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苍衍取出长生烛,那只被捆绑的雉忽然激动起来,扑闪着翅膀。

男人眯了眯眼睛,“你在激动什么。”

云疏月诧异的看着他:“你在问它?”

刚刚确实有些激动,但是在激动什么……

云疏月脑中闪过一个猜测,看向那只雉:“这是人鱼长生烛,人鱼的鳞片制成,一直长生烛,就要一片鳞片,所以你是认识这只人鱼,对么?”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一只鸡为什么会认识海里的人鱼?”叶浔懵逼了。

云疏月摇摇头,神色凝重:“这是蜃。”

玄卿一惊,下意识回复:“海市蜃楼的蜃?”

“嗯,传说雉入海为蜃,我一直以为是传说,刚才都还不信,但它既然对这只人鱼非常熟悉,那么它应该就是蜃。”

传说中的蜃,是海中的海龙,蜃气便是海市蜃楼,能够制造强大的幻境。

紫芜应该就是利用它,才能造出如此庞大真实的幻境。

海市蜃楼,还真的不一般。

它不会说人话,却有如此强大的能力,可又好似能听懂是的。

云疏月凑近,“我问一句,你点头或是摇头。”

“你是蜃?”

点头。

“你和长生烛鳞片的主人是旧识?”

激动的点头。

“这条人鱼死了?”

摇头。

云疏月一愣,萧苍衍说,那条人鱼是自愿奉献了一百片鳞片的,居然没死?

她又问:“你是被紫芜……就是那个紫色衣服的老女人抓来的么?”

点头。

“抓到你的时候,你是海龙的模样?”

又点头。

云疏月拧眉,紫芜看来知道蜃的存在,更知道将海龙捕捉上岸后,它就不是海龙了,方便操控。

“你被关押在这里多久……不对,你被关押在这里,是不是二十六年整?”

拼命点头,嘴里还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萧苍衍用烛火将铁链烧断,那只蜃猛地从祭台上跳了下来,昂首挺胸,果然是一只不一样的鸡。

墓宫仿造皇宫,自然有水池,云疏月记得后花园有一片很大的荷花池。

果然,雉迈着它的小短腿扑闪着翅膀,跳进了池子里。

没过一会儿,一条威武庞大的蓝色水龙忽的矛头,神情严肃,威武万分。

“……”这俩是同一个东西,说出来谁信?

云疏月凑上前,摸了摸它的龙须:“是你?”

“嗯。”这回到是能说人话了。

嗓音醇厚沙哑,带了点世俗风风雨雨沧桑的味道,一双龙眼略微混浊,透过云疏月,看向萧苍衍,问:“他呢?”

他?

云疏月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那条人鱼。

萧苍衍将长生烛递给它。

海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而后抬头:“我与他四百多年未曾相见,一路追随他的气息至此。”

云疏月打断:“你不是被紫芜强行抓来的,而是自愿的?”

自愿来到墓宫,因为墓宫里有那条人鱼的鳞片。

海龙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紫芜那算什么东西,能抓得住我?我是蜃,海上无所不能的存在。”

“其实现在还没到七夕,可皇都人却以为七夕已过。甚至整个皇都,就是建立在这座城之上的海市蜃楼,我说的对吗?”云疏月问。

“说对了一半。”

云疏月不解。

海龙淡淡笑了,睥睨众生:“确切的说,这二十六年,你们所在的皇都,都是‘海市蜃楼’。皆是由我创造。”

云疏月大惊,猛地转头看向萧苍衍,却见他淡淡点头:“猜到了。”

叶浔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这些年我们住的皇都,一,一直都是假的?”

“算不上是假的,不过不是真的就对了。”海龙依旧高高在上:“紫芜那女人要我创造出一个新的皇都,让所有人活在海市蜃楼里,她帮我找人鱼,我就应了她的话,不过……”

海龙看向萧苍衍:“他自愿将鳞片拔下来送给你,想必你也不是一般人,你应该更能替我找到他,日后我跟着你,我帮你。”

云疏月:……

您这条龙,是不是太随便了点?

她又问:“那现在……我们能去看看真实的皇都么?”

“荒废了二十六年,可不是什么好看的。”海龙道。

云疏月摇头:“无论怎样,你已经脱离了祭台,幻境维持不下去,那么皇都迟早会变回二十六年前的模样,我有办法让紫芜承认这是她做的,但现在,你要带我们去真实的皇都,我有事要做。”

海龙看了这个女人一眼,有胆识有魄力,到和那条人鱼时常提起的月南枝有点像。

他又随口一问:“对了,月南枝在哪,我想见见这个女人。”

“……”

话音刚落,四人皆是沉默。

海龙不明所以,人鱼很喜欢月南枝,他也好奇,这群人总不至于藏着掖着不让看吧?

然后就听见云疏月冷声说:“她死了,你要去见的话,跟我来。”

海龙:……

月南枝死了,可身体一直没有消亡,安安静静的躺在哪里四百年。

海龙条上岸,又变成那只斗志昂扬的野鸡,众人沉默:……

这个画风,实在是有那么点诡异。

云疏月打开墓宫最后一道防线的大门,对雉说:“进去吧,月南枝和穆北苍……都在里面。”

雉扑闪了一下翅膀,快速奔跑进去。

它小眼睛猛地惊呆了!

月南枝和穆北苍,怎么和外面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他只是一条小小的海龙,不要骗他鸭!

“看完了,可以带我们去看现在的皇都了么?”

雉又跳进水里:“可以,闭眼吧。”

云疏月看向海龙:“那你呢,不和我们一起去么?”

“诸位不是说要去做事情,想必是掩盖真实皇都的一些东西,那么我自然要在此继续维持幻境,否则一旦坍塌,你们的大事不成,可怎么办?”

云疏月心里有些感动,“谢谢你。”

“看在那条死人鱼的份上罢了,快去吧。”

面前出现了一个阵法,她最后看了海龙一眼,总觉得有些面熟,微微一笑,走近了阵法。

不知道为什么,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很信任。

不觉得海龙会害他们。

此时,四人看见了,所谓真实的皇都……

呃……

怎么破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