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

薛菲菲喊得声嘶力竭,可是却无济于事。

在被注射入针剂后,就如同上一次一样,昏迷中的团团顿时开始剧烈的惨叫起来。

“啊啊啊!”

这叫声凄厉无比,每一声都像是扎在薛菲菲的心口。眼泪夺眶而出,薛菲菲彻底崩溃了,抓着雨衣女的裤脚哀求道:“求求你,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不要在伤害她了……”

“哈哈哈,伤害?愚蠢的凡人,这可是宝贝,我们都得省着用,用给这丫头算是便宜她了,你居然还不满足……”

雨衣女丝毫不管薛菲菲的反应,一边疯狂的大笑着,一边手里的动作不停,将注射器里的药物缓缓的推入团团的身体里。

“住手!放开她!”

正在这时,一声大喝却在不远处想起,让大笑中的雨衣女就像是个被噎住的鸭子一样,瞬间没了声。

“孔哲……”

看着远处走廊上出现的人影,本已经绝望的薛菲菲眼中终于恢复了些清明,虚弱的声音从她嘴里发出。

不过还没等她感觉到安心,却突然感到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并且从地上提了起来。

“咳咳……”

窒息感袭来,薛菲菲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起来,两只小手不断的捶打着掐着自己的大手,然而这毫无作用。

这只手力道极大,就像是铁钳一般牢牢夹着自己,任她如何使劲也挣脱不开分毫。

“别过来!”

爆炸男一脸警惕的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男人,掐着女人的手上又稍微用了些力。

“——否则她会怎么样我可说不准!”

爆炸男脸色狰狞的威胁着,虽然他心里恨不得冲过去将对面的人生撕活剥。但是理智告诉他,要是他真的这么做,被生撕的人有很大可能是他自己。

他的身后,雨衣女急忙加快手上的动作,直到将手里的针剂全部注射完毕后,一把拔出针管随意的扔到了一边。随即也是一脸警惕的望着不远处的孔哲。心里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

除了那个奇形怪状的武器之外,这个人可以释放出那种灼热的火焰,也能够伤害到她。

那一天她的身体被火焰炙烤的痛苦感觉仍然历历在目,雨衣女发誓,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所以她对于孔哲有着本能的恐惧。

尤其今晚还是月圆之夜,因为BOSS战的原因,即使是在安全区内也可以自由的使用技能,所以她十分害怕孔哲就此冲过来找她拼命。

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雨衣女悄悄躲到了爆炸男的身后。

孔哲皱眉看着对面的两人,随即又看了眼地上那个已经空了的骷髅针管。

那就是薛菲菲说的针剂?

难怪薛菲菲一提起这个东西就会觉得情绪失控,就连孔哲自己此时看着地上的骷髅图案都有些瘆得慌。

看样子对方居然又给团团注入了一次,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们又是为什么要给团团注射?

孔哲摇了摇头,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眼前的情况对于他们一方十分的不利。

虽然就算对面两个一起上他也不怕,但是看样子这两个人好像都并没准备和他打,反而是以薛菲菲作为人质,让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现在把他们两个放了,我今天可以放你们离开!”

孔哲脑子快速转动着,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沉声道。

“啊?”

对面雨衣女听了这话顿时嗤笑出声:“你傻了吧?搞清楚,现在可是我们在威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穿户口突然出现一根触手,以极快的速度贯穿了她。

“嗯?”

水花激溅声中,爆炸男心里警钟大响,面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难缠了。他可不认为对方会这么没有后招的出现在自己两人身前。果然现在后招已经来了。

从窗口进来的可不止一根触手,而是零零散散的分成了十几根,从各个方向向他和雨衣女攻去,甚至其中还有两根目标是他们手里的两个人质。

爆炸男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让对方得逞,手里的薛菲菲往背后一藏,另一手便向同伴那边抓去。

由于他一直小心在意着周围的情况,所以此时几乎第一时间就出手了。终于赶在触手之前,将雨衣女那边的团团接在手里。

“轰轰轰!”

