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凤。

天帝的身体明显晃了一下。

天后心里升腾起狰狞的恨意,她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把那个恨压了下去。

“天帝,明智一直对晚晚照顾有加,晚晚对他也有好感,这个时候,唯一能让晚晚走出妖王带给她伤害的,就是成亲。”天后说道。

“成亲!”天帝拧眉出声。

“是,晚公主大婚,妖王也会接到消息,他刚刚受到重创,这个时候无力做什么,等他恢复,晚晚已经跟明智成亲,到时候,妖王就会放弃,一场浩劫也会因此消散。”天后说道。

天帝身侧的手微微收卷,他知道让向晚成亲,她必然痛苦万分,但,如,天后所说,仙妖若是强行结合,之后必然受到天谴。

就像,自己和七凤。

天帝不知道自己是该让向晚去追求幸福还是该护她周全平安此生……

“墨白。”天后放柔了声音,“七凤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一定不希望晚晚步她的后尘,她一定希望晚晚平安快乐,明智你也知道,他的人品样貌俱佳,并不比君陌离差,晚晚跟君陌离认识一共也没多久,她现在年轻只觉得刺激就是喜欢就是爱,等她跟明智成亲之后,她才会懂什么是真正的情爱。”

天后看着天帝,是在说向晚的事,也是在说她自己,她陪了天帝上亿年,但,天帝的目光始终都不在她身上,他们之间从前是相敬如冰,现在更是,他们共同执掌仙界,但,并不是真正的夫妻,她心里痛。

“朕,朕会考虑。”天帝转身往外走。

“天帝,晚公主的婚事,该由我这个母亲做主,您安心,我会说服晚公主成亲。”天后看着天帝的背影说道。

天帝的脚步顿了一下,没应声,接着离开。

天后眸底闪过一抹冷光,向晚,必须要嫁给明智。

转天。

向晚疼醒,即使是手臂被接上,但那种真实的断臂之痛还在。

“嘶……”

“现在知道疼了。”天后清冷的声音响起。

向晚身体一僵,垂眸,没应声。

天后也不在意向晚的态度,昨天,她逼着她断臂,向晚心里明白,对自己,她现在肯定是充满了怨……

天后缓步上前,她从来不在乎向晚对她如何,如何看她,她与她而言,只是一个屈辱的存在,死了才最好。

“吃了。”天后递过去一颗丹药。

向晚眨眨眼,没接。

天后坐在床边,直接把丹药送到了向晚的唇边,“本宫亲自炼的玲珑丹。”

玲珑丹是仙界的至宝之一,只有天后能练出来,可以提升功力修复损伤。

向晚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开了嘴。

天后等向晚吃下之后,缓缓的开口,“本宫跟你父皇商量过了,七日后,你跟明智成亲。”

向晚猛地抬头看着天后,“母后!晚晚不想成亲。”

“你之前不是还喊着要跟君陌离一起,怎么这会换了一个新郎,就说自己不想成亲了?”天后问道,神色淡漠,眸底的厌恶几乎掩饰不住。

向晚低着头不曾看到。

“母后,晚晚现在身心俱疲,没有能力接受一段新的感情。”

“不用你接受,明智有耐心等着你,本宫已经让人宣布你的婚事,你若是胡闹,明智就会颜面扫地,明智一直对你不错,你也不想他因为你落得众人嘲弄的下场。”天后说道。

“母后!”向晚拧眉出声,“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本宫若是不帮你,你以后会更痛苦,相信母后,明智会给你幸福,君陌离回妖界之后,说不定很快就会忘记你,妖界什么妖媚的女妖没有。”天后说道。

向晚的手猛地收紧,手腕的痛尖锐的袭来,她眉心一蹙,“母后,晚晚不想成亲。”

“由不得你。”天后变了脸色,她的耐心本就不多,对向晚更是少之又少,“你安稳的成亲,你若是敢闹,本宫就带着亲兵杀到妖界,铲平妖界!”

向晚瞪大了眼睛看着天后。

“本宫说到做到!”天后甩袖离开。

向晚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意识,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逼她,为什么……

向晚把头埋在膝盖里,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浸湿了衣衫。

“公主,别哭了,吃点东西。”沫儿心疼的伸手抱了抱向晚。

“沫姑姑。”向晚靠在沫儿怀里,哭出声音。

沫儿无奈的直叹气,“公主,明智上仙,是,是个不错的仙。”

向晚看着沫儿,“母后真的已经宣布了?”

