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疏月冷笑一声,“二十六年前,萧珩做了几年皇帝了?”

叶浔马上懂了:“你要把这个放到皇上寝宫去?”

“不,这二十六年,皇上和紫岚到处宣扬萧苍衍是灾星,连我们都耳熟能闻,要是这个皇都被人发现,别人会怎么想?”

叶浔说:“自然觉得是灾星带来的,但我们不是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吗?”

“为什么要降。”云疏月低头,踢了踢那颗黑色的石头:“紫岚住在哪里,二十六年前紫岚应该在皇都内吧?”

这里几人的年龄都没有超过二十六,所以实在不太清楚。

到是萧苍衍回眸:“在皇都,不过那处如今已经移平了。”

“记得紫岚曾经住在皇都,并且知道那地方的人有多少?”

萧苍衍眯了眯眼睛,“年纪大的官员或许都清楚。”

“那就成了,你知道紫岚住在哪儿么?她借了夜国这么多年的国运,还来一点点就成了恩人,哪有这么好的事,现在没办法直接告诉别人夜国国运的秘密,却也能通过一些意想不到的方式隐晦的表达,不是么?”

云疏月泰然自若的将黑色石头扔进了空间,看向萧苍衍:“带路吧。”

萧苍衍嗯了声,等几人彻底清理完皇宫内不利于苍王殿下的字迹后,准备离开前,云疏月还去了一趟皇帝寝宫,找到了圣旨。

然后把圣旨贴到了平日里皇都官员的必经之路——朱雀大街上。

这里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到。

这份圣旨,云疏月要让它天下皆知。

叶浔觉得皇帝可能会气死,谁能知道云疏月可以来到真实的皇都,做下这些事情呢。

而若是没有那支人鱼长生烛,海龙也不会帮他们。

做完这一切,几人返回地下墓宫,荒芜的皇都消失在众人眼前。

那条海龙忽然看向云疏月,愣了好一会儿,才恍惚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

云疏月抬眸,“见过我?”

“你和月南枝长得一样……”海龙在他们进入皇都的时候,回忆了好久,才想起来,他为什么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他以前见过这个女人。

他在墓宫里沉睡,但不代表这二十六年一直沉睡着,似乎是十年前,他见到过一个小姑娘,一个人走近墓宫。

那小姑娘似乎很熟悉墓宫的构造,她没有触动任何机关,就那样走进了主墓室。

仿佛她早就知道机关的布置,完美的全部避开,那时候海龙还能化为雉,在墓宫内随意走动,一路跟着那女孩,见她进了里墓室。

之后她停留了大约半个时辰,便离开了。

云疏月拧了拧眉,她从前来过这里?

来这里做什么,那支人鱼长生烛……

对了,长生烛!

萧苍衍说是她把长生烛带出来的,可云疏月毫无印象。

“走吧,先离开这里。”萧苍衍负手离开。

云疏月还想再问些什么,可见他都走了,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总感觉萧苍衍不想让她多问……

离开墓宫后,萧苍衍赴了顾北辰的邀约,带上叶浔一同前往,云疏月一个人站在苍王府门口想了半晌,忽然转身。

她听海龙说了她曾经进入过墓宫那件事之后,心里就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云疏月就是云初,是夜国乃至整个玄月大陆最负盛名的医者之一,背靠云凌和天医谷;

云疏月从前来过墓宫,说明她知道自己是月南枝,简而言之她没有失去前世的记忆。

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死在云落雪的手下呢?

除非,原主是故意死的。

云疏月曾经想过,原主或许身上带着秘密,无法隐瞒,只能一死了之带到地下,但她突然想到一个人。

秦暮辞……

秦暮辞和云清宴长得一模一样,甚至从楚倾澜的言语中,她几乎已经确定了秦暮辞就是云清宴。

她前世的哥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真的只是巧合吗?

秦宅两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门口的家丁上前询问:“姑娘,请问你来秦宅找谁?”

云疏月回过神,“我来找云清宴。”

那家丁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秦宅两个大字,十分为难:“姑娘,我们这是秦宅。”

“我知道,你去和秦暮辞说,我来找云清宴。”云疏月淡声道:“他再拒绝也不迟。”

听见这位姑娘说出了主人的名字,家丁虽然疑惑,却也不敢怠慢。

等了没多久,那家丁就匆匆跑出来:“姑娘,我家主人请您进去,不过秦宅内只有我家主人一人,并无您说的那位云清宴。”

云疏月点点头:“没关系。”

她已经知道云清宴是谁了。

上一次在酒楼,她试探了秦暮辞,那时候她基本确定了他就是云清宴,所以这次来,不是为了确定他的身份。

而是为了确定自己的身份。

秦暮辞等候在花厅,上面放了一些云疏月平时爱吃的糕点,见她来了,男人泡好茶,将茶杯推过去,“疏月。”

“你和楚倾澜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云疏月目光下垂,“我是死了,你和他也死了?”

“自然。”秦暮辞不在意她的开门见山,“一个人怎么可能存在于两个时空,自然是死了。”

云疏月沉默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从去年九月十五醒来,成为‘云疏月’后,对云清宴的怨恨似乎慢慢淡了。

尤其是……她看到无妄内的那只锦囊。

云清宴日后,是出了什么事吗?所以未来的她,才会给现在的她,写下那段话——不要恨他。

云疏月抬眸:“怎么死的?”

“楚倾澜在你死的当天也死了,我又活了很久。”秦暮辞问:“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你那个心上人呢?”云疏月抬抬下巴,“你死了,她呢?”

秦暮辞奇怪的看了云疏月一眼。

然后放下茶盏,淡淡问:“疏月,哥哥待你如何,你不会不明白。”

云疏月笑了一声,刻意回避:“那就不问这个了,秦公子,那就麻烦你告诉我,你来这个世界,几年了?”

包括楚倾澜。

她觉得,他们不是简简单单的‘穿越’而已。

秦暮辞笑了笑,“你说呢?你猜猜,我到了这个世界,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