连续的爆炸在原地产生,将那些攻来的触手尽数炸断。

对付这种群攻的生物,其他人或许会觉得棘手,但是他有爆炸能力在却是最容易对付的。

而薛菲菲和团团因为都在他的能力保护之下,所以自然是不会受到爆炸伤害,至于他的同伴雨衣女……他可懒得管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反正炸不死就行。

他本来还想着趁着手里有人质,试试能不能趁机要挟一下孔哲,然而当他真正见到孔哲的时候,这些计划顿时就被他抛到脑后了。

果然,这个男人还是太可怕了点,和他对峙的时间越长,就越是危险,不知道什么地方就会出现什么突然的阴招。一个不慎就会致人死地。

他实在是看不透这个男人,所以此时他已经决定了,那还来的及什么威胁对方,等同伴恢复了,他们立刻就带着人质离开。

虽说这样灰溜溜的逃跑好像有些狼狈,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回到总部,得到任务奖励后,他们就再也不用怕这个男人了,到时候再报仇也一样。

爆炸男一边注意着远处孔哲随时可能来到的突袭,一边心里有些得意的想着。不过随即他就感觉到了不对,身后似乎有些轻微的响动传来,这不禁让他心里一惊。

“谁?”

远处的男人还站在原地,没有动过,可是就在他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人身上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人近了身。

他只觉得提着薛菲菲的右手一空,待他大喝着转过身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一个全身笼罩在披风中的人影正猫着身子,自己刚刚挟持的薛菲菲此时已经被她抱在手中,同时这人还伸出另一只小手向着自己左手夹着的女孩抓去。

爆炸男心里一惊,急忙后撤一步,同时将现在手里女孩护得更紧了些。

已经被对方得手了一个,现在这可是自己手里唯一的人质了,万一连这个都丢了,那自己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不说任务失败组织的惩罚,光是对面那个虎视眈眈的男人就不可能放过自己两人。

不过随即他就觉得一阵怒气上涌,还好这人刚刚只是抢人,万一要是刚才被对方在背后捅上一刀,那他可就死的太冤了。爆炸男冷哼一声,手掌举起,对准了人影。

“吓!”

小蕾承认,第一次当贼的却是有点刺激就是了。不过看着面前那个高大的人,脸上带着狰狞的脸色,她顿时就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闭上眼睛。

不过随即就想起孔哲的教导。

“战斗中绝对不可以闭眼!”

得益于那天晚上的训练,让她对孔哲的话像是刻在了骨子里一般,此时面对这危机情况,虽然腿有些软,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

真言术,盾!

透明的光罩笼罩了她的全身,不过这还不够,接着她毫不犹豫的就往后退去。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她的眼前便发生了连续的剧烈爆炸。

直到几秒后,爆炸的烟尘散去,爆炸男却是皱起眉头,此时那两个女人已经出现在了年轻人的身后,而且看她们的样子,居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咳咳……”

薛菲菲瘫倒在地,剧烈的咳嗽着。此时她的脖子已经被掐成了青紫色。她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小蕾救得及时,她说不定下一刻就要被生生掐死。

“菲菲姐,你,你没事吧?”

小蕾脸现担忧,急忙扶住了她,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了顺气。同时悄悄的给她释放了一个治疗术。

月女神的沐浴。作为高级的治疗术,在恢复血量的同时,比起一般的治疗还有着减少痛苦和恢复体力的作用。

圣洁的光芒笼罩着她,终于让薛菲菲感觉缓过来了点。不过随即她就着急的看向小蕾和孔哲。

“还有团团,团团啊!你们一定要救她!”

“嗯!你别着急!”

小蕾急忙点头。

她的心里有些自责,刚刚那么绝好的机会,本来是有希望将薛菲菲和团团一起救下来的,却被自己的犹豫给浪费了。

其实她心里明白,现在对方已经提高了警惕,想要再出手已经变得难上加难。

“别,别过来,否则我宁愿拉着她垫背!”

看着对面的孔哲有暴起的意向,爆炸男急忙将手里的女孩抓紧,同时恶狠狠的威胁着。

“不要啊!”

薛菲菲心里着急不已,急忙一把拉住了孔哲,害怕他真的冲过去。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孔哲不禁皱眉。

其实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让对方看出来自己等人的心软,否则只会弱了气势,让对方得寸进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