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眨眨眼,一脸的期待。

君陌离抬手,一仙一妖凭空消失。

他们在结界里。

“阿离,我们做什么?”向晚含笑好奇的问道。

“带你看看做了亏心事的人。”君陌离握着向晚的小手往里面走,掌心的温度让他的心慢慢的放软,所有在他眼中幼稚至极的行为,因为她的笑变得有意义。

向晚用力的点点头,一脸期待。

一仙一妖进门,灵堂里还有几个邻居在帮着忙活。

老板姓王排行五,叫王五。

“王五哥,您也别太伤心了,知府大人已经判了那个人斩首,也算是给五嫂一个交代。”邻居劝道。

“哎,可怜了我的娘子,一辈子都没享过福。”王五一边说一边膜抹泪,“要是娘子能活过来,我愿意折寿给她。”

邻居正要说话,忽然一阵阴风吹过。

几个人都莫名的打了寒颤。

“真的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灵堂里的蜡烛瞬间熄灭了大半,只剩下灵牌前面的一株亮着。

“啊!”邻居们吓得尖叫出声,胆小的直接瘫软在地上,其他的身体也完全不能动,刚刚那声音分明就是五嫂的声音。

“真的吗?”声音再度响起,王五已经吓蒙了,连滚带爬的要往外走。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真的吗?”声音紧紧的追在王五身后。

“啊不是,不是,假的假的,我不给你寿命,不给不给!”王五大声喊道,身体忽然僵硬的动不了,“谁,谁在装神弄鬼!谁!”

“你推我,你害死我,王五,你该死,该死。”声音在灵堂里回响。

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王五梗着脖子想反驳,但,声音却像是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都发不出来,他的脸色急速惨白。

“我要掐死你。”声音忽然变得尖锐。

灵堂里的人下意识的看向王五,王五一脸呼吸不畅的样子……

就在王五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了的时候,脖子忽然被松开,忽然得到空气,王五一通猛咳。

“今晚的事,你们要传出去,否则,我就挨家挨户的找你们……”声音慢慢的变轻变轻,最后消失。

无形的压力也瞬间消失。

邻居们顾不得许多,能动了之后撒腿就跑。

剩下王五一个人,好容易王五缓过神来,他抬眸,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手脚并用的从灵堂里爬了出去。

向晚看向君陌离,“阿离,这个办法好,这样的话,知府很快就会知道王五灵堂的事,若是他延后斩首,就说明他并没有牵扯其中,若是他继续,就说明他也被人收买了。”

君陌离没应声,带着向晚直接回到客栈附近,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刚进门,君陌离忽然蹙眉。

“怎么了?”

“出了点事,我出去一下,给你设好结界,千万不要走出去。”君陌离来不及多说叮嘱了两句,设了结界,飞身离开。

“阿离……”向晚嘟嘟嘴儿,她也想去的好吗……

君陌离走了之后,向晚坐立难安,君陌离都着急了,一定是大事,他会不会受伤?虽然他是妖王,但,保不齐会受妖算计。

向晚小眉头直蹙,但,没有走出结界,她在结界里自然安全,出去了万一有什么,自己现在法力被封根本无从反抗,到时候可能会成君陌离的负担,她才不要做负担。

向晚一直等,等了两个时辰,君陌离终于回来了。

带着一身血腥气味。

“你受伤了!”向晚急忙上前,眼眶都红了。

“没有。”君陌离急忙出声,“不要哭。”

“我好担心你。”向晚开口,一下就哭了出来。

君陌离手忙脚乱的哄向晚,但向晚的眼泪像是根本止不住一样,君陌离忽然上前,低头吻住了向晚的唇……

四目相对,向晚忘了哭忘了呼吸。

君陌离一手落在向晚的腰间,一手落在她的后脑,微微用力,吻,慢慢的深入。

向晚憋得脸通红。

君陌离带着她踉跄倒在床上,好一会才发现向晚的异常,急忙放过她的唇,“呼吸,晚晚。”

向晚猛地吸了一口气,呛得自己咳了起来。

君陌离急忙扶着向晚起身,轻轻的拍了拍背。

好一会向晚才算是呼吸顺畅。

“笨。”君陌离唇角吐出一个字,看着向晚粉色的唇角因充血变得红彤彤的,心一上一下狠狠地跳着。

“我,我不过是没学过,不像你……”向晚话出口,莫名的酸涩了自己。

“我也没学过。”君陌离开口。

向晚惊愕的抬眸,“你不是妖王吗?没有妃妾?”

