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在干什么!”

薛菲菲愤怒的大叫着,眼睛里却止不住的流出了泪水。

“不是让你离开吗?为什么还在这里?”

薛菲菲像是脱力了一般,猛地软倒,跪坐在地上。手里提着的桶嘭的一声摔在地上,里面透明的液体微微溅了出来,洒在一旁的地面上,发出呲呲的响声。

“为什么不离开……你说的轻巧,你现在的状态很不正常啊!我能就这么抛下你不管吗?”

孔哲皱眉问道:“还有你手里是什么东西,外面的气味又是什么?是不是你弄得?”

孔哲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薛菲菲却没有立即回答。

直到孔哲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薛菲菲却突然开口。

“……苯丙氢钠,一种挥发性气体,味道类似氨气和氮气的混合,橡胶和纯铁的混合物再特定的温度下,经过高压电击后产生……”

“啊?”

孔哲愣了愣,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没等他问出来,薛菲菲就自顾自的继续说了起来。

“……与漂白剂点燃产生的气体相遇,会产生剧烈的燃烧,燃烧速度大概是氢气的十点三三倍……”

薛菲菲自顾自的说着意义不明的话,孔哲原本还有些疑惑,不过看着她手里的东西,他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猛地收缩。

“喂……你,你手里的……该不会是……”

孔哲咽了口唾沫,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根据薛菲菲的话让他联想到了一种可怕的情况。

他紧紧的盯着跪坐在那里的薛菲菲,希望能从她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然而他终究还是失望了。

“……嗯,你想的没错……”

薛菲菲仍旧低着头,声音古井无波,只是微微颠了颠手里的桶:“——这是在厕所里找到的洗涤剂!”

孔哲心里猛地一沉。

洗涤剂和火机,还有外面刺鼻的气味……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预示着一个结果。

孔哲是没听说过劳什子氢钠的化学气体,但是依然不妨碍他听懂薛菲菲的话。

如果说是别人的话,那孔哲才不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整个会场充满这种奇怪的气体,但是薛菲菲却不同,这个实验狂人,做出任何事来他都不会觉得惊讶。

燃烧速度大概是氢气的十点三三倍……

孔哲想起刚刚薛菲菲的话。如果说外面的真是这种气体的话,那么这么浓郁的气体笼罩在会场里,一旦被点燃,会造成什么后果,用脚后跟想也能想出来。

而更重要的是,安全区的防护罩,这个平时用于抵御魔兽的进攻,给人安全感的东西,此时却使得整个安全区内成了一片密闭空间。一旦产生爆炸,那么威力会比在其他地方强大个几倍都不成问题!

可以说,他们现在已经不是身边有一枚炸弹了,而是就身处在炸弹之中!

而现在,一切的条件都已经成熟,要让这枚炸弹爆炸,只需要一个引子。

孔哲看了眼薛菲菲手里提着的水桶,不禁咽了口唾沫。

“喂,你别冲动啊!我知道团团死了你很难过,但是……”

孔哲的语气有些颤抖,同时缓缓的向薛菲菲移动,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此时一定要先阻止她才行!

“你别过来!”

薛菲菲似乎发现了孔哲的小动作,突然激动的大叫起来。她一手举着水桶,一手举起了打火机,手指一动,小小的火苗便从打火机上冒出。

“不要阻止我,他们杀了团团,我要让他们所有人陪葬!”

薛菲菲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疯狂。

“喂,你冷静点啊,这样做改变不了任何事啊!”

孔哲额头见汗,急忙摆手,还真怕她一个不慎真将手里的东西给点着了。同时脚下微微错开,寻找着时机想要冲过去。

对方头脑再好,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孔哲自信以自己的速度,只要对方待会出现了一个疏忽,他就能闪电般的冲出控制住她。

不过他显然有些低估薛菲菲了,此时的薛菲菲看似疯疯癫癫,其实精神异常的集中,孔哲微微一动她立刻就发觉了对方的意图。

或许是情绪激动太过激动,她眼睛一闭,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团团,姐姐来陪你了……”

右手的火苗向着左手的桶里扔去。

“不要……”

