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姿被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反观宁墨,却一副无辜单纯的样子。

沈南思再补一刀:“姿姐,我觉得林沫说得有道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思思,这丑女她就是故意装成小白兔的,你被她给骗了,我今天就要撕开她的真面目,让你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沈姿说着,就向宁墨冲过去。

宁墨放下碗筷,作势要跑。

沈姿三两步就到了她旁边。

刚见沈姿出手要推宁墨,就听“砰”一声,宁墨摔倒在了旁边的地板上,疼得她叫了一声。

“贱人!你骗我不要紧,你居然骗我们沈家单纯善良的思思,我现在就要让你看看,欺骗我们沈家人,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沈姿就要动手去打她,这时候沈南思大步来到她身边,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姿姐,你够了!你都已经把她推到地上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不是我把她推到地上的,是她自己摔到地上的!”沈姿心里叫屈啊,她的巴掌此刻真的很痒,恨不得狠狠地打在宁墨的脸上,“这贱人太会做戏了。”

宁墨就瘫坐在地上,也不躲避。

刚才那情况,如果她真的等沈姿上来推她,她后背的伤肯定要重新裂开了,哼,她又不傻,只好先一步“摔”到地上。

沈南思不会任由沈姿对她为所欲为的。

“姿姐,我双眼都看到了,你还要这样欺负她吗?她长得丑到底怎么着你了啊,你非得这么看她不顺眼?”沈南思也有些动气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冷了很多。

她虽然不怎么喜欢林沫,但她也不讨厌林沫,而且她多多少少是有些同情林沫的,所以,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堂姐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林沫呢?

“思思,你给我让开,真的是她自己摔倒的,她就是故意做给你看的!”

“我不让,这里是我家,你想要欺负她,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沈南思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就算她长得丑,吓着你了,那又如何?她怎么说也是我哥的妻子,是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我看你倒是敢伤害她!”

“沈南思,你给我滚!”身为堂姐,却被堂妹用这种态度对待,沈姿气急,便大力将沈南思推开。

沈南思一下子被甩到一边,她连忙扶住墙壁,否则得被甩到地上了。

沈姿俯身,一把揪住宁墨的衣领,巴掌扬起来,就要狠狠地打到宁墨的脸上,可,一道冰冷的带着怒火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这是沈北霆的声音,刚回家,就见餐厅一片狼藉,他眸子眯着,带着怒火看着沈姿的动作。

沈姿的巴掌,就这样顿住。

宁墨则暗暗松了口气,刚才她差零点零零一秒就要动手了,幸好沈北霆这时候回来了,要是他看到她动手的画面,那还得了?

沈北霆站在餐厅的入口处,目光森冷地看着沈姿,明显要沈姿给他一个交代。

沈姿比沈北霆大一岁,即便她是沈北霆的堂姐,可当沈北霆长到十几岁的时候,沈姿就开始怵他了,在沈姿心目中,没有哪个男人像沈北霆这样冷漠的。

他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别说给她面子了,即便是她爸爸在这里做错了事情,沈北霆也不见得会给她爸爸面子。

身为儿子,沈北霆将自己的父亲和继母,气得离家出走,这么久了还不回来,试问这样的沈北霆,谁人不怵?

略作沉思,沈姿笑道:“北霆你回来啦?刚才林沫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从椅子上滑下去了,我正准备将她搀扶起来呢。弟妹真是太不小心了,吃个饭都能从椅子上滑下去,呵呵。”

沈北霆似乎不相信,他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宁墨。

对上他目光的一刹那,宁墨浑身一个激灵,脑子越发清醒了。

沈北霆和沈姿是堂姐弟,两家关系亲密无比,她现在是一个即将被沈北霆离婚的挂名妻子,说出实话对她毫无益处,不仅会让沈北霆反感,还会建立起她自己沈姿之间深厚的敌我关系。

思及此,宁墨咬住了嘴唇,什么也没说,等同于默认沈姿的说法。

沈姿真的动手,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随后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快步离开了。

“哥,刚才是姿姐想要欺负林沫,这件事你得知道。”沈南思开口道。

沈北霆深深地看了宁墨一眼,只是“嗯”了声,其他的什么表示也没有。

宁墨算是知道了,刚才沈姿是否欺负自己,其实沈北霆心里跟明镜似的。

她刚才如果直接跟他告状,说是沈姿欺负自己,只怕身为堂弟的他,也会觉得没面子。

幸好,她没有说。

“哥,你吃晚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吃?”

沈北霆没有回答,目光却是看着宁墨,问:“昨天早上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沈南思懵懂地问。

她看沈北霆不打算回答她,便走到宁墨身边,缠着宁墨问:“你和我哥之间,到底什么事情啊?”

宁墨看向沈北霆,他到底是准自己说呢,还是不准自己说啊?

“你大胆地告诉我吧,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沈北霆是我哥,只要不是商业机密,我都可以知道的。”

宁墨见沈北霆没有刻意骗着沈南思的意思,看得出来他们兄妹感情不错,就道:“嗯,我们在谈离婚的事情。你哥他……要和我离婚。”

沈南思惊讶地张大嘴巴,“这是真的啊,哥?你们结婚还没到两个月吧?”

沈北霆和宁墨都不再说话,惊讶之后,沈南思就知道,这事儿是真的了。

她坐回到椅子上,双手捧着下巴,一副“你们的事儿我无能为力”了的表情,几秒钟后,她道:“好了,你们的事情我管不住,都吃饭吧,既然你们不相爱,离婚了对彼此也好。”

沈北霆没有坐下吃饭,只是对宁墨道:“签了字,你把协议书给我。”

说罢,就转身上楼,宁墨思索一秒钟,就跟了上去。

沈北霆已经上楼了,她咚咚咚地跑上去,在拐角处追上他,沈北霆停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