的空当,徐初安偷偷的拿回了香包藏了起来。看着几乎快被抓坏,眼泪又开始了。怎么这么不争气?心想为什么要坚守它,因为看到就会让我感动吗。

  “咦?你们谁把我的香包拿走了?”领头的问着其他几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