“是。”沫儿迟疑了一下还是应声,“天后已经宣布您和明智上仙七日后成亲,妖界也会接到消息。”

向晚长睫颤了颤,天后总是这样,她从来不关心自己的感受,她眼中仙界的一切都比她重要,她什么都比不过,她甚至不能有自己的喜好,若不是父皇护着,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公主,明智上仙……”沫儿还想劝上几句。

向晚却开口,“沫姑姑,我想休息。”

沫儿叹了一口气,起身,出了房间。

向晚瞪着眼睛看着上方,很奇怪,这会眼泪像是消失了一样,没再出现。

她只剩下心疼,她不能走,她若是走了,能去哪里?人界,逃不过天后的手段会被追回来,妖界?天后真的会发兵妖界。

君陌离爱民如子,她不能毁了他的妖界。

向晚吃力的吐了一口气,她嫁!她嫁!

向晚痛苦的阖上眸子。

“公主。”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

向晚睁开眼,入目是明智的笑脸。

向晚愣怔。

“怎么了,看见我这幅表情,不高兴?”明智伸手小心的把向晚扶了起来。

“我……”

“做了你爱吃的菜。”明智回手小桌子落在向晚身前,菜肴跟着落下,明智拿起勺子,成了一碗汤送到向晚唇边,“先喝一点,润润喉。”

“明智哥哥,我不饿……”向晚微微偏了偏头。

明智手微微顿了一下,“公主,我知道,你不想跟我成亲。”

向晚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声。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妖王。”明智压低了声音说道。

向晚长睫颤了颤了,她的心疼的发颤。

“我帮你,公主。”明智低声说道。

向晚惊愕的抬眸,帮?

“我帮你,我帮你掩护,你离开仙界去找妖王。”明智看着向晚,一字一顿说的坚定。

向晚愣怔,找阿离?

“我从师父那偷了一瓶凝露,可以掩住你的仙气,天帝天后也不能找到你。”明智接着说道,“你去了妖界之后,让妖王过些功力到你身上,你再服下凝露将功力固定住,你身上就会有妖气。”

“明智哥哥……”

“公主,我希望你幸福,去了妖界之后,就别离开,天后若是没有十足的证据,不能对妖界宣战,妖界的实力雄厚,若是掀起战争,人界必然生灵涂炭,她说的话,吓唬你的成分居多。”明智继续分析道。

向晚眸子里的光慢慢的亮了起来。

“真的吗?”

“嗯,公主,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妖王欺负你,随时回来,明智哥哥帮你。”明智看着向晚,眸底是化不开的温柔。

向晚长睫轻颤了一下,明智看她的眼神跟君陌离看她的眼神一样,从前她不懂,但现在她知道,那是爱……

“明智哥哥,我若是走了,你……”

“我无妨,其实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你爱的是妖王。”明智看着向晚,“不要顾虑这个那个,公主,你的幸福最重要,我能善后。”

向晚仍旧有些迟疑,没最终应承。

转眼,六日后,再有一天就是向晚和明智成亲的日子。

整个仙界四处都是红彤彤的一片,天帝的女儿大婚,自然无比的盛大。

公主殿,四处张灯结彩。

“公主,早些休息,明日一早还要化妆行礼。”沫儿照顾向晚躺下,叮嘱了两句,出门。

转眼,向晚已经从不大的孩子长成了待嫁娇娘。

向晚倒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明智下午来的时候告诉她,今晚他会支开侍卫,若是要走,这就是最后的机会。

走,还是不走。

向晚手落在红色的镯子上,镯子滚烫。

向晚眉心轻蹙,眼前晃出一个画面。

君陌离在一个四周漆黑的山洞中,身旁一片朦胧,她能感受到君陌离周身的煞气,从未有过的煞气……

王不要成魔!

向晚刷的坐了起来,刚刚那个声音是竹妖的!

魔!

魔是三界公敌……

阿离成魔!

不行!

向晚刷的起身,迅速的整理好自己,喝了一口明智给她的凝露,念动咒语消失在公主殿。

妖界,中心黑洞。

山脚下,树王竹妖等妖都跪在那。

君陌离从仙界回来之后受了重伤,众妖正准备给他疗伤,君陌离却自己冲到了中心黑洞。

众妖急忙跟着,谁能想到中心黑洞开始晃动,黑洞炸裂,妖魔出……

众妖都无法靠近中心黑洞,只能跪地乞求。

“阿离!”向晚落在众妖面前。

“晚公主。”竹妖看见向晚眸光微亮,这世上若是有谁能阻止妖王成魔,怕是非晚公主莫属。

“阿离!”向晚顾不得寒暄,大步朝中心黑洞走去。

众妖惊愕的看着向晚,她竟然一点阻力都没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