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一幕幕像是走马灯一般的出现在薛菲菲的眼前。她的哭,她的笑,她的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变过一样。

只是在最后,这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归于无,薛菲菲的视线中最后只剩下眼前这具毫无生气的躯体。

薛菲菲咬着嘴唇,用力的咬着嘴唇。嘴巴里已经充满了鲜血的味道,她仍然没有松开。

直到……直到几分钟后,团团的尸体彻底消失。她才终于站了起来。

一无所有的来,一无所有的去,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有无,这就是所有觉醒者必须面对的宿命,或者说,是拥有力量的代价!

在吞下血药之后,孔哲的血量已经恢复了许多。不过此时他连一点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

自己这算是度过死亡危机了吗?

也许吧……

但是却亲眼看着团团却死在了自己怀里……这个元气十足的女孩,永远笑嘻嘻的女孩,不久之前还像个小孩子般跑着跳着,举着把搞笑的大剑装骑士。

在他手背上画的‘令咒’涂鸦此时还没有完全消失,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一口一个mAster的叫着。然而这个总是逗得大家捧腹大笑的女孩,此时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这个仇,一定要报!

孔哲紧紧地握着拳头,指尖嵌入手心中,鲜血潺潺流出。

片刻之后,孔哲松开手,从身上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怀表。

这东西是之前杀死爆炸男后从他身上搜出的,据他所说,用这个东西可以找到所有异能者的位置。

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是用法倒是异常简单,此时的仪表盘上显示有一个红点和两个绿点。他所在的位置就是处于最中间的那个红点,而那两个绿点不用说自然就是指的异能者了。

看样子那个玩儿水的女人还没有离开这里,这样倒是正好。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会有两个绿点?

如果说绿点是代表异能者的话,那爆炸男已经死了,现在团团也已经不在,除了雨衣女之外,难道这里还有一个异能者存在?

摇了摇头,不管另一个人是谁,到底存不存在,都没关系。

看着上面的几个光点,孔哲眼睛里满是恨意。

那个雨衣女他是一定要杀的,至于另一个人,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吧……

孔哲冷哼了一声,准备离开这里去找雨衣女报仇的时候,薛菲菲却突然从后面冲过来拉住了他。

“你带着小蕾,赶快离开这里……”

“啊?”

孔哲有些疑惑的转身,身后的薛菲菲此时正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想干什么?”

孔哲终于看清了薛菲菲的脸,在散乱头发的遮掩下,现在的薛菲菲,双眼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聚焦,她的脸上无悲无喜,声音也是平淡无味,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刚刚失去唯一亲人的人。

在她抬头的时候,孔哲看到了她的眼睛,血丝密布,瞳孔微微收缩,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孔哲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眼神,孔哲曾经见过,上一世的种族求生之战中,最后那些敢死队的老兵,上战场之前都是这种眼神。

——下定了某种决心,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眼神。

“喂,你没事吧?”

孔哲皱眉,摇了摇她的肩膀。

薛菲菲却一把甩开了孔哲的手,她的声音仍旧是那样古井无波。

“没事……带着小蕾离开这里,马上!”

留下这一句后,薛菲菲头也不回的跑向楼梯处下了楼。

孔哲觉得现在的薛菲菲有点不正常,不过正当他准备跑去跟着她的时候,胸前的警报器中却突然传来红菱的声音。

“孔……哥……”

“红菱?你怎么样?”

“我们被困在地下了……上面都是拿枪的人群,我们不能出去……”

对讲机中传来红菱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没法呼吸……孔哥……救我……”

声音到这里突然截止,剩下的都是滋滋的电流声。孔哲呼唤了几句,那边也没有再应答。

“靠!”

孔哲暗骂一声。事情都赶在一块儿了!

