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北霆这幅神情,落入宁墨的眼里,她不是不感动的。

但她还是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道:“你把医生吓坏了,谁来给我治伤啊?既然你把我带到这儿来了,就完全交给医生吧。”

沈北霆蠕动了两下嘴唇,这才点点头。

推车带着宁墨进了手术室,沈北霆要跟进去,宁墨却先一步将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来,并将他的手往旁边推开。

沈北霆看看她苍白的脸,又看看自己被推开的手。

手术室的门,就这样关上了,他被隔在了外面。

看着眼前关闭上的门,沈北霆竟在一瞬间,感觉自己和宁墨被隔开了,现在他在一个世界里,宁墨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这感觉让他很心慌,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从未有过的心慌。

他抬手想要砸门进去,可就在拳头即将砸到门上的一刹那,他蓦地想到刚才宁墨的那个眼神。

那个眼神分明是让他在外面,不要进去。

是啊,刚才她都疼成那个样子了,却还开口让他不要吓到医生。

如果他现在砸门进去,是不是在处理伤口的她,也会跳起来,让他离开手术室?

想到这种可能性,沈北霆拳头一转,砸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在去找姜伦之前,是他在心里默默说的,要护她安全。

哪怕到了姜伦面前,他还是这样说,可现在受伤的人是她。

这些想法一进入脑海中,就再也驱逐不掉,他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墙壁上,手指关节的地方,很快就红了。

但他毫不在意。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在最前面。

“沈总……”医生刚要跟他报告宁墨的伤情,沈北霆却已经拨开人群,大步走了进去。

宁墨躺在推车上,脸色依旧苍白,但她是清醒着的。

“怎么样?”沈北霆大步过去,语气急切地问。

宁墨看着他,眼珠子转了转,沈北霆这么关心她,她不可能感受不到的,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关心她?

她摇了摇头,“我还好,医生已经帮我处理了伤口,伤口也已经缝合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

“嗯,这就好。”沈北霆这才真的松了口气。

护士将宁墨推到普通病房里去,医生交代了他们几个注意事项,便带着护士一起离开了。

空旷的病房内,便只剩下他们两个。

宁墨打了个哈欠,“沈先生,时间很晚了,我想睡觉了。”

沈北霆坐在床边看着她,“你睡,我在这里守着你。”

“……”宁墨想了下,问道:“你这么晚不回家,却在外面守着一个女孩子,你妻子不会介意吗?”

沈北霆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看着宁墨的眼,宁墨却垂下眸子。

“我知道你们有钱男人,在外面总是有好几个女人的,也知道很多男人都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但是沈先生,我不是你的那份彩旗,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当时那种紧张的情况下,我想,换做任何一个善良的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冲上去救你的,所以,你其实不必太过感激我。更何况,你已经送我来医院了,医药费你也全都负责了,你真的不用再为我感到内疚。”

沈北霆的眉头皱得更深,宁墨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周围气压的变化。

下一瞬,她的下巴忽然被他掐住,她被迫抬起头来,就对上一双满是风暴的双眼。

“我从没把你当成外面的彩旗。”

“可你有妻子,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吗?沈先生,其实你是否有妻子和我也没有关系,但问题是你有妻子了,所以你不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不回家当然我也没资格管,可是你这么晚了还陪在我这个和你毫无关系的女孩身边,我被迫成为第三者,我很过意不去啊,我生而为人,我会为此感到很抱歉啊。”

靠啊!为了将沈北霆支走,她不得不说这样一番话,真的是……太刺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不高兴,甚至有些生气了,她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她的本意其实不是伤害他啊,她只是想将他支走而已。

在她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走啊啊啊!

“这些都是你心里的想法?”沈北霆沉声道:“你在赶我走吗?宁墨,你可知道,从未有人敢像你这样对待我?”

宁墨觉得周遭的气压低到,地上的蚂蚁可能也感受到了。

别说蚂蚁了,她这会儿也有些胆颤。

“沈先生,你是不是没有被女孩子拒绝过?但我是正经女孩子,所以,不正经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就算你再怎么有权有势,我也还是会这样对你说话。”

沈北霆目光依旧冷冽地看着她,明显很生气,宁墨浑身都紧绷了,受伤的地方更加疼痛。

大概过了几秒钟的样子,沈北霆微微松开了她的下巴,但他强大的气压还在,宁墨不敢放松。

半晌后,沈北霆竣冷道:“在我心里,你也一直都是正经女孩子,你为我受伤了,我只是想留在这里照顾你而已,其他的我没有想到,也忽略了我留在这里会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宁墨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所以呢?沈先生,你接下来肯定是要走了吧?

“我去跟医生再具体了解一下你的伤势,然后我就离开医院,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沈北霆说完就站起身来,毫不留恋地往外走了。

宁墨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感觉到内心浓浓的失落。

等了半个小时,医生和护士再度进来查看她的伤口,从他们口中她确定沈北霆已经离开了,她说不出自己心中什么感受。

她在医院待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她就悄悄离开医院,回沈家别墅了。

在沈家别墅里,她也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里养伤也是没问题的。

不过,她后背的伤挺深的,只是幸好没有扎到骨头而已,翻墙进屋的时候,她更是一不小心动作大了,扯到了伤口,疼得她直吸凉气。

她正准备站住不动,等这一阵疼痛缓过去再回床上躺会儿,岂料敲门声忽然响起。

“大少奶奶,大少爷找你有点急事,请你出来一趟。”佣人在外面喊道。

天没亮啊,才六点钟啊,沈北霆就找她?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