在孔哲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火苗终于落到桶内。

下一刻,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火光似乎成了整个世界的一切。窗户,玻璃,甚至连地板都在瞬间被高温融化。

即使三昧火立即笼罩全身,却也只是能勉强抵御这个温度而已,下一刻,强烈的冲击传来,孔哲只觉得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全身上下的骨头血肉已经尽数碎裂。

眼前一黑,紧跟着就失去了意识。

……

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这种感觉很熟悉,又是那片混沌之中,这里他已经来过两回了。

眼前没有任何视线,耳边也没有任何声音,周围也没有任何触感,这种无声无息的窒息感简直能令人发狂。

下一刻,孔哲猛地睁开了眼睛,犹如溺水的人突然上了岸一样,开始大口的喘气。

强烈的光线让孔哲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或许是因为已经重生过两次的关系,这次他很快就适应了情况。

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身下有些摇摇晃晃的,孔哲趴在地上,入手所及是一片冰凉的触感。

这种感觉,很熟悉。

——是九头蛇身上的鳞片。

自己现在还身处在九头蛇的背上,而他的身旁,几个女人都围绕着他面前的一张地图坐着。

薛菲菲和红菱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而一旁的小蕾在看向他的时候,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慌的捂着嘴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喂,你们俩……突然这是怎么了?”

薛菲菲抱着熟睡中的团团,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

刚刚孔哲说着话却像是突然魔怔了一样。而现在连小蕾都有些不正常了。这不禁让红菱和薛菲菲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孔……孔哥?你没事吧?”

红菱狐疑的问出声,孔哲的神情让她感觉到有些奇怪,只可惜脑子里嗡嗡的,就是想不起来那里不正常。

“……”

孔哲没有说话,在打量了周围一圈后,他已经大概搞明白了此时的处境。

他应该是重生回到了前一天的清晨,他们几个人马上就要到达体育场之前的时间里。

“喂,你,你瞪着我干嘛?”

薛菲菲稍微向后缩了缩身子。眼前孔哲正怔怔的看着她,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不禁让她心里毛毛的,微微嘟起了嘴质问道。

“……没什么!”

直到片刻之后,孔哲才叹了口气,轻声道。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死亡预言,他最后没有被敌人杀死,也没有被巨鹿杀死,反倒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不过他倒是也没有怪薛菲菲。那个时候,团团一死,这个极品妹控很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

想起上一世的最后一幕,那漫天火焰的场景,孔哲仍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果然,这种科学狂人才是最可怕的。别看平时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可是一旦真狠起来,却能在一瞬间要了几万人的命!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只能说上一世的自己有些太急功近利了。真的总结起来,其实还是因为自己对于BOSS战的执着,才导致了这波团灭。

如果他从头到尾都一直守在几人身边的话,那肯定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团团不会被杀,薛菲菲也不会发狂,虽然还是有可能面对那两个人的夜袭,但只是一些偷袭的话,孔哲自信以他的实力还是可以接下来的,至少不至于弄成上一世那么惨烈的结局。

“唉!”

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孔哲摇头苦笑。不过这样一来,自己现在已经明白了死亡的原因,那么想要再避开也就简单多了……应该……

唯一可惜的是,重生的机会又少了一次。

孔哲打开自己的面板,翻到代表着奇术师的那一栏。一排五颜六色的卡片下方,原本是三张,此时有四张卡片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这其中三张是重生消耗掉的,还有一张是上次和小蕾外出时,在外面莫名其妙消失的。

经过之前的三次重生,此时他的时间卡只剩下两张。一旦连这两张也耗完,那他再次死亡时可就是真的死了。

“唔……”

胳膊突然被一只小手抓住。孔哲扭头看去,身旁的小蕾脸上沾满了泪花,浑身瑟瑟发抖,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

“小蕾……”

孔哲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有些心疼,一手将她环抱在怀里,轻声道:“小蕾,你想起什么了吗?”

小蕾顺势就伏在了孔哲胸前,感受到这环绕着她的温暖与安心感,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泄了洪一般的往下掉。

“呜呜……我,我也不清楚,呜呜……只是好像看到,看到团团被……还有大家……呜呜……好多人都死了……连孔哲哥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