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陌离听见向晚压抑的哭声,先是一愣,回过神来,直接闪身进了房间。

向晚趴在床上抱着被子,整张脸埋在被子里,小肩膀一耸一耸的,哭的可怜极了。

君陌离心都要被揉碎,上前,一把抱起向晚,“晚晚,别哭。”

向晚被君陌离抱起来,满脸的泪水。

君陌离心疼的生猛,抬手轻轻的帮向晚擦泪,“别哭,乖,别哭。”

“我不,我就哭,我就哭!”向晚气鼓鼓的说道,扯着嗓子使劲哭起来。

君陌离被向晚哭的手忙脚乱,大敌当前他都分寸不乱,这会,完全乱了。

君陌离抱着向晚,想像上次一样吻她,但向晚完全不给机会,君陌离靠近她就推开他,君陌离只好收紧怀抱抱着向晚,让她在自己怀里哭。

向晚哭了好久,哭够了,一把推开君陌离。

“我要回家。”向晚抬手胡乱的擦了擦眼泪,起身就要走。

“晚晚!”君陌离出声,带着几分怒火。

向晚瞪着君陌离,“你凶我!”

“我不是要凶你。”君陌离急忙拉着向晚的手,他从来不知道女子的情绪如此难以捉摸,喜怒如此……无常。

“你就是凶我,你刚刚跟我说话大声,你要找侍妾,还凶我!”向晚大吼道。

君陌离这会才算是知道症结所在,因为那几个女妖。

“我怎么会找侍妾,她们的话你也信。”君陌离无脑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竹管事管着百花宫,那些女妖是怎么进来的?”向晚梗着脖子,瞪着君陌离,小模样凶悍。

君陌离宠溺的一笑,抬手揉了揉向晚的发,“他们是大臣送进来的,我还没来得及让竹管事送出去,她们就到了你这。”

向晚仍旧瞪着君陌离。

“我若说谎五雷轰顶,死……”

“呸呸呸,不算!”向晚两只小手急吼吼的捂住君陌离的嘴。

君陌离眸光暖暖的看着向晚,他知道她是太在乎他,才会在意那些女妖,那些女妖出现的也确实蹊跷,怎么那么巧,自己和竹管事都不在,而且在向晚面前。

今日树王和几个大臣的话,也让君陌离隐隐的有些担心。

树王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向晚的身份。

若是妖界传开向晚的身份,仙界肯定也会知道,到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就不只是眼前的小打小闹。

君陌离握住向晚的手,他的掌心微烫。

向晚红着脸,抽出自己的手,她还在生气呢!

“晚晚,今天的事肯定是有妖暗中设计,我会查。”君陌离沉声说道。

向晚愣怔,随即反应过来,是有妖想让自己跟君陌离分开!

“你的大臣都不愿意我们在一起。”向晚说道,肯定句。

她是仙界公主,若是她的身份传开,妖界肯定反对的居多,她和君陌离在一起,会给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暂时无从得知。

“树王是站在我这边的。”君陌离说道,树王明确表示,王的选择就是他的选择。

“那就是其他的大臣不愿意。”向晚轻轻的抿唇,她知道她和君陌离在一起一定是千难万险,只是没想到这个难来的这么快……

“妖界的事,我能解决。”君陌离抱住向晚,沉声说道。

向晚缩在君陌离怀里,不说话,良久之后,她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阿离……”

“嗯?”君陌离看着向晚,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很诱人。

向晚唇角动了几动,最终还是没把她心里冒出来的那个小想法说出来,太,太过害羞,还是不说……

君陌离没难为向晚,向晚拉着君陌离用膳。

午膳后,君陌离把人界的事,告诉向晚,总兵最终找到了证据证明知府跟事情有关系,知府其实早就被收买,面上清廉,背后污浊不堪,臭豆腐摊的老板也最终承认他拿了别人的钱,想顺便除掉自己娘子,换个貌美的,而背后的人,是之前酒楼的生意对手。

一场风波下来,那个酒楼比从前生意更好,若冉城也换了知府比从前更加清明,这次的清明是真的清明。

向晚听完之后,感慨了两句。

君陌离本想多陪向晚一会,竹管事却急吼吼的冲了进来。

“王。”竹管事出声,目光在向晚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

“何事?”君陌离蹙眉问道。

“仙界来客,要,要接晚公主回去。”竹管事说道。

这么快!

君陌离和向晚都是一愣,他们刚刚到妖界没多久,君陌离又掩住了向晚的气息,仙界是怎么知道的?

