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向晚身上。

向晚大步上前,“我刚刚就在旁边,我看见是他把老板娘推出去的。”

老板看着向晚的小手指着自己,心忽悠了一下,向晚的本事他看见了……但,性命攸关,这会他也顾不得什么本事不本事的,只要她进了监狱,就一切都简单了,里面的人自然有办法让她开不了口,而且,她长得实在美艳,说不定会被卖进醉香楼,到时候,自己也去乐呵一把。

老板想着,哭着开口,“姑娘,都是在下的错,刚刚您出手帮在下,在下没给到您要的银子数,真是抱歉,在下真是一时间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但,即便如此,姑娘您也不能如此冤枉在下啊……”

向晚愣怔,什么情况,她什么时候朝他要过钱?

“原来是勒索不成,做伪证的,来人带回府衙一并受审。”

“你们敢!”向晚瞪着众人,正准备暗中运用法力惩罚一下他们,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法力竟然失灵了,耳边是天机老人的千里传音,只有一句,公主历练期间,法力被禁……

特么,向晚好像骂爹,手指收握了两次,向晚抬眸看着众人,“本姑娘跟你回去就是,见到你们的官,本姑娘定要当面指正他,他能用如此手段杀了他的妻子,必然感情不和,你们四处问问,就会清楚。”

“官爷如何办案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女子来教。”为首的官差不耐的说道。

向晚冷着脸。

上来两个官差,向晚没动他们押着,大步走在前面。

很快到了府衙的地牢。

一起抓进来的还其他几个大家的男人,男女分开关押。

向晚被关在女牢的最里面位置,空气中满是潮湿的气息,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向晚拧着眉,被关了起来。

地上只有稻草可以坐,但稻草已经长霉,下面爬着各种虫子。

向晚站在地中央,她以为很快就会提审,却没想到,她站了好一会,根本没人过来找她。

向晚推着门喊道,“狱卒!”

向晚好了好几声,才听见一个不耐的声音应声,“喊什么喊赶着去投胎!”

向晚一肚子的火,真想一脚踢过去,就算她现在没有法力,她还有一身功夫,好歹练了近万年,人类肯定是打不过她的。

“就你,新来的,脾气不小,还敢瞪老娘!”狱卒晃动着肥胖的身子走了过来。

向晚眸底一片森寒,“我问你,为什么还不提审我,我是人证!”

“呵,什么证不证的,就那官司,已经板上钉钉,那边已经判了明日午时斩首。”狱卒看着向晚,说道,眸底浮上意味深长的光。

“凭什么,我是人证,都没听过我的证词,怎可直接宣判,你们这是草菅人命!”向晚气急。

“呵,呦,怎么把你急成这样,难不成你跟那个男的有一腿。”狱卒打趣道,看向晚生气,心情不错。

“你!”向晚单手指着狱卒,“速去告诉你们那个什么昏官,本姑娘是人证,若是他现在改错还来得及,否则,本公主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公主,呵,您还公主呢……别闹了。说不知道皇上只有一个公主已经远嫁,你冒充也冒充个不容易被识破的。”狱卒哈哈大笑。

向晚身后的手紧握成拳,真是忍不了了,一抬脚直接踢碎了牢房的门。

狱卒当场就给吓蒙了,往后退了几步,大喊,“越狱啦,有人越狱啦!”

门口的官兵呼啦啦的往里面跑。

向晚也不客气,抬手就打,一路往外冲,一直冲到了院子里,正要继续往外走,一排排弓弩手已经齐刷刷的举着弓箭对着向晚。

向晚蹙眉,她若是有法力,多少人都不在话下,但现在,她跟凡人无异,若是受伤必然会被带回仙界,她就见不到阿离。

向晚正在沉思的功夫,已经有人喊了放箭。

箭齐刷刷的朝着向晚飞了过来。

向晚还没来得及后退,腰间多了一只手,一道红光闪过。

“独孤楚奕!”向晚眸底满是惊喜。

独孤楚奕心里暖的厉害,抬手一挥,箭瞬间落了一地,独孤楚奕带着向晚飞身离开了监牢,同时朝空中洒了些东西。

两人落在向晚的房间里。

“你刚刚撒的是什么?”向晚问道。

“忘泉水。”独孤楚奕答道,“他们所有人都会忘记你曾经存在过。”

“谢谢你。”向晚道谢,“独孤楚奕,那个人真的很恶毒。”向晚把事情的经过跟独孤楚奕说了一遍。

“嗯。”独孤楚奕应了一声。

“嗯?就完了,明天那个无辜的人就要被斩首了。”向晚说道。

“跟我们没有关系,这是人界,他们有他们的规则。”独孤楚奕说道。

“但是,这些人明显是被收买了,那个人不就冤死了吗?真正的凶手还在外面逍遥自在,这不公平。”向晚说道。

“你想如何?”独孤楚奕问道。

“我想拨乱反正,不让他们行刑。”向晚说道。

“晚儿。”独孤楚奕看着向晚。

向晚微愣,这个称呼好亲切,但是,他们已经熟悉到那种程度了吗?

