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赐的意识有些混沌不轻,完全是被突入起来的剧痛刺激的,似乎所有的剧痛都汇聚到了这最后一刻,这比他在火龙遗迹时感悟规则之力还要难受,那是虽然危机重重,但是疼痛却没有如此强烈。

轰!

就在李天赐的意识越来越昏沉时,突然在他的脑域深处,也就是灵魂深处突然传来一道巨响,震的李天赐意识跟着一清醒,随即他惊奇的发现,一道玄之又玄的诡异能量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顺着经脉快速右边全身,甚至灌注进了隐脉当中。

噗噗……

原本剩余的最后一段,最困难的隐脉,在这道玄妙的能量注入之后,那原本十分艰难的打通速度一下就变的快了起来,而且李天赐根本没有感受到什么疼痛,甚至带着一丝特殊的畅快感。

轰!

根本还没等李天赐反应更多,最后一道隐脉就被彻底打通,五行隐脉,一共二百其实九道隐脉到此时彻底贯穿,最后这一刻,李天赐体内五张器官同时跟着一阵巨响,如同有鞭炮在体内燃烧了一般。

这一刻李天赐绝对是茫然家懵比状态,体内的一切变化就如同五行震天柱形成的五行能量一般,根本不瘦他的控制,还在意识恢复,他可以做一个合格的观众,在一旁看着体内的变化。

首先一百二十九道隐脉分批分属性的开始融化,没错,灌注了五行能量的隐脉全部开始融化,几乎在几个呼吸之间,五条更粗更璀璨的经脉形成,这五条经脉比正常的主经脉还要粗,甚至草超过了任督两脉。

而且五道经脉异常晶莹光华,五彩能量在这五代=道经脉中流动时,在外面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五道经脉的能量直接汇入中下两丹田,原本只有中丹田是五彩金丹,下丹田还是筑基状态,当五彩能量注入的一瞬间,轰的一声之后,下丹田内就被注满,然后快速旋转起来,片刻之后就形成了一粒五彩金丹,开始只有豆粒大小,随着这小金丹的快速旋转,这金丹也越来越大。

而原本中丹田的金丹已经有拳头大小,五彩光芒四射,当五彩能量关注进五彩金丹之后,就如同化学反应一般,五彩金丹快速壮大起来,并且极速旋转起来,只能看到的是一团五彩光影。

金丹飞速壮大,几乎在几个呼吸之后就已经壮大到了极致,一呼一吸让人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破开一般,只不过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束缚着金丹,让他无论如何也破不开,给人一种十分郁闷的感觉。

李天赐这时全部精力也都在这枚金丹上,心中十分清楚,这时自己的五彩金丹要破丹成婴,但是正常的破丹成婴是需要历经天劫洗礼的,而自己在小世界内,根本没有天道规则,所以这金丹想要破丹几乎不可能,但是那种感觉实在太让他难受了,难受到想要吐血。

“这样下去肯定会有弊端,但是这没有规则天劫,这样硬是让能量撑爆,估计最后也不可能成婴啊!”李天赐狠狠挠头了,他很清楚,破丹成婴可不是能量够多就可以的,如果这样下去,即使金丹破裂,那就是重创,甚至一身修为也会因为金丹报了而付诸东流。

如果是平时,李天赐可以不顾一切的到外面历经天劫,但是此时他根本无法移动。

五行能量可不会因为李天赐的担忧而停止下来,这五行震天柱的能量可以撑起一个小世界演变成大世界,对李天赐这点灌注甚至可以说是就牛一毛都算不上,然而这九牛一毛都算不上的能量,此时让李天赐陷入了最大危机当中。

随着金丹呼吸收缩越来越快,李天赐的爆丹危机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秒之后,这金丹就会碎裂一般,李天赐的呼吸都已经屏住,无助的等候着最后一颗来临。

噗!

一道细微的轻响传来,李天赐猛然一闭眼,甚至将内视都切断了,他不忍心看着自己修炼多年都呃金丹和修为如此破灭,也许不是致命的,但是打击确实致命的,不知道这一破之后,自己要经历什么才能从新修炼回来,要知道金丹碎裂是一个修真者最严重的伤势了!

“嗯??”

李天赐鼻炎等了一阵,突然疑惑了一声,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的痛苦,甚至还有一种特殊的强大能量在丹田内开始滋生,这让她快速睁开眼,然后内视到自己的中丹田。

这一看之后,让他彻底楞了下来,这怎么可能?

