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眨眨眼,表示不理解……

“人心险恶。”君陌离淡淡的说道。

向晚抿唇,“你的意思,他有可能是故作清廉?”

“有可能,我们先看看事情之后怎么发展。”君陌离说道。

“嗯。”向晚点点头。

早膳后,君陌离带着向晚去了郊外。

“我们来这边做什么?”向晚好奇的问道。

“我过些功力给你,这里人烟稀少不会有所有影响。”君陌离说道。

“为什么要给我功力?”向晚有些不解的看着君陌离。

“你的法力被封存,总归不安全,万一我临时有事回妖界,你自己我不放心。”君陌离看着向晚说道。

“我们可以吗?”向晚问道,她是仙,他是妖,他们……

“我把法力存在花环上,你通过花环做载体,可以的。”君陌离解释道。

“你的身体……”

“无妨。”君陌离伸手握住向晚的手,向晚的两只手都落在君陌离的手里。

君陌离念动咒语,设了结界,一道白光落在向晚手腕的花环上。

君陌离松开手。

向晚抬手摆弄自己的花环,“谢谢你,阿离。”

君陌离宠溺的一笑,拉着向晚的手缓步往回走。

向晚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君陌离问道。

“我只是有些失望,人类真是复杂,眼睛看到的跟实际的怎么那么不一样?”向晚看着君陌离问道。

“仙和妖也一样,不过人类不像仙妖有法力,地位崇高,所以,才会更受诟病。”君陌离缓缓的说道。

向晚侧眸,“你看的倒是挺透彻的。”

君陌离笑笑没应声,走了几步,君陌离停住脚步。

“不走了?”向晚开口。

“那个该被斩首的男人在监狱里死了。”君陌离说道。

“为什么?怎么死的?”向晚立刻追问道。

“被知府派人勒死的,之后伪造了现场,说是上吊。”君陌离说道。

“太无耻了!”向晚气鼓鼓的出声。

“人的寿命是注定的,那个人的阳寿已尽,我们也帮不上忙。”君陌离说道。

“可是,真相难道就这么埋没了吗?”向晚问道。

“不会,我会想办法让总兵介入,总兵跟这件事无关,他是清官。”君陌离说道,他已经分散妖志把该查的都查清楚了。

“能有用吗?”向晚有些颓废。

君陌离抱了抱向晚,“有用,相信我。”

向晚点点头。

君陌离暗中施法把所有的漏洞都送进了总兵的记忆中,果然,很快总兵开始插手这件事。

向晚微微松了口气。

三天后,总兵已经把事情查的差不多。

“晚晚。”

“嗯。”

“跟我回妖界可好?”君陌离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妖界现在事情不少,他想跟向晚在一起,妖界更要比原来强大,不为了跟仙界争什么,只是为了做好后盾。

“我,我是很想跟你回去,只是,我怕我万一跟你回去,我师父他们会发现我不在人界……”向晚闷闷的出声。

君陌离握着向晚的手微微收紧,“晚晚,我可以掩住你的气息,仙界很难发现你的行踪。”

向晚眸子一亮,“真的吗?”

君陌离点点头,“虽然不是长久之计,但,短时间还是可以应付,我们可以在妖界和人界穿梭,就不容易引起怀疑。”

向晚想了想点点头,“听你的。”

君陌离唇角扬起,将向晚拥在怀里,他其实是有一点担心的,怕向晚不想跟自己这么折腾,但,结果让他很满意。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向晚的心思,这样很好。

“这边的事,有结果你要告诉我。”向晚说道。

“我们回去很快就会知道结果。”君陌离说道。

向晚点点头,拉着君陌离的手,君陌离念动咒语,向晚手上的花环瞬间绽放出五彩光芒将向晚整个都包裹起来。

君陌离唇角扬起,带着向晚,消失在人界。

百花宫。

向晚落地之后,立刻松开君陌离的手,深吸了两口气,“这里真的好美,阿离,你怎么会比花仙还厉害呢?”

君陌离看着向晚,“仙妖法向不同,展现的东西也不同,只在于你的喜好。”

向晚吐吐舌,表示她听不懂君陌离的话,“阿离,你其实可以成仙的吧?”

