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疏月点点头,“哦。”

一盏散发着暖黄色光线的灯笼出现在她手中。

只可惜灯笼的光不够亮,微微弱弱的,只能照亮面前一点的地段。

她将灯笼上上下下扫了一遍,抿了抿唇。

其实她空间里还有很多东西的,无论是灯笼、火把,甚至还莫名其妙有手电筒。

只是上一次她想告诉叶浔空间的事,被萧苍衍阻拦了,这一次……

她朝他看过去。

男人唇线紧绷,用传音入密悄悄说:“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

云疏月看向他,不明所以。

男人继续传音入密:“是贪念。云疏月,你的空间有多大,我清楚,这样的空间太吸引人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以冒险。”

“可叶浔和玄卿不是别人。”

萧苍衍定定的看着她,“好,那你告诉他们吧。”

云疏月觉得有些奇怪,可叶浔和玄卿她太了解太了解了。

尤其是叶浔,她相信叶浔绝对不可能背叛。

而且既然萧苍衍让她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那么就算叶浔或者玄卿突然反叛,他也一定有办法。

于是云疏月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两人。

叶浔差点撞倒她身上:“怎么不走了,前面有什么东西?”

由于只有云疏月手上一盏灯,所以其他三人基本是抹黑前进。

云疏月顿了顿,伸手一挥,手中又出现一盏灯笼,比念剑要亮的许多。

叶浔惊的合不拢嘴:“你你你变出来的?”

云疏月递给他,然后又给了玄卿一盏白色朴素的纸灯笼,这下三盏灯笼的光亮了些。

接着就听见云疏月说:“我有空间。”

“……”

两个人非常沉默。

云疏月转头:“我有空间你们不好奇么?”

叶浔默默脑袋:“你有空间这事……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云疏月一愣。

叶浔有点蒙:“在海底的时候,你和我说过啊,哦不对,其实也不是和我说的,只是你说你有储物袋,我想着什么储物袋啊,肯定是空间,还有那次夜晚没地方住,你说你去找地方,我就知道你有空间了,不过疏月啊。”

叶浔啧了一声:“你心怎么这么大呢,我和子卿先生是好人没错,但万一有人居心叵测接近你,就是为了你的空间,这可咋整?”

云疏月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她轻咳嗽一声别过头去:“若是今晚我们要在墓宫留宿,也不安全,不如晚上住到我的空间里去。”

叶浔跟上她的脚步:“也行啊,见识见识你的空间呗,不过你为什么会有空间……”

玄卿站在萧苍衍身侧,忽然往前一步,恭敬作揖;“殿下