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墨如同被雷劈中的小可怜,定定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忘记了要走。

沈北霆却往她面前跨出小半步,几乎要贴到她身上来了。

他忽然抬手,将她鬓边的发丝捋到耳朵后面去。

“好了,你想回家的话,现在就回去吧。”

听到这句话的宁墨,顿时如蒙大赦,顾不得后背的伤,便夺门而出。

她想过沈北霆可能喜欢自己,但她一直认定那是自己的错觉而已,她没有谈过恋爱,不太懂那种感觉。

当她觉得他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就甜丝丝的,比吃了糖还要甜。

当她在沈家,沈北霆对她各种冷漠、恶劣的时候,她就愤怒到咬牙切齿。甚至于有时候她都分不清楚——沈北霆是对她好,还是对她扮演的林沫好,以至于她经常在他那里碰壁。

她能够清楚地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心情是格外不同的。好像即使什么也不做,她也觉得开心。

她在回沈家的半路,就找地方换了一套专属于林沫的衣服。

回到沈家时,沈北霆没有回来,已经到晚饭时间了,她下楼和沈南思一起吃晚饭。

忽然想到,昨天早上自己上楼之前,和沈北霆说过,让他给自己两天时间,到明早,两天时间就过去了。

紧接着她又想到,沈北霆和林沫离婚,目的是为了给她一个交代。

而且,他在离婚协议书上,还准备给林沫补偿。

那,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可以拒绝那些补偿,另外向他提一个条件?

宁墨咬了咬筷子,不论如何,在离婚之前,她都得想办法让沈北霆将B市的那块地拿出来。

做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她心里轻松了不少。

可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说话声,这声音……宁墨思索片刻,才想起来这是好久不见的身姿。

眨眼间,身穿橘红色裙子的沈姿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宁墨只是抬眸悄悄看她一眼而已,然后就低头继续吃饭。

只要沈姿不找她,她是坚决不会主动对上沈姿的目光的。

“哟,你们在吃饭啊?”

“姿姐,你要一起吃点吗?”沈南思问道,对于沈姿这种阴阳怪调,她实在不怎么喜欢。

不过沈南思早已经知道沈姿是什么样的人,也就懒得和沈姿计较。

沈姿的目光从宁墨身上掠过,她嗤笑一声,“对着这样丑的人,我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啊?之前我过来见过她一面,回去之后我好久都没能吃好一顿饭。思思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丑的人呢?要是我这么丑啊,我肯定就不活了,活着也是吓唬人。”

简直可恶!这沈姿一点教养也没有!宁墨单手悄然握成拳头,心想,如果自己现在不是林沫,早已经将沈姿打成丑八怪了。

沈南思尴尬地笑道:“姿姐,长相都是爸妈给的,天底下还有那么多残疾的人呢,难道身体有所残缺的人都得去死啊?生命的意义,又不只在美丑上面。很多长相不如意的人,他们心灵很美的,相反的,世界上有很多长相很精致的人,可他们心灵很丑陋啊。换成我的话,我倒是愿意和心灵美的人做朋友,而不是和徒有其表的人做朋友呢。”

沈南思完全不赞成沈姿的思想,从小她和沈姿就说不到一处去,如果不是堂姐妹这层关系在,她断然不会和沈姿扯上任何关系的。

所以,沈南思说完话之后,也不打算喊佣人给沈姿添副碗筷,便低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沈姿似乎也不在乎沈南思对待自己的态度,她再次发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思思,你愿意和这个丑女同桌吃饭,难道是因为她心灵美吗?呵呵,你真当我是那等只看外表的肤浅的人了啊?她是林家的女儿,林东是怎样的野心勃勃,你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是自由恋爱了,再也不兴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了,可是林家倒好,你哥说要娶,他们林家就直接把女儿嫁过来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思思你即便年龄小,也不该不知道啊。林家就这样的女儿,你还说她心灵美啊?她为的是沈家的权势地位来的,她怎么就心灵美了?”

沈姿一番话,将林家贬得一文不值。

沈南思看了眼低头坐在对面的宁墨,觉得宁墨已经很可怜了,沈姿却还这样说她。

沈南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将筷子重重地“啪”在桌面上。

“姿姐,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几个儿女的恋爱是自由的?也就我哥这种天之骄子,才敢这么任性!你怎么知道,在这场婚姻里,人家林沫不是受害者呢?”

“思思,我说了那么多,可都是在为我们沈家着想啊!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家说话呢。”沈南思的反应,在沈姿的意料之外。

她就是专门挑沈北霆不在家的时候,过来找麻烦的,岂料沈南思这个小妮子,一点也不懂事。

宁墨此时停止吃饭的动作,也弱弱道:“其实我知道沈先生并不爱我,我呢,我也想嫁给爱情,所以知道这场联姻的时候,我也想反对的,可我爸爸……我爸爸他很强势……我也想回家去的,可是爸爸他已经把我送到这儿来了,我如果回家的话,他会打死我的。我很抱歉,真的,让你们这么讨厌我,都是我的错。”

“姿姐,你听到没有?人家也想嫁给爱情!我哥虽然很优秀吧,可他如果不在乎他的老婆,做他老婆的人是很凄惨的,没有人愿意守活寡!你怎么就不为人家林沫考虑考虑呢?她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来这里挖苦她!就好比你说,如果当初李家的人娶了你,却不爱你,娶你回去守空房,你乐意啊?”

沈姿当初就是被李家给退婚的,李家少爷和她有婚约,但李家少爷后来喜欢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了,冒死来退婚了。

因此,沈姿成了整个上流圈子里的笑话,至今此事还是她心中的痛,谁都不能说。

现下沈南思说了出来,她顿时眉头倒竖,脸色沉冷。

宁墨大概看出了点什么秘密,弱弱地加了把火:“原来姿姐也有痛苦的经历啊,姿姐你也真是的,你的痛苦你不许别人提起,却总是拿我丑的事情来伤害我,我丑也不是我的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