独孤楚奕见向晚没开口反对,唇角微微上扬,“晚儿,人类有人类的规矩和宿命,你不能改变,否则就是逆天改命,会受天谴。”

“可是。”向晚嘟着嘴儿,心情不美了。

独孤楚奕以为向晚是听进去了他的话,“晚儿,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哦。”向晚应了一声,独孤楚奕离去,其实,独孤楚奕来是有些事情要做的,不过跟妖界有些关系,要背着君陌离。

若不是他用一丝妖志跟着向晚知道她有危险,他是不会过来的。

独孤楚奕离开之后,向晚回到床上,晚膳都没吃,一个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情压抑的厉害。

此时,妖界。

君陌离清楚的感觉到向晚在不高兴。

“树王,本王会离开几日,妖界的事你暂时代管,若有紧急的事,再用妖志通知本王。”君陌离吩咐道。

“是,臣遵命。”树王应声。

君陌离一个悬身消失,他落在向晚床前的时候,向晚正抱着被子长吁短叹。

她一抬眸,正看见君陌离,先是一愣,接着刷的起身一把推开被子,直接朝君陌离扑了过去。

君陌离本能的伸手接住向晚,“晚晚。”

“阿离,你回来,你回来的真快,真是太好了。”向晚眸子里满是笑意,抱着君陌离的手不断收紧。

君陌离身体从微僵到滚烫,收紧怀抱。

“回来了。”

向晚猛地回过神来,自己刚刚好像太过热情,她急忙退出君陌离的怀抱,小脸滚烫,“那个……我那个……”

“你怎么不开心了?”君陌离开口问道。

向晚眨眨眼,“你知道我不开心,所以才这么快回来的?”

“嗯。”君陌离点点头。

向晚眸底满是感动,“阿离,你对我真好。”

君陌离俊脸微红。

“我跟你说原因。”向晚拉着君陌离坐下,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自然独孤楚奕救她的事情也说了。

“独孤楚奕救了你?”君陌离蹙眉。

“是啊。”向晚应声,“但他不让我多管闲事,但但是,阿离,这件事多少跟我也扯上点关系,我不能不管,我会过意不去的。”

君陌离看着在自己身边嘀嘀咕咕的向晚,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她傻傻的、笨笨的……

“阿离、阿离!”向晚叫了两声,君陌离才回过神来。

“嗯。”

“阿离,你说我们怎么做才能在不违背人界规则的情况下,帮助那个人,明天午时,他就被斩首了。”向晚说道。

君陌离看着向晚,“找人管。”

“人?”向晚眨眨眼,表示自己不太明白。

君陌离抬手捏了捏向晚红扑扑的小脸,他真是太喜欢向晚这幅模样,捏完了之后,动作僵住,他刚刚的举动,是不是有点轻挑?

“阿离,为什么捏我的脸?”向晚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本王,本王想,可以找若冉城知府的上一级官员,来接办此案。”君陌离果断的错开了刚刚的话题。

“对啊,这个可以。”向晚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分散,其实,某姑娘是神奇的不讨厌君陌离的亲近,所以,配合他打哑谜。

君陌离微微松了一口气,“现在要看,知府是不是参与其中,如果他参与其中,咱们就去找他的上级,若是他只是被蒙蔽,咱们提醒他就是。”

“嗯,你真聪明阿离。”向晚笑着称赞道,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君陌离轻笑出声,“下楼用膳。”

“好。”向晚起身跟着君陌离下楼用了晚膳,一仙一妖吃了不少,吃饱之后,向晚提议在路上走走。

两个人晃晃悠悠的到了一处民宅,民宅门口挂着雪白色的布,在办丧事。

向晚蹙眉,正准备拉着君陌离离开,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的娘子,你走的真是冤枉啊……”是臭豆腐摊的老板,正在哭丧。

“是他。”君陌离出声,看着向晚。

向晚气鼓鼓的嘟着嘴儿,“是啊,生气。”

“帮你出口气。”君陌离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