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也没有怪薛菲菲,毕竟关心则乱,自己最亲的人被挟持,换做任何人这时候都不可能冷静的下来。

虽然对方没有再发动攻击,但是爆炸男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他此时有些后悔了,刚刚在抓住这两个女人后就该第一时间离开的,但是他却鬼迷心窍的听了同伴的建议,说要趁着手上有人质趁机羞辱一番年轻人出出气再走,他也是因为心里对年轻人的恨意上头了,结果此时却闹的有些不可开交,待会能不能走得了都是个未知数。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地上。那里雨衣女还在渐渐成型的过程中。

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慢?

爆炸男满头大汗的想着。平时好像见她被炸的比这更碎的时候都能很快成型,怎么今天感觉这么慢呢。

其实雨衣女成型的速度一直没变,只不过此时情况危急,才让爆炸男觉得度秒如年。

对面,孔哲对于眼前的状况也是皱眉不已,此时他也不能强来,否则很可能导致对方狗急跳墙。

不说他们的护送关系,本身他对于团团这个丫头还是很有好感的,自然不希望她死。

无奈之下,孔哲也只能下开口拖住对方,待会在想办法趁乱救人。

“你们怎么会知道她们在这儿?”

对方的行动明显是有预谋的,他们没有趁自己打BOSS的时候去偷袭他,也没去找孤身一人的红菱,反而径直的就找上了薛菲菲两姐妹,这说明他们很可能已经提前知道了自己这边的计划。

但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有那么一瞬间,孔哲怀疑是郭学民或者他的手下泄密了,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结论。

“咯咯咯,小白脸,你猜是为什么?”

爆炸男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娇笑声,在爆炸男有些惊喜的目光中,原地雨衣女终于已经再次成型。

她捂嘴娇笑着,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举起的手掌变成了一摊漂浮着的水流,在空中不断变化着形状。

“不怕告诉你,我的能力中还有这么一部分——只要我的手碰触到水里,就可以监听到任何和这水相连的地方。咯咯咯,所以,你们所谓的绝密计划,可是被我听了个一清二楚哦!”

这样……

孔哲闻言顿时明了,同时也是深深地皱起眉头,他当时曾经注意过房间里的水槽,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女人的能力居然真的这么变态。

不过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来了的?”

孔哲确实疑惑,他们来的时候可是专门掩饰过行踪的,借着红菱的催眠能力,在登记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对方到底是怎么跟踪到他们的?总不可能对方全天都泡在水里监视整个安全区吧?

这一点孔哲觉得就算她的能力再强,也应该是不可能做到的。

“哈哈哈,就是这个了!”

没想到的是,听到这个问题,爆炸男突然得意的大笑起来。

既然现在同伴已经恢复,那他们随时都可以退走,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此时算是稍微放心了些。

爆炸男手里把玩着一个怀表一样的东西。孔哲注意到,这东西像是一个GPS一样,上面充满了一条条横线和竖线,还有几个红绿光点。

“哼,小子,今天就帮免费你解解惑,这个东西叫做异能者监视仪,是专门用于检测异能者的东西,只要是附近有异能者出现,那么都会出现在这个表盘上,所以当你们进入安全区的那一刻,我们就第一时间知道了,哈哈!”

异能者?

孔哲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而是有些疑惑他的话。要按对方这么说的话,他们这边可没有什么异能者啊?那对方是怎么检测到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孔哲的疑惑,爆炸男冷笑一声道:“的确,你们中间没有异能者,但是那个东西里却有!”

爆炸男指了指地上的那个骷髅针管。

孔哲征了一下,随即有些明白了,难道说那个针剂和所谓的异能者有关?

还是说仅仅只是注射后就可以用他们的仪器追踪了?

孔哲不能确定。

“吼!”

正在这时,窗户外突然传来一阵有些熟悉的吼声,孔哲心里一惊,立即就认出来了,这是巨鹿的声音。

可是让他疑惑的是,怎么感觉这声音好近?好像就在窗外的样子。

不过随即他就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紧接着玻璃的碎裂声响起,然后整个地面也像是地震了一般剧烈起伏,随着失重感与超重感的交替出现,还有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顿时就让孔哲猜想,难道他们所在的屋子,此时被人搬起来啦?

“怎怎么了这是?”