“王……”竹管事出声提醒。

君陌离起身,向晚也跟着起身。

“阿离,我……”

“我去看看,你在这。”君陌离说道。

向晚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君陌离大步出了房间。

竹管事看了向晚一眼,急吼吼的跟了出去,他怎么也没想到向晚的身份竟然是仙界唯一的公主,天帝唯一的子嗣,仙妖殊途,王的情路为何如此坎坷!

前厅。

君陌离大步走了进去。

仙界来客是,天机老人。

“妖王,仙界天机有礼了。”天机老人朝君陌离拱手,他是奉天帝之命来的。

“仙翁免礼。”君陌离应声。

“妖王,老夫是晚公主的师父,奉天帝之命前来,您,还是请晚公主出来,跟老夫回去,现在回去事情还瞒得住,公主不至于受罚,若是天后归来……公主必然要受到刑罚,您也不想公主受伤。”天机老人不等君陌离开口,语重心长的说道。

君陌离蹙眉,他一下想到醒仙鞭。

天后,对自己的女儿出手都这么狠毒。

“妖王,仙妖殊途,您很清楚,若是不许公主回去,天后回来之后,很可能会掀起仙妖两界大战,您这边扣着公主不放,理亏在先。”天机老人接着说道。

“谁跟你说是阿离扣着我的,分明是我缠着她。”向晚的声音响起,她打听了一下,知道是天机老人来了,这才跟了过来。

“哎呦,公主殿下,您就别闹了,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天机老人被向晚挤兑的什么话都说不下去。

“我不回去。”向晚说道。

“你,公主,天帝在等你。”天机老人只好搬出天帝。

“我怀孕了!”向晚忽然说道,这是她那会想到的却没好意思跟君陌离说的,可以留在他身边的办法,有个孩子。

天机老人当时就懵了,“什么!公主,你,你们,竟,竟然……”

君陌离也被向晚的那句我怀孕了给惊到,但,好在某王始终神色淡漠,看不出起伏。

向晚缓步走到君陌离身边,吧嗒坐了下去。

“慢些。”君陌离像模像样的叮嘱道。

“没事。”向晚应声,“师父,你跟父皇说,我不要离开我孩子的爹爹,你们也不忍心看到我们骨头分离,一家离散吧。”

天机老人声音都哽在喉咙里,看着向晚一时间,真是百感杂陈,他想到七凤……

向晚看着天机老人,心里涌上一抹愧疚,正准备在开口的时候,天机老人已经消失在他们面前。

“我师父,走了?”

君陌离握着向晚的手,点点头。

“你那会想说的就是假孕。”

“啊,嗯。”向晚红着脸应声。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假的不行,要真的。你以为仙好糊弄。”君陌离看着向晚说道。

向晚小脸滚烫,他们还没成亲,怎么能。

“晚晚。”君陌离手落在向晚腰间。

向晚看着君陌离,他正一点一点的凑过来,向晚的脸颊滚烫滚烫,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君陌离的唇如期而至。

一仙一妖吻的如胶似漆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

君陌离蹙眉,抱着向晚。

向晚晕乎乎的靠在君陌离怀里。

“王,议事大臣求见。”竹管事恭声说道。

“书房等候。”君陌离应声。

“是。”竹管事应声离去。

向晚坐直了身体,“你去忙吧,我回去睡一会。”

“嗯,我尽快回去。”君陌离吻了吻向晚的脸颊,起身离开。

向晚回到寝殿,刚一进门,看见椅子上坐着一个熟悉的面孔,向晚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母、母后……”

“跟本宫回去。”天后缓缓的开口,不容置疑。

“母后,我喜欢阿离,而且,我、我怀孕了!”向晚急吼吼的说道。

“你是仙界公主,该知道自己的身份!莫说你没有,就算你真的有,也不能生下来。”天后冷声说道。

向晚正要说话,身上忽然多了一条五彩绳,捆仙绳。

“母后……”

天后没应声,带着向晚,消失在寝殿。

百花宫宫外不远处,一袭火红色长袍的独孤楚奕安稳的站在院子里,天后已经把晚儿带走,看来是自己的消息她收到了。

独孤楚奕在院子里慢悠悠的踱步,他今天的计划都很顺利,树王和大臣知道向晚的身份,女妖进百花宫,天后的到来。

独孤楚奕,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一定会拆散君陌离和向晚!

百花宫。

君陌离很快感知到向晚不在百花宫,急匆匆的过去找,寝殿里空空如也,房间里还残留着向晚的气息。

君陌离拧眉,晚晚,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

君陌离直接飞去仙界。

他刚要请侍卫通传。

“妖王,有礼了,天帝天后云游去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公主殿下在人界历练,您请回。”侍卫没等君陌离开口,朗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