“百花宫你没去过,里面有没有女妖你不清楚。”君陌离凉凉的出声。

向晚眨眨眼,对啊,她去过百花宫,百花宫一个女妖都没有的,连侍女都没有,也就是说君陌离没碰过女妖。

想着,向晚唇角扬起。

君陌离的脸忽然凑了过来,“开心。”

“嗯。”向晚傻兮兮的应声。

君陌离轻笑出声,他爱极了向晚现在的模样,唇慢慢的压了上去,“学会呼吸,不会也没关系,我教你,慢慢教。”

向晚心跳如鼓,慢慢的阖上眸子,君陌离的吻如期而至。

她愣怔,下意识抓住君陌离的手。

君陌离的动作停住。

太快了,他们,太快了。

君陌离刷的起身,背对着向晚,手一挥,向晚的衣服又完整的回到她的身上,“本王失态了。”

向晚下意识的扯过被子,小脸滚烫,不知道如何应声,她刚刚其实是有点期待的,她……

好一会一仙一妖都没出声,君陌离在回身的时候,向晚已经抱着被子睡着。

君陌离嘴角轻抽,还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君陌离眸底满是宠溺,抬手身上染血的衣衫瞬间消失,缓步上了床,伸手把向晚直接捞进自己怀里,他清楚他们想要在一起,很难,很难,他是妖王,她是仙界唯一的公主,他们之间隔着两界,他们的结合不会受到任何祝福,很可能会引起仙界和妖界的混乱。

君陌离拧眉,但,他还是想努力一次,想跟她在一起……

夜安安稳稳的度过。

转天,向晚醒过来的时候,君陌离还在睡。

向晚发现君陌离的脸上有一抹不健康的白,眉心轻蹙,昨晚,他去干吗?那会他、他忽然亲上来,后来还差点、差点……就没来得及问。

君陌离忽然睁开眼睛,看见向晚正盯着他,直接吻了上去。

向晚本能的伸手勾住君陌离的脖子。

好一会,君陌离才松开向晚。

“以后不许勾引我,否则,我若是吃了你,后果自负。”君陌离看着向晚认真的说道。

向晚小脸烫的厉害,妖界都流行说话这么露骨的吗?

“你,你昨晚干嘛去了?”向晚换了话题。

君陌离微微拧眉,“昨晚有两个妖在郊外大战,我担心他们惊扰人界,引起仙界的不满,就过去看看。”

“很多妖在人界吗?”向晚问道。

“不多,只有修为极高的妖才能突破妖楼到人界来。”君陌离说道,“所以昨晚制住他们的时候,费了点力气。”

“你脸色不太好,真的没事吗?”向晚关心的问道。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君陌离应声,他昨日来回在妖界人界穿梭,体力耗费的比较多,加之昨晚又控制了两个修为不低的妖,再把他们传送回妖界,比较疲惫。

“那你再睡一会。”向晚伸手去抱君陌离。

“晚晚。”君陌离伸手抓住向晚的小手。

“嗯?”向晚看着君陌离。

“我对你,是认真的。”君陌离看着向晚,他们之间原本就只有呼吸的距离,君陌离的气息几乎落在向晚的脸颊上,微烫。

向晚眨眨眼,不知道怎么回应。

君陌离凑近一点,“你呢?喜欢我吗?”

君陌离俊脸滚烫,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说过最肉麻的话……

向晚下意识的点头。

“晚晚,说你喜欢我。”君陌离唇角扬起,带着几分蛊惑。

“我,喜欢你。”向晚红着脸说道。

君陌离笑的灿烂。

向晚直接把头藏在了君陌离的怀里。

“我们在一起不会很容易,但我会努力。”君陌离低沉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像是直接落在向晚心里一样,清清楚楚,深深刻刻。

“嗯。”

一仙一妖又睡了好一会,才起身下楼一起用了早膳,向晚响起昨天被杀的王五嫂,跟小二打听。

“您二位是不知道,事情峰回路转,王五的几个邻居去衙门报案说王五嫂显灵了……”小二兴致勃勃的说道,整个若冉城的人现在都在讨论这件事。

王五家的几个邻居被‘王五嫂’恐吓了,一刻都不敢闲着,见人就说,这么稀奇的事,大家很快就传开了。

“知府什么意思?人还杀不杀了?”向晚看似好奇的问道。

“不杀了啊,知府是出了名的清官,他一听事有蹊跷,立刻就收回了命令,说是要彻查此事。”小二说道。

向晚松了一口气。

小二离开之后,向晚凑到君陌离身侧,“阿离,这下我们省事了,这个知府是个清官,跟这件事肯定没关系。”

君陌离看了向晚一眼,“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