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陌离蹙眉,心口一紧,抬手挥开挡在前面的侍卫,飞身冲了进去。

“妖王,不可擅闯仙界!”侍卫急吼吼的跟了过去,但,妖王法力无边,岂是侍卫跟的上的。

君陌离落在仙界惩戒台的时候,向晚被压在地上,带着花环的手上方一把斩仙刀正要落下。

“晚晚!”君陌离惊呼出声,唤出妖王斩冲了上去,硬生生的抗下斩仙刀。

“阿离。”向晚清楚的感觉到两道强硬的罡风相撞,斩仙刀飞了出去,君陌离踉跄退后几步。

君陌离强压下胸口的翻涌,飞回向晚身侧,把她扶了起来,“天后真是狠毒!”

“狠毒?”天后始终坐在高位上,淡漠的看着君陌离和向晚,“妖王擅闯仙界,阻碍仙界行刑,随便哪一条都是触犯天条。”

“母后,晚晚是真的喜欢阿离,求您成全。”向晚扑通跪在地上,眼泪直掉。

“晚公主,本宫再说一次,记住你的身份,你是仙界唯一的公主,你的夫婿只能是仙!妖王终身为妖,你们仙妖殊途,趁现在情根不重,本宫帮你斩断,免得日后更痛。”天后看着向晚,眸底闪过一抹暴虐的情绪。

君陌离抱起向晚,“天后,本王和晚晚真心相爱,会爱她生生世世,请天后成全。”

天后看着君陌离和向晚,心里汹涌的火焰四起。

“妖王,晚公主已经有了婚配,请你自重。”

向晚惊愕的看着天后,身体颤抖,婚配……

君陌离周身寒气四散。

“天后,没什么仙妖殊途,本王跟晚晚是真心的,我们不会危害三界!”

“本宫只知道维护仙界和平,妖王今日擅闯仙界,本宫不与你计较,现在,请妖王离开,否则,仙界的修罗阵,仙妖同诛!”天后刷的起身。

向晚打了一个寒颤,“阿离,你快走。”

君陌离收紧了怀抱,“晚晚,要走一起走!”

“你快走,修罗阵诛神灭妖,我们都受不住,你走!”向晚一把推开君陌离,朝天后跪了下去,“母后,晚晚求你,不要伤害阿离。”

君陌离正要上前,天后已经招了修罗八神,将君陌离困在中间。

“阿离!快走!”向晚尖叫出声。

“妖王根本不想走,既然不想走,就不用走了!”天后冷声说道,眸底是汹涌的怒火。

“母后,妖王是妖界的王,您若是伤了他,妖界必然大乱,为了三界,求母后放了妖王!”向晚起身朝君陌离冲过去,被侍卫拦住。

“晚晚,不要求她!本王不惧修罗阵。”君陌离双手握住妖王斩。

天后冷哼了一声,修罗八仙同时出手。

君陌离应战,仙力和妖力相互冲撞,整个仙界都是一晃。

“阿离!”向晚想要冲过去被侍卫拦住,“母后,不要打了!”

天后唇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你若真要本宫放过他,便断了他的联系。”

天后的目光落在向晚手腕的花环上。

向晚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花环。

天后没再说话,眸光转向对战的双方。

修罗八仙,是守护仙界的神,只有天帝、天后才能召唤出来,今日君陌离私闯仙界,天后便有了借口召唤修罗八仙。

天地之间,即使是她和天帝也都不可能抵抗住修罗八仙,何况君陌离。

天后眼角余光落在向晚身上,她一手捂着花环,目光紧紧的盯着君陌离,一副紧张的模样,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小唇瓣在打着颤。

这幅狼狈的模样,真是好看。

天后强压下心里的畅快,仙、妖,本来就不匹配,若要犯戒,就该不得好死!

君陌离的唇角已经有了血迹,他在强撑。

修罗八仙合击,重重的打在妖王斩上,君陌离被摔了出去,一口血喷了出来。

修罗八仙正准备进行第二击。

“母后!我断!”向晚尖叫出声。

君陌离吃力的撑着妖王斩要起身,“晚晚,不许!”

“看来,妖王还是不服。”天后淡淡的出声,他们的狼狈与她是最好的风景。

“母后。”向晚惊恐的看向天后,生怕天后一声令下,修罗八仙出手。

向晚用力的出扯花环,小手被花瓣划的血都流下来,花环仍旧完好无损。

“妖王的东西,若是不自己收回,怕是,断不了。”天后薄唇轻启。

“本王,不收!”君陌离起身朝修罗八仙冲了过去,他数万年不曾动心,他品尝了数万年的孤独,他绝对不会放弃晚晚!