此时在他的中丹田内,一个五彩光芒的小人盘坐其中,五官异常清晰,盘坐其中逼视着双眼,小小的家伙竟然给人一种宝相庄严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道玄之又玄的能量在小人周围缭绕着,似乎随时有散去的可能。

“这是元婴,竟然这样就成了,天劫呢?”李天赐看着那爆响庄严和自己脑中元神小人相似的存在,一时没有惊喜,只有浓浓的疑惑。

琢磨了半天,李天赐突然目光一亮,注意到了那道玄之又玄的能量,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天道规则之力!

之前自己在遗迹中感悟了天道规则,但是却始终不知道如何受用和探查,没想到这时这规则之力自己跑了出来,给了自己最大的帮助。

李天赐算是知道了自己是如何破丹成婴的,不过自己也只是感悟了一道规则之力,自己这元婴会不会有些缺陷他不知道,但是至少眼前的致命危机算是度过了。

当然,度过的只不过是眼前金丹危机,虽然破丹成婴,身体内的一切都跟着产生了质变,但是外界的能量依旧无限的注入,这样下去危机依旧会存在。

五行能量游走全身每一道经脉,最后被小小元婴吸收,开始的时候元婴吸收的很干脆,让五彩小元婴越来越凝实,最后开始一丝丝的涨大,一直到了元婴涨大到了将近二十公分。

按境界来说,如此大的元婴已经超过了元婴初期,至少达到了中期境界,而这样还没有结束,似乎能量不断,这元晶的增长就不会断掉一般,这让李天赐再次害怕起来,如果无限制的这样下去,即使自己能快速变强,但后遗症绝对会随之而来,拔苗助长的道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李天赐这时只顾着自己体内的变化,没有心思也没有能力去关注外界这一段的时间,外面小世界的变化丝毫不比他身体内的变化小,甚至更加强烈。

此时小世界因为五行能量的散发美誉丝毫减弱,小世界的增长也在加速,轻微的震动四种没有停歇,小世界的周边像是春雪消融般的扩张着,露出的崭新的黑色土地。

而这时李天赐无法关注没别人更是无法发现,在这些心扩展出的空间上,中胡有一丝玄之又玄的能量融入进去,很微弱却似乎无休止一般,有了这丝能量的加入,即使新生的空间,似乎也是无比的坚固。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小世界的整张速度不断加快中,这短短的时间内,小世界的扩展已经达到了五倍,也即是说如今的小世界已经比之前大了五倍,而这只是个开始。

对小世界来说,持续的越久就越好,但是对于李天赐来说,恨不得立刻停止下来,因为短短的片刻功夫,他的修为再次暴涨,下丹田的金丹还毫无停滞的进入中期,元婴也增长到了二十公分以上,绝对的元婴中期。

李天赐苦恼着,这样下去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也有一点让李天赐还有些心安,那就是规则之力,本身这东西是不应带在体内作怪的,但是偏偏到了他这里,不但规则之力渗入体内,而且还在帮他的大忙,能量的增长,时刻都受到这道规则之力的影响境界飞涨,但是却没有浮躁的感觉。

轰!

就在李天赐这边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丹田元婴处时,突然再他的脑中发出轰的一声,震的他身体都跟着一抖,连忙将主意里转移到了脑域内。

意识一到脑域,李天赐有些目瞪口呆了,只看原本只有足球大小的莲台诡异的增长到了脸盆大小,之前李天赐观察时,五行莲瓣已经合拢,而此时正在缓缓开放,莲台中心正绽放着道道五彩光华。

这还不算,一直盘坐在上方很少动作的元神小人,此时竟然身穿五彩链甲静静的悬浮到了莲台上空,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动作,但是李天赐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此时元神小人对这莲台的绽放有着十分迫切的感觉。

李天赐一边对元神小人的状态惊奇不已,一边也注意这缓缓开放的莲瓣,随着莲瓣越开越大,五彩光芒也是越来越浓,片刻之后几乎将整片意识空间注满。

时间缓缓流逝,这时李天赐感觉时间又些缓慢了,有种上前想将莲瓣掰开的冲动,当然他也只能是想一下,这时他可不敢贸然做什么。

终于,莲瓣在经过几分钟之后,彻底张开,里面散发着浓郁五彩光芒的物品也终于被李天赐看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