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墨抿了下唇,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我同意和你离婚,当然,这件事我也没得选择,你我之间从来都是你说了算。但,不管怎么讲,我也算是这场婚姻里的不幸者,所以,我有一个要求。”

沈北霆挑了下眉梢,他还以为自己的妻子,是个连话也说不利索的人。

“什么要求?”

“我爸爸——他看上了B市高铁站旁边的地皮,如果你能帮他拿到那块地皮,其他你开的补偿,我全都不要。”

B市高铁站旁边的地皮?

沈北霆的眼眸眯起,危险的眸光紧锁住她纤瘦的身躯。

他的一只脚原本是放在上一级台阶上的,这会儿,他将脚收了回来,双脚站在同一个台阶上。

但还是比宁墨高两级台阶,他本就比她高很多,现在两人之间的身高差,更是悬殊无比。

宁墨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这回是真的紧张。

先前在时代印记,她和沈北霆谈过B市高铁站的事情,现在这地方又经她嘴巴说出来,是不是会引发沈北霆的什么联想?

“你也知道,我爸爸将我嫁给我,就是想攀附你们沈家,取得更大的利益的。现在你要和我离婚,得给他点好处,不然我回家的话,肯定是个死。沈先生,你本来就要给我补偿的,不如把这补偿换一下吧?为了活命,我也就这么点要求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现在B市高铁站旁边的那块地皮,在我手上的?”

“啊?那块地已经在你手上了吗?我还想着你动用资源,帮我爸爸拿到那块地呢,原来……”

沈北霆忽然发出一声冷笑,打断了宁墨的话语。

“在我面前,不要装蒜,你爸爸肯定知道那块地在我手上了,才让你来跟我提这个条件的吧?”

说得多,暴露的也就越多。既然已经被沈北霆看穿了,宁墨索性不说话了,那块地就看他给不给吧。

他如果不给,她就不离婚!

寂静。

可怕的寂静。

宁墨始终低垂着脑袋。

猜不透沈北霆要做什么。

过了半晌,她才听沈北霆道:“你爸爸——他不是在嫁女儿,反而是在卖女儿呢。”

“……虽然实际上是这样,可他毕竟是我的爸爸,再怎么样,我也得尊敬他,和你离婚之后,我还得仰仗着他过日子。”

宁墨此刻深深地觉得,和沈北霆离婚也很好,以后不用再担心他识破自己的身份了。

压力真的太大了,她的小心脏真的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啊。

停顿半晌,沈北霆才道:“那块地,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们林家。”

嗯,然后呢?宁墨想,沈北霆肯定有什么附加条件。

“但是,这种事情,仅此一次。如果你的父亲,再敢觊觎我手上的东西,我会让他知道,从我手上抢东西的后果,是他承受不住的。”

他说话声音不高不低,但很沉冷,宁墨差点被他竣冷的气势给压弯了腰。

“好,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你我离婚之后,他就没有理由再缠着你们沈家了。”

沈北霆没再开口,转身便上楼去了。

宁墨也回到自己房间里去,虚脱一般趴在床上,后背的伤口传来隐隐的疼痛。

刚才神经太紧绷,伤口也受到了牵连。

她没有理会伤口的疼痛,而是思考,自己和沈北霆离婚这件事,要不要和林东说?

反正她之前已经跟林东说过,帮林东搞定这件事,就彻底离开沈家,当时林东也是答应了的。

他没找到女儿,现在沈北霆又要和她离婚了,那么,林东是否找到女儿来把她代替回去,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

确定了想法之后,宁墨就起身去洗漱,换睡衣,准备养好精神,明早去找林东。

不过,第二天早上她还没出门,沈北霆让人修改过后的离婚协议书,就再次送到了她的面前。

但她没有立即签字,而是对沈北霆道:“我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沈先生把对我的补偿做到了,我就肯定会签字。”

沈北霆是多么自信的一个人啊?

林沫在他眼里,毫无与他抗衡的能力,因此他点点头,答应了。

反正他也不着急于此。

沈北霆去公司之后,宁墨悄悄给林东打了个电话,说要过去和他商量那块地的事情,林东却说:“我这两天没有时间,等再过两天,我有时间了,再联系你。”

“沈先生已经答应将B市那块地让出来了,你一点也不着急吗?”

林东这回似乎是真的一点也不着急,他说:“既然沈先生愿意让了,那也不着急在这一天两天的。”

宁墨:“……”

这似乎不是她了解的那个对钱财利益急切得像只穷鬼的林东。

但林东都已经这样说了,她也没办法,只好同意。

下午无事,为了避开沈北霆,她悄悄去了一家小医院,让医生给自己看伤口,伤口已经结痂了,但十天之后,她还得去把缝制伤口的线给拆了。

晚上她无事,不想待在沈家,伤口也不适合她去推销酒水,于是,她去了学校。

她本想过去看看弟弟的,可学校的戒备十分森严,她尝试了几下,进不去,加上她身上有伤,更无法全力以赴。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站在围墙外面,久久地站立着。

“弟弟啊,姐姐很想你,你一定要知道,姐姐并没有抛弃你,等过了这段时间,姐姐一定要把你带出来,以后我们都不要再分开了。”高大的梧桐树下,她对着学校宿舍的方向,低声呢喃着。

然而,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夜里的冷风带走了。

宁墨失落地往回走,走着走着,她才发现自己是往时代印记的方向走的。

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工作的地方,能够给她一些心理上的慰藉了。

去那边待待吧,难得不推销酒水,就去做一回客人。

她来到时代印记门口时,已经九点半左右,来来往往的客人格外多,门口停车场上的豪车也特别多。

她刚要举步进去,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说话声。

“我们来这个地方,应该不会被熟人看到吧?”

宁墨扭头看过去,思索半晌,终于想起来了,这是之前去过沈家的沈南思的好友,周玉。

她穿着打扮很性感,正依偎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臂弯之下。

“放心吧,我问过她了,她今晚在家里写作业呢。”那个男人回应道,低头在周玉脸上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