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育场的大楼被巨鹿砸倒后,身处外面的普通人都已经可以一览体育场内的战斗,而此时这不断响起的枪声自然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外面的许多普通人都是闭上了眼睛,有些不忍心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他们没有参加这场战斗,所以也不明白,里面的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疯狂?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响起。一道黑影闪电般的略过空中,将那个女孩的身躯抱在怀里。

只不过现在的觉醒者们显然已经杀红了眼,怎么会因为一句话就放弃攻击。

枪声没有断过,只不过目标稍微改变了一些,刚才是对着那个女孩,此时换成了空中突然出现的男人。

……

身在空中,孔哲借着前冲的力量不断远离着这里,但是那些子弹却像是如影随形一般的跟着他。

这不禁让他眉头紧皱,心里怒气勃发。他可以肯定,只要稍微给他一点时间,哪怕几秒钟也好,他就可以将下面的人群屠戮一空。

然而他没有,此时身在空中,他连控制自己漂浮的方向都做不到。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身周围绕的三昧火凝聚到最大的程度,体内所剩的魔力也毫不保留的放出,在体表凝成一面坚实的魔法盾牌——这是他目前可以达到的最强防御。

孔哲弓起身子,将怀里的团团紧紧护住。刚才团团所经受的那一轮枪击,即使他远远的看着都觉的一阵触目惊心。

说实话,团团现在是否还活着他都不能肯定,不过他此时根本来不及去查看现在团团的状态,只能尽量保护她不要在继续受到伤害。

同时心里祈祷,自己能够尽快落地,只要落了地,他就有办法躲避了。

现场的人显然都疯了,此刻他们的目地甚至已经不是抢夺宝物,而是单纯的为了杀人而杀人。

孔哲注意到,周围还有人在不断的围过来。这不禁让他心里焦急不已。

即使有双重在防御在身,同时面对这么多的攻击,他的血量依然在飞快的下降着,而且很快就已经降到了谷底。而此时他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

难道说今天真的就要这么交代在这里了吗?

孔哲叹了口气,恍惚间,好像听到面前不远处传来一阵阴岑岑的笑容。

“桀桀桀,你将在今晚死亡,这是你的命运!”

这声音忽远忽近,沙哑无比。

孔哲猛地抬头,分明看到眼前有一个身披黑袍,手持镰刀的骷髅人。两个空洞的眼窝里有着两团幽蓝的火焰。正对着他冷笑着。

这个形象,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死神一样!

孔哲顿时怔住了,只觉得后背一阵发毛。也就在同时,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血量已经降到了谷底。下一秒就要死亡!

结束了吗?可惜,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孔哲看着他此时的高度,不禁叹了口气,紧了紧手里的女孩。

原来死亡前会看到死神是真的!

不过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孔哲却发现眼前所谓的死神已经消失,前方仍然是璀璨的夜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错觉吗?”

孔哲脑子里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暖洋洋的感觉传来。

“孔哲哥哥!小心!”

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孔哲征了一下,随即心里一喜。

“小蕾!”

孔哲向后瞟了一眼,果然在一堆人中,一个手持法杖的女孩极其亮眼。

小蕾此时已经跑到了人群的外围,刚刚孔哲惊险的景象让她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但是还好她的技能等级很高,施法距离都很远,所以刚才在危急之际险险的给孔哲上了一个真言术盾。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在众人的攻击下很快就破裂了,甚至连两秒钟都没有坚持到,但是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对于孔哲来说却是弥足珍贵。

一个翻滚落在地上的同时,火焰涟漪从他身上释放而出,三昧火的高温毫不留情的收割着周围所有的生命。

地上的植物瞬间枯萎,即使是觉醒者此时也暂时被这高温逼退了一步。而且更重要的是,火光将孔哲的身形彻底掩盖住。

人群找不到目标,只能朝着那片火光胡乱的开起枪来。

混乱中,小蕾被周围拥挤的人群推搡着,差点摔倒在地上,她本就不算高,此时面前又是层层叠叠的人群阻挡,这下她算是彻底失去了孔哲的踪影。

听着周围不断响起的枪声,她的心里焦急不已。不过就在她慌乱之时,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一只大手拉住了。

吓!