虽然也担心薛菲菲做什么傻事,但是现在明显还是红菱那边的情况更加危急一些。

此时的小蕾像是个受到惊吓的小孩子一样,蹲在角落,头埋在膝盖里嘤嘤哭泣着。孔哲也来不及多说,她今晚也够辛苦的了,又刚刚经历了好友的死亡,此时再让她跟着自己去战斗实在有点难为她。

孔哲叹了一口气,快跑两步,直接从楼顶跳了下去。

下方的混战仍在继续,不过枪声比起刚才已经小了许多,一来是发泄了一番后,觉醒者们大都清醒了些,二来现在的觉醒者数量已经大大减少。

今晚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五百,而且全部都是觉醒者,这些人都是人类之后的宝贵战力,此时却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可以说,有超过一半的觉醒者都不是死在和BOSS的战斗中,而是死在人类自己的手里。

不过此时孔哲可来不及想这些了,他根据感应很快找到了红菱和大蛇的位置。此时经过刚才的不断嗑药,他的血魔已经再次恢复了满状态。

这样状态下的他战斗力自然是超强,而且之前他在BOSS战中的活跃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此时的觉醒者们即使是一群人围在一起也有点惧怕他。

尤其是在手刃了几个带头的觉醒者后,孔哲持剑,如同魔神一般的站在那里,剩下的觉醒者们终于是害怕了,哇哇乱叫着一哄而散。

看到附近的人都走完,孔哲这才给九头蛇下了指令。

轰!

随着地面一抖,九头蛇在孔哲脚下钻出一个头来,嘴巴张开,此时它尖长的信子上卷着红菱的身躯从它嘴里送了出来。

红菱已经晕了过去,不过血量倒是没有少多少。

她的脸色有些发青,孔哲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很快发现她只是因为缺氧而暂时晕了过去。

这不禁让孔哲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次自己来的还算及时,没有再让自己的团队死第二个人。

给她服下了些生命药剂后,红菱轻哼一声,终于转醒。不过还是有些虚弱。

“孔哥……”

“别说话了,你先睡会吧,小九会带着你去到安全区外……辛苦你了,只要过了今晚,一切都都好了!”

“嗯……”

红菱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接着就又晕了过去。

孔哲摸了摸九头蛇的鳞片,九头蛇轻嘶一声,再次用信子将红菱卷起,钻到了地下,向着安全区外移动而去。

虽然现在安全区外到处都是发狂的魔兽,普通人觉醒者根本不敢出去,不过有九头蛇的保护倒是应该没什么问题。

孔哲起身,准备去找薛菲菲。至于雨衣女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薛菲菲临走之前的那个表情果然还是让孔哲很在意,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就是这样才更不对劲。

刚刚失去了妹妹的她,此时怎么可能没有悲伤。像是小蕾那样哭出来还可以理解,但是她的那个样子,实在不能不让孔哲担心。

薛菲菲一个普通人,应该也跑不了多快,孔哲以刚才那栋楼为起点,开始在附近寻找起来。

此时的时间正式到了午夜时分,天上的那个巨型月亮也移动到了天空的正中间,如同一个巨大的眼球在俯视着地面似得。

原本美丽的夜景,此时也因为会场中浓郁的血腥气息而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水气,孔哲起初还没在意,不过后来逐渐发现了不对。

微微抽了抽鼻子,貌似空气中除了血腥味之外,还有另一种比较刺鼻的气味?

这种气味好像前不久才开始出现。刚开始还很淡,很难被人发觉,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气味已经逐渐强烈了起来。

这种老旧抹布塞在鼻子里一般的气味让越来越浓,让孔哲甚至有些反胃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难道又出什么变故了吗?

孔哲皱眉,用衣服捂着鼻子,快速的在楼层间奔跑着,寻找着薛菲菲的身影。

他必须要尽快找到薛菲菲,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种气味,就是薛菲菲弄出来的。

“带着小蕾离开这里,马上!”

薛菲菲最后的警告再次回响在他耳旁,孔哲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

薛菲菲,你到底在干什么?

……

五分钟后,那种难闻的气味已经达到了顶点,整个安全区内开始不断的传来抱怨声和咒骂声。

也是在这个时候,孔哲终于在一个楼层的回廊里看到了薛菲菲。

此时她披头散发,沾了些血污的脸上是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一手提着个水桶一样的东西,一手拿着一个火机,右脚似乎扭到了,此时行动有些不便,像个丧尸一样,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

“喂,你没事吧?”

孔哲的声音传来,让薛菲菲终于恢复了些生气。不过看着远处的孔哲,她的情绪却是突然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