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把我的袜子洗了!”“还有我的裤子!”。。。

  熄灯哨刚吹没多久,201寝室里就已经开始。不,开始的是徐初安的狗屎生活。

  1996年,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中,父母跟上了潮流开始了捞金,而可怜的孩子只有送到偏远的寄宿学校,那时这种学校非常少,同学中不少外地的,年龄大的,更不乏公立学校里不要的。从小跟着姥姥长大的徐初安,哪里知道外面人心的不善,内向寡言的他,只知道考虑他人的感受,不懂得拒绝,所以,在这里,成立班里的撒气包,小奴隶。

  每天早上早操晨跑,他总是喜欢望着还没落下的月亮,那里住的是谁,我可不可以也去。“迷蛋,干什么呢?你掉队了知不知道?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抽到医院?”保育员老师对徐初安这种同学似乎不但不同情,更是喜欢欺负,甚至被同学们打,她也当做没看见,似乎罪有应得?

  那个年代,真的是弱肉强食,人与人之间好像没有所谓的感情,只是欺负弱小,或者一起欺负弱小。

  每次放假回家,徐初安都不愿意返校,因为那对他来说似乎是地狱,一个折磨他,不是人呆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学校吧。

  他姥姥看他委屈,临走前也是泪流满面的不舍,有时,甚至哭几天,仿佛能感受到他的委屈。

  -D酷|匠网正*‘版%首发$

  徐初安出生后就睡在姥姥的身边,父母忙于生意,又经常吵架,所以对于他来说,姥姥才是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在这种环境下,徐初安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参加了学校的国画班。美术老师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是对徐初安这种对画画充满渴望的孩子,他还是另有几分珍惜。在老师的培养下,徐初安学着怎么去研墨,怎么去调色,怎么去控制笔锋的走势。可能这儿才是徐初安觉得像是他心目中学校的地方,每天下午的爱好课他都很认真,也很享受。中国的国画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很多人都喜欢模仿国外的漫画,油画等等,徐初安在一步一步领会的同时,仿佛看到每一副画卷上的不是墨滴入水瞬间盛开的印迹,而是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真人,真物。国画不像欧洲文艺复兴的味道,每一个细节都被勾勒的一清二楚,而是一种晕染的美,一种朦胧的美,不,说它朦胧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朦胧才显得特别有魅力,一点都不输在细节,虽然没有一丝一缕的笔尖痕迹,但其中的神是显微镜下永远无法企及的精华。

  素胚勾勒笔锋浓转淡,纸上描绘的牡丹已含苞待放。

  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那美一缕飘散。

  临摹宋楷落款时,谁惦记你隐藏心中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天青色等烟雨,隔江千万里炊烟袅袅升起。

  刻印隶仿前朝的飘逸,当伏笔。

  一个转折发生在一个返校的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