君陌离抬手揉了揉向晚的头发,她的意思他自然明白,他们若都是仙,能在一起的几率就会增加许多,但是,他不能。

“妖王终身为妖。”

向晚伸手勾住君陌离的脖子,“你是小妖精,我也喜欢。”

君陌离被向晚一句霸气的情话说的俊脸滚烫,低头吻住向晚的唇。

向晚生涩的回应。

一仙一妖如胶似漆的时候,听见脚步声。

向晚急忙推开君陌离。

君陌离蹙眉侧眸。

不远处竹管事整个惊呆在那,连后退回避都忘了……

向晚小脸滚烫转身跑进房间里。

君陌离轻咳了两声,竹管事才回过神来,躬身行礼。

“王……”

“何事?”君陌离问道,俊脸上仍有一抹红晕。

“是树王求见。”竹管事说道。

“知道了。”君陌离应声朝前厅走去。

他走了之后良久,竹管事还在站在原地,百花宫真的要办喜事了,他一时间感慨良多,竹管事跟在君陌离身边已经数万年,君陌离素来讨厌妖媚的女妖,他一直替君陌离担心,身为妖王过得这么清心寡欲显得有些清冷,如今,王终于有了心仪的妖,真是太好了。

向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竹管事还在那站着,笑的傻傻的。

“竹管事你在做什么呢?”向晚问道。

“属下无事。”竹管事急忙应声,神色比从前又恭敬了许多,之前向晚只是妖王带回来的女妖,现在,他们之间有了肌肤之亲,以妖王的脾气,必然会给向姑娘一个名分,到时候,她就是妖后。

向晚笑笑,“我去给阿离准备午膳。”

“姑娘请。”竹管事急忙行礼,请向晚先行。

向晚去了厨房,唇角始终带着笑意,回到百花宫她心情大好,对这她总有一种亲切感,像是她的家一样。

向晚准备好午膳,带着菜肴上了餐桌,君陌离还没回来。

向晚准备去前院看看,刚一出门,就看见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妖嬉笑着走了过来。

向晚蹙眉。

女妖们看见向晚,顿住脚步。

“你就是王一直带在身边的婢女?”中间的女子挑眉问道,她穿了一件红色的纱裙,玲珑身段清晰可见,脸上带着娇媚的笑。

向晚眸底一片森寒。

“与你何干!”

“哈哈哈。”女子笑起来,身边的女子也都跟着笑起来,像是在嘲讽向晚一样。

“怎么会与我们无关,从今日起,我们都来伺候王,你在王的身边,想必对王非常了解,有些王的喜好,你该跟我们姐妹多说说才是。”女子娇笑着说道,丝毫没有一点含羞的意思。

向晚拧眉,“都给我滚出去。”

女子们也都冷了脸。

“你一个婢女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滚,别以为上了王的床就了不起!还不是连个名分都没有,我们好歹是王承认的侍妾。”

王承认的,几个字生猛的刺进向晚的心里,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怎么还要动手?我们姐妹怕你不成,姐妹们,先灭了她!”红衣女妖第一个冲了上来,照着向晚的面门就是一击。

向晚一个侧身避开,其他几个女妖也跟着出手,将向晚围在中间。

向晚法力被封,虽然君陌离给她过了功力,但并不深厚,和几个万年女妖动手,向晚明显处于劣势。

女妖们正在得意的功夫,一道罡风席卷而来,她们全数被甩了出去,摔在地上,一个个叫的娇媚至极。

君陌离抱住向晚,眸底一片森寒,在他的地方,欺负他的晚晚,简直找死。

“王……”几个女妖看见君陌离立刻没了刚刚的嚣张气焰,一个个娇滴滴的看着君陌离,满眼的委屈,“王,她先动手的。”

“滚!”君陌离冷硬的吐出一个字。

几个女妖自然不肯这么轻易的离开,一个个哭诉不止。

“竹妖!”君陌离低沉的声音响彻百花宫。

竹管事闪身出现。

“王!”

看见一地的女妖,竹管事也是惊了一下。

“全部轰出去,宣旨,再有女妖踏入百花宫一步,赐妖王真火!”君陌离声音冷的渗人。

“是。”竹管事急忙应声。

女妖们一个个面如土灰,妖王真火……魂飞魄散。

竹管事立刻清场。

院子里剩下向晚和君陌离。

向晚一把推开君陌离的手,转身大步朝房间跑去,进门之后,利落的锁了门。

君陌离急忙跟过去,向晚锁门他也看的清楚,区区一把锁一道门根本就挡不住君陌离,但,向晚的怒火能……

君陌离知道向晚在生气,而且气的不轻,不知道那些女妖说了什么。

君陌离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站在房间门口。

向晚则是直接钻进了被子。

那几个女妖说她们是妖王认可的侍妾!

向晚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这里是百花宫,没有君陌离的允许,她们怎么可能进的来?不可能!

所以,她们说王承认的,是有几分可信度的,即使不是君陌离的意思,他至少是有一丝迟疑的……

越想向晚觉得越委屈,眼泪直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