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会是沈南思的男朋友吗?

宁墨不清楚,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悄悄拿出手机,将这对男女互相依偎、亲吻的画面,给拍了下来。

没过多久,那对男女就从她面前走过去了,周玉全身心都在男人身上,从始至终都没往她这边看一眼。

之前在沈家时候的周玉,展现给大家的都是清纯形象,但今晚的周玉……却很性感妖娆,还化了浓妆。

若不是宁墨目光锐利,几乎要认不出来。

从周玉以“好喜欢好喜欢”沈南思的东西为理由,一样一样地将沈南思的东西,弄到她自己手里的时候,宁墨就对周玉全无好感了。

不过那些东西对沈南思来说,或许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如果她跟沈南思说周玉的不好,以沈南思的性子,她肯定不会相信。

想到这些,宁墨收起手机,进了时代印记。

如同往常一样,大厅热闹无比。

来这里的人,都是尽情寻找快乐的人,试图将其他烦恼统统抛到脑后去。

看着他们随着音乐尽情舞动的身躯,宁墨将眼睛眯起来,这样的生活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追求嘛。

“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在家里养伤?”身后忽然响起低沉不悦的嗓音,宁墨扭头一看,可不正是沈北霆?

“那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在家里处理离婚的事情吗?”宁墨反问。

自从知道他是为自己离婚之后,她对他就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

她也庆幸,她是挖了自己的墙角,而不是挖了别的女人的墙角,不然她真的得愧疚死。

沈北霆见她状态不错,便挑了挑眉,“来这里碰一下运气。”

宁墨凑到他跟前来,“是碰下运气,能不能遇到我吗?”

沈北霆低低笑了一声,没承认也不否认。

他越过她往前面走,走了两步回过头来,见她还站在原地看着他走,他嘴角抽了一下,转身回到她身边,牵过她的手说:“跟我走。”

宁墨将手抽出来,“沈先生,请自重,你现在还是有妻子的人呢,不能随随便便就牵正经姑娘的手。你说过我是正经姑娘的,所以你得尊重我。”

“哦好,刚才是我唐突了。”沈北霆换了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那么现在,请问宁小姐,可以和我到那边去坐坐吗?”

宁墨好想笑啊,但她面上故作高冷,并且一本正经地道:“既然是沈先生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们没有去包厢,而是在偏僻的角落,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沈北霆叫了两杯果汁,随后问她:“你的伤还疼吗?”

“疼着,但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受伤嘛,总有个疼痛的过程。”

“你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经常受伤?那倒没有,只不过我现在长大了,对身体或者心灵的创伤什么的,都看得很开了,一个人不管伤得多重,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只要她不轻言放弃,最后基本上都会熬过去的。”

沈北霆接话道:“我以后绝不让你受伤。”

宁墨拿杯子的动作顿了下,旋即笑道:“在各种影视剧里,当男人这么对一个女人说话的时候,女方最终往往都会受伤,或者是死去。”

“我们不在影视剧里。”

宁墨不置可否地挑了下眉梢,“那就等以后沈大总裁做到了再说。”

沈北霆笑了笑。

远处的音乐与笑声,依旧很喧嚣,而他们所在的角落,却相当静谧。

其实宁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走向何方,她也不确定自己和沈北霆之间,以后还会不会有交集。

她更不知道,当有一天,沈北霆无意间得知,她曾经是他的妻子林沫,他会不会生气?

或者一辈子都厌恶她、不原谅她?

对于这些,她真的不知道。

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既然坐在这里了,那就好好和他说说话。

“沈先生,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嗯?”

“我没有谈过恋爱,如果以后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位高权重的,会不会做出欺负我的事情来啊?”

“欺负你,比如什么?”

她主动谈起这个话题,他听了后心情尚好,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暖和了许多。

不等她作答,他便笑道:“若是一直想要亲你、吻你,算是欺负的话,那大概会经常发生的。”

即便他在笑,他的表情也是一本正经。

丝毫没有无赖、地痞给人的流氓感。

宁墨的脸瞬间红到耳朵根,“沈先生还是个色/情狂吗?”

“身为成年人,我以为谈恋爱,就不仅局限于吃饭、牵手、看电影。”

“那如果我非得局限在这种阶段呢?沈先生就会放弃我,去找别的女人了吗?”

“不会。”

沈北霆忽然倾身向前,宁墨下意识地往后退,后背贴到了沙发椅背上,沈北霆看着她如此,忍不住笑了。

他没再往前,反倒是缓缓后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正。

宁墨加快的心跳,随着他停止前进的动作,而慢慢恢复平静。

她果然太年轻,不适合谈恋爱,他只是稍微靠近,她就心慌到想逃跑。

“那你会怎样?”

“恋爱也是分阶段的,刚开始的时候,吃饭、牵手、看电影,是最基本的,我会等着你和我一起,迈入下一个阶段。”

他这个答案,宁墨很喜欢,她一欢喜,笑容就摆到了脸上。

沈北霆将她的笑容纳入眼底,似乎自从她为他受伤的那个晚上之后,她就很少对他展露笑颜了。

宁墨手中转着杯子,心中羞臊得很厉害。

大概每一个刚涉入爱情的女孩,都是这个样子的,靠近心上人的时候心里有甜蜜,但也有慌乱,有信任但又忍不住去试探。

不过,她过往的经历,让她在此时比其他女孩子稍微理智一些,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和沈北霆之间,目前发展到这里就足够了。

她的未来有太多不确定,也不适合向他索要太多的诺言。

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誓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沈先生?”过了好久,宁墨忽然喊他。

沈北霆认真地回应:“什么?”

宁墨看着他,却又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