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沈北霆和宁墨杯子里的饮料,已经喝完了。

两个人聊的话并不多,基本上都是沉默着相对而坐。

宁墨站了起来,说:“我要回家了。”

“嗯,你在外面打车吗?我送你上车。”

“嗯?沈先生怎么不说送我回家吗?”

“我说了,你会让我送吗?”

宁墨狡黠一笑,反问:“你觉得呢?”

“所以,我送你到门外打车。”

宁墨捂着嘴巴,咯吱咯吱笑出声来,声音清脆无比,和喧嚣的人声与音乐声,形成鲜明的对比,沈北霆听得很真切。

就在这一瞬间,沈北霆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想要将她打包回家的冲动。

以前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可以像她这样美丽可爱。

她从这么多闹腾的人们中间走过,他的目光总是离不了她,觉得她就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此时他忍不住心想,要是哪天她钻到人群中去了,即便做最普通的装扮,他也肯定能够一眼将她找出来。

……

两天后,宁墨后背的伤,又恢复了不少。

这两天她哪里也不去,就待在沈家别墅里。

很意外的,沈北霆也没催促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她想,应该是他和林东的合作,还没有达成。

沈北霆虽然对她扮演的林沫毫无感情,但他答应的事情,他都会完成,这一点宁墨还是很相信他的。

午饭刚结束,宁墨回到房间里,准备休息一下,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发现是林东打来的,她连忙接听。

“事情终于忙完了,我今天有时间,你到外面来吧,我们见一面。”

宁墨正打算将沈北霆准备和她离婚的事情告诉林东,好不容易林东愿意和她谈了,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问了对方地址之后,她换了一身林沫的衣服,就出去了。

林东约她见面的地点,是一家咖啡馆,咖啡馆有卡座、有露台,还有包厢,林东所在的地方,就是包厢。

今天宁墨里面穿一件米黄色的打底连衣裙,外面是一件咖啡色的针织中长款外套,十一月的天了,这样穿在外面有点冷,到了屋子里就需要脱掉外面那件针织外套。

她及肩的头发放下来,上面没有任何饰品,刘海也放下来,当她低头的时候,别人就看不到她那双细长勾人的双眼。

这样打扮的她,怎么看都像是在校学生,一副乖乖女毫无任何性格的形象。

看着这样的她,谁也不会将她和时代印记的宁墨,联想到一起。

宁墨完全是按照林沫的性格来打扮自己的,只是她完全没想到,进入包厢之后,除了见到林东之外,还看到了沈北霆。

宁墨内心“咯噔”一声,今天的事情,为什么要请沈北霆过来?

“女儿啊,你总算是过来了,我和沈先生等你很久了。”林东站起来拉开椅子,让宁墨坐下。

他这举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很在乎林沫这个女儿。

沈北霆倒是一直坐在主位上,目光慵懒地看着他们“父女”,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和举动。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宁墨心跳如雷,对情况的不了解,让她心里很不安。

林东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宁墨扭头看着他。

就听他道:“沈先生,我林东呢,也就沫沫这样一个女儿,你是人中之龙,以前我从不敢想,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你这样优秀的人,当你说出要娶我女儿进门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好运来了,我女儿的好运来了。”

“在我心目中,沫沫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她对我来说就像小仙女一样,不管别人如何看不起她,她在我心里都是无人可比的,所以,当她能够嫁给A市最优秀的男人——沈先生你的时候,我激动得和她妈妈哭了好久,真的。”

林东吸了吸鼻子,看着像是想起之前嫁女儿时候激动的心情,所以忍不住鼻头有些发酸。

宁墨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谁不知道林东嫁女儿,就跟卖女儿似的,他现在到底演的哪一出啊?

为什么沈北霆居然还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林东的话语就这么感人吗?

林东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很是伤感地继续道:“只是我没有想到啊,我家沫沫最终还是……没能让沈先生你欢心,以至于您提出了和她离婚的事情,身为沫沫的父亲,我说不难过,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林东知道沈北霆要和她离婚了?宁墨一惊,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家沫沫也是傻,怎么能用B市那块地作为威胁你的条件呢?沈先生,真的是我教女无方,就算你们以后真的离婚了,还请你千万不要生气沫沫的行为啊,她太年轻了、太想为我们林家做点事情了,才会这样的。”

林东又抹了一把泪水,更加心酸地道:“沫沫从出生开始,脸上就长了胎记,不管我和她妈妈怎么安慰她,她还是很自卑,觉得自己很没用,所以她一心想要为我们林家做点贡献,可我实在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啊……”

宁墨差点暴走了!

这林东,是戏精本精无疑了!

这种大谎话,他当真是信手捏来,毫不脸红啊!

可是,他以为这样说话,就能让沈北霆回心转意,不和她离婚了吗?

她该说他愚蠢呢,还是说他幼稚呢?

沈北霆也不吭声,就默默地看着林东演戏,也不知道他心里信了几成林东的话。

“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什么了,你们年轻人的生活过不下去,彼此放手倒也算是成全对方。哎,我今天就把自己的女儿领回家了。”

嗯?说了这么多,这就是林东的结尾?

宁墨表示惊讶了,她悄悄睨了沈北霆一眼,发现沈北霆眸中也闪过一丝讶然,不过速度太快了,她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否准确。

这时候,林东站了起来,续道:“说了这么多,还有一点我没有说的,那就是——非常感谢沈先生你,在这样的时候,还将B市那块地让给我们林家。”

他往后退一步,示意宁墨站起来,拉着宁墨的胳膊,深深向沈北霆鞠了一躬,表示谢意。

“这块地,是我对林沫小姐的赔偿,你们不用谢。”沈北霆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绕过桌子,便要往门外走。

宁墨和林东是站在餐桌外围的。

看着即将从自己面前走过的沈北霆,宁墨忍不住想,沈林两家解除婚约的事情,似乎就此结束了?

是不是太……简单容易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