“不要阿离!”向晚哭喊着。

修罗八仙合击重重的再在君陌离的胸口。

向晚猛地抽出侍卫腰间的佩剑。

“母后!”

天后看向向晚,向晚单手握着剑,闭上眼见猛地砍断了自己的手臂。

“啊!”

向晚惨叫了一声跌倒在地上。

“公主!”一抹蓝光飞了过来。

“晚晚!”君陌离呼吸都滞住了,一口血喷了出来,踉跄冲向向晚,修罗八仙也被向晚自断臂膀的举动惊呆……

“天后,妖王已无回击之力,我等告退。”修罗八仙恭声说了句,不等天后开口,一起退了下去。

天后拧眉,他们都是天帝的人,若不是她早有准备,这次根本无法驱动他们,。

“晚晚。”君陌离上前,他想抱一下向晚,但,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走……求、求你……”向晚看着君陌离,脸色惨白的像纸一样,眼泪一颗一颗的划下来,君陌离已经受了重伤,若是天后这个时候出手,他不是她的对手。

“晚晚!”君陌离眼眶通红。

“走。”向晚唇边打着颤。

“妖王快走!晚公主为你如此,你若执意丧命,她不是白白牺牲了一只手!”向晚身边的女子,沫儿含泪说道。

君陌离看着向晚,吃力的起身,回头狠狠地看了天后一眼,“晚晚,等我!”

向晚看着君陌离消失,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天后,求您给晚公主接上断臂。”沫儿跪在天后面前,乞求道。

“晚公主,自断手臂,以表决心,本宫岂能辜负了她的心意。”天后冷笑了一声,扔下一句话,带着她的侍女离开。

“天后!”沫儿眼泪急的直掉,天帝去西天做客,这会,只有天后有能力给晚公主接上手臂,若是等到天帝回来,晚公主的手臂……

沫儿正着急,两道白光落在面前。

“天帝!”沫儿眸光一喜。

天帝一言不发,运功给向晚接手臂,君陌离的花环这会已经被向晚的血完全染成了红色。

天机老人心疼的眉心直跳。

天帝运动良久,向晚的手臂才慢慢的接合起来。

先前的花环也变成了血红色的手镯。

向晚仍旧没有醒过来。

“天帝,公主……”沫儿焦急的出声。

天帝上前抱起向晚,朝公主殿走去。

沫儿和天机老人跟着一起去了公主府。

向晚始终没醒,到晚上的时候,开始发烧。

天帝衣不解带,亲自照顾了一夜,向晚才晕乎乎的醒过来,她一夜都在叫阿离……

天帝心疼的紧,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希望她幸福,但。

“晚晚。”

向晚一个恍惚醒了过来,“父皇,阿离!”

“妖王已经回到妖界,安全无虞。”天帝沉声说道。

向晚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见自己的手臂,愣了一下,“我……”

“你的手臂,父皇帮你接好了。”天帝伸手抱住向晚,责怪的话说不出口,他能理解她对爱的执着,她想努力幸福,她其实没错。

向晚伸手抱住天帝,先前的断臂一动,疼的向晚一呲牙。

“现在还不能随意动,要休养一段时间。”天帝心疼的说道。

“谢谢,父皇。”向晚低声说道。

“你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等你伤好了再说。”天帝柔声说道。

向晚点点头,躺在床上,晕乎乎的睡着。

天帝看了向晚一眼,起身,叮嘱沫儿好好照顾,大步出了公主殿。

天机老人等在门前。

“君陌离现在如何?”天帝问道。

“妖王回到妖界之后,直接去了中心黑洞修炼,老臣担心,他会入魔……”天机老人不无担心的说道。

天帝拧眉,一言未发转身朝天后宫走去。

天后住彩云宫。

天后听说天帝在公主殿照顾向晚就料到他会过来。

天帝进门,天后正在饮茶。

天帝一身煞气。

天后一脸淡然。

“彩云。”天帝冷冷的出声。

天后起身,“墨白。”

“你知道朕来的原因。”天帝凉凉的看着天后。

“知道,为了晚晚。”天后看着天帝。

天帝拧眉。

“都退下。”天后一挥手,侍女们都退了下去。

“我知道你生气,我没救晚晚,那是因为我感知到你已经回来了,才离开。”天后说道。

天帝看着天后。

“晚晚会断臂,我也始料未及,根本没来得及阻止。”天后接着说道,“墨白。”

天后伸手去握天帝的手,天帝侧身躲过。

天后的手停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慢慢的收回,“晚晚的身份特殊,若是她真的跟妖王在一起,必然三界浩劫。”

“墨白,你知道仙妖在一起,都不会有好结果,现在若是我不狠一点,他日晚晚可能会步七凤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