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对,荒废了二十六年,真实的皇都还停留在二十六年前的模样。

叶浔摸着脑袋:“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云疏月:“二十六年这个时间节点,不你觉得奇怪?”

二十六……

叶浔一拍脑袋,“阿衍的年龄!二十六年,难道有人在二十六年前,就做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打算。”

云疏月点头:“那道圣旨你应该也知道,皇帝为了自己的皇位和紫岚达成合作,也不是什么怪事,那么皇帝是知道如今的皇都是海市蜃楼,早晚有一天会崩塌,而崩塌之后,皇帝一定会将罪责推到萧苍衍身上,到时候若是真是的皇都内留下什么‘证据’,苍王殿下难敌悠悠众口啊。”

叶浔恍然大悟:“我靠,没想到上位者这么阴险狡诈,一个局布了整整二十六年!那这个幻境什么时候会崩塌?”

云疏月也不知道:“或许很快,或许要等到萧苍衍三十岁那年。”

云疏月看向萧苍衍:“毕竟圣旨说,需要等你而立之年,才能将皇位传给你,到时候众人发现,你做了皇帝,皇都成了三十年前的模样,所有人的商铺、房子,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你说他们会埋怨谁?”

玄卿沉默不语,转头朝街道看去,突然表情严肃:“看哪里。”

云疏月看到,不远处的墙壁上刻着‘苍之罪人’这几个字。

二十六年前, 萧苍衍出生,先皇亲自赐名为苍,封苍王。

“原来陷阱埋伏在这里呢,只要真实的皇都面貌一恢复,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上天的惩罚,因为阿衍!”

叶浔气愤难当:“我们怎么办?”

“皇帝名字叫什么来着?”云疏月问。

萧苍衍淡淡道:“萧珩。”

云疏月点点头,准备将墙壁上的‘苍’改为珩,突然又顿住了说:“一个萧珩怎么够,这可是他和紫岚进行策划的东西。”

说着,云疏月将那四个字磨平,写下了‘天玄之罚、珩岚二人为罪人,故而天降惩罚’。

叶浔:……

好操作。

于是他也干了起来。

当年的皇都一夜之间成了幻境,那么皇帝必然是派人在一夜之间将这些‘萧苍衍的罪行’写在皇都的大街小巷。

云疏月现在要改动也麻烦,但她一定要全部改完。

玄卿站在萧苍衍身后,“殿下……”

“本王知道你要说什么。”

“王妃对您这般上心,不像是……”

“她一样关心我照顾我,只是不爱我了。”萧苍衍知晓原因:“这不是她的错,只是四百年前,有人许下的愿望,如今这个愿望,在云疏月身上实现了而已。”

因为她去过墓宫,去过无妄,所以南枝的许愿,达成了。

云疏月自己或许都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不爱萧苍衍了。

那些记忆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可就是不爱了。

见到他,再也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甚至不排斥她就是月南枝的事实,她还想再去一次无妄或者墓宫,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直面‘事实’,说明她真的不在乎萧苍衍。

玄卿抿着唇:“可殿下……”

“先帮忙吧。”萧苍衍手淡淡一挥,字迹改变。

二十六年前的皇都并未扩建,许多建筑都没有,而这些痕迹也都写在显眼的地方,但为了避免遗漏,云疏月还是逐一排查。

再金碧辉煌的地方,经过了二十六年的风雨侵蚀,也变得破败不堪。

何况这二十六年间,其实 皇都是没有人的,也就是说这个地方荒废了二十六年。

云疏月挥手打开蜘蛛网,走近皇宫大门,叶浔拧了拧眉:“你要去哪?”

“某个人的寝宫。”

叶浔一愣:“你要去苍衍的寝宫吗?你去哪里做什么,这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你觉得皇帝不会在他寝宫内留下什么吗?”

云疏月看向萧苍衍:“那时候你并未出生,很多事情或许不知道,去看看有没有遗漏是最安全的。”

“嗯,走吧。”

皇宫依旧很大,几人只能靠步行。

“幻境是在一夜之间诞生的,也就是说皇帝只有一个晚上准备,而且这种事情他不能吩咐他人,只能亲力亲为或者吩咐最信任的部下。”

云疏月一路走来都没看到什么关于萧苍衍的东西。

所以她猜测,皇帝是在最重要的第几个地方,写下了对苍王殿下不利的东西。

“你说,皇上为了这么一个位置,部下了这么这么大的一个局……他在想什么呢?他有没有后悔过?”

知道这二十六年皇都所有的建设,都会推翻重来,总有一天,皇都会退回到二十六年前的生活水平。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是巨大的打击。

“后悔过吧,但是没用了。”云疏月道。

叶浔问:“你怎么知道他后悔过,万一就是这么没人性,他为了皇位在所不惜呢。”

“皇后娘娘不是说皇上像变了一个人么?那么在他变了之前,或许是后悔过的,仅仅一瞬间而已。”

云疏月想了想,“后悔的力量远远没有执念来的大,所以他继续了,并未停止,还将自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说,皇帝现在是个什么东西。”

叶浔当时大脑就卡住了,磕磕巴巴:“卧槽,难道他,他不是人了?”

“不一定,不知道。”云疏月总觉得和紫岚这样的人打交道是没有好下场的。

这二十六年皇帝所付出的,又是什么呢?

皇后娘娘说他变了,那就是真的变了。

要完成愿望,建立了这么大的幻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二十多年集赞的积蓄一夜之间变成荒芜,他们会想什么呢?

这都是皇帝一人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终于走到了萧苍衍的寝宫。

与想象中破败的模样不同,寝宫居然比外面那个‘幻境世界’更为华丽完好。

没有被萧苍衍下毒,没有被毁掉的寝宫,伫立在宫中。

即使过了二十六年的风风雨雨,依旧完好无损。

云疏月推开门走进去,果然见到了很多东西。

这回到不是字,而是一颗黑色的石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光芒与气味。

落在了庭院中央,仿佛遇事着这里将会降下灾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