对面的雨衣女和爆炸男显然也是一脸的疑惑。

轰隆隆。

随着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这间高级包厢的天花板终于支撑不住,整个塌陷下来。

“不好!小心!”

只来得及说着两句,孔哲一把抽出天启剑,朝着上方跳了出去,手腕一抖,三昧火便布满全身,接着尽数流转到天启剑上。

孔哲朝着顶端压下来的水泥板,手里的大剑不断的挥出,火焰四溅之中,总算是劈开了一条通往上方的安全通道。

不过很快孔哲就发现,倒塌的可不只是他们这一间屋子,而是整栋楼。这栋楼总共可是有六层高,他们所在的只是二层,所以此时高空中还不断有巨大的掉落物坠落下来。

“小心点!小蕾,你带着薛菲菲,跟在我身后!”

孔哲朝下方喊了一声,接着便不断的开始挥剑,将沿途的坠落物击飞。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已经来不及管了,光是护住下面的两人,就已经让他使出了浑身解数。

“哦!”

小蕾慌乱的应答着,如果是平时她可能都吓傻了,还好她现在已经是个不弱的觉醒者,之前也跟着孔哲见了不少世面。这才没有崩溃,而且此时她的身边可是还有一个需要她救助的人呢。

小蕾随即急忙就要扶起薛菲菲。

“菲菲姐?”

薛菲菲却是不顾小蕾的呼喊,只是呆滞的看着远处两个异能者的方向,现在哪里已经塌陷,两个人的身影已经被层层的灰尘遮挡住了。

“团团!”

薛菲菲凄厉的大喊了一声,却得不到任何应答。

小蕾咬了咬牙,这个时候,她可不能犹豫,面前的薛菲菲显然已经失去了判断力,所以小蕾只能一把将她扛起,朝着前方孔哲开出的路不断的往外跳去。

薛菲菲此时双目有些无神,被小蕾柔软的身体带着,晃晃悠悠之中,耳边似乎听到了许多的哭喊,眼前不断的有大片的灰尘落下,落在她的头上衣服上,将她弄得灰头土脸的。

直到片刻之后,晃荡的感觉才终于停了下来,似乎是落到了某个平地上。

“菲菲姐,你没事吧?”

小蕾的声音响起,薛菲菲费力的抬起头,面前就是小蕾挂着泪珠的脸颊。正一脸揪心的望着自己。再往后的地方就是美丽的夜空。

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已经是另一栋楼的楼顶。

突然想起了什么,薛菲菲急忙往后方看去,这一看之下,不禁惊骇欲绝。

只见不远处,他们之前所待的那栋楼,此时已经彻底被夷为平地。

月夜之下,那只巨型BOSS魔兽,正在那里不断张牙舞爪的肆虐着。

它的周围围满了觉醒者,除了几个近战的之外,大部分都是远程,手里拿着从NPC处兑换来的枪械,疯狂的朝着BOSS开枪。

一时间原地几乎成了一片真正的枪林弹雨。

“不要啊,团团!”

薛菲菲凄厉的大叫了一声,泪水再也止不住,如同泄了洪一般的喷涌而出。

“放心,团团暂时没事!”

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肩膀被拍了拍,薛菲菲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回头看去。

孔哲正站在他的身后,甩了甩手里的长剑,看向一个方向,眉头深深地皱起。

薛菲菲下意识的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另一栋楼上,有两个人影在交谈。正是之前的爆炸男和雨衣女,虽然两人此时也是狼狈万分。但是他们倒是没有死在刚才的塌陷中。

让薛菲菲松了一口气的是,此时团团也好好的躺在那个女人的怀里,看样子并没有受什么伤害。

虽然她现在还在敌人的手里,但是至少没出事,这已经让薛菲菲谢天谢地了。

看着眼前的情景,孔哲也是皱眉不已,眼前事态之混乱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那只BOSS的血量已经所剩无几,估计都活不过十几秒钟了,所以应该不是什么威胁。

但是重点是他们还有一个人在那两个异能者手里,如果不立刻抢回来的话,那对方随时有可能离开,到时候在想找到团团可就难了。

而且很快,孔哲就注意到那两个异能者已经开始移动,看方向竟然是向那只BOSS去的?

不,不对!

孔哲很快回过味来,他们不是向BOSS去,而是向着安全区的出口去的,只是因为这两个地方在一个方向上,所以看起来才容易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