小蕾吓了一跳,不过一抬头才发现拉住他的是孔哲。顿时惊喜的叫了一声。

“孔哲哥哥,你……”

“嘘!”

孔哲急忙对小蕾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他此时的状态也是虚弱无比,刚才虽然借着小蕾的掩护还有空间卡的障眼法逃离了原地,但是他的血条几乎已经被打空。血量只剩下了个位数,魔法更是已经完全耗光。可以说他再随便遭受一次攻击就死定了。

孔哲扫视了一下周围,随即深深地皱起眉头。

“先离开这里再说!”

孔哲拉着小蕾,快速的在人群中左晃右晃,穿梭而过。跑路的过程中,孔哲拨开一瓶生命药水,一口灌了下去。随着身上的朦胧绿光,他的生命开始缓缓的恢复。

而此时在场的这些觉醒者们已经彻底疯狂了。

刚刚在孔哲的身影消失后,觉醒者失去了泄愤的目标,慢慢的开始朝着周围的人开枪。

这种情况随着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也变得更加严重了起来。没一会儿,现场已经彻底变成了战场。

枪声不断的响起,人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枪。但是就是因为有人带头。

既然有人朝着自己射击,那当然就要还击,此时的人群已经被这种简单的思维所控制。

“哒哒哒哒……”

觉醒者的魔力早在刚才的连续战斗中消耗一空,此时能够动用的武器也只有枪。

在不断的枪炮声中,觉醒者们狞笑着互相收割着各自的生命。

在人群中,孔哲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即使他的速度快,此刻的情况也仍然很危急。

这片区域实在太危险了些,即使孔哲已经在尽量躲避,但是途中还是被穿梭而过的流弹击中了几次。

刚刚恢复的一点生命值顿时又降到了谷底。孔哲心里有些怒意,但是却毫无办法。

此时不是跟这些人计较的时候,还是先逃离这里保命要紧,而且还有更让他在意的事,就是怀里的团团……虽然来不及查看,但是怀里的身躯逐渐变得冰冷的触感还是让孔哲心里一沉。

难道说……

几十秒后,躲避开更多人的包围,孔哲终于带着小蕾离开了这片区域。

几个起落后,两人回到了原本薛菲菲所在的大楼楼顶。

“团团!”

几乎是刚刚落地,等待已久的薛菲菲披散着头发,恶鬼般的冲了上来。

孔哲叹了口气,将怀里的团团递了出去。

“抱歉……还是晚了一步……”

他的神色间有些悲伤。

“唔……”

薛菲菲闻言顿时心里一沉,身后的小蕾也是惊叫一声,急忙跑了过来。

刚刚在危急的战斗中根本来不及多想,团团又一直被孔哲抱在怀中,小蕾看不到她的身形。

直到此时两女才看清团团的样子。

可怜的女孩已经气绝多时,她脸上身上满是血污,有她自己的,也又孔哲的。

此刻她的全身上下几乎满是弹孔,硝烟的味道甚至盖过了血腥味,一双手臂和一截小腿被子弹彻底打烂,只剩下一截小小的筋肉连着,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的样子。左脸脸颊上的肉也被威力巨大的穿甲弹生生撕开,如果不是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几人甚至都已经认不出这是团团。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孔哲已经试着给团团服下了治疗药水,然而根本没用。

这已经不是血条归零的情况,而是早已彻底死亡,如果不是因为团团是一个半觉醒者,体内还是含有人类的成分在,此时说不定已经像其他觉醒者那样连尸体都消失了。

不过只要是觉醒者,那么尸体一定会消失就是了。最多因为她人类的成分,这个消失的时间会减慢一点罢了。

小蕾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倒在团团的尸体前,哭的泣不成声。

看着团团此时残缺不全的尸体,小蕾无法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之前一直鼓励自己的人,居然就这么凄惨的离开了自己。

“怎……怎么能……这样……太,太过分了啊……呜呜……”

面对无可抑制的悲伤,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说出这种小孩子般玩闹的话。

而薛菲菲此时已经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她蹲在那里,将团团的身体抱在怀里,双目无神的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孩。神情有些呆滞。

“天使圣女……我讨厌你……”

“放心吧,在我倒下去之前,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这是骑士的承诺!”

“姐姐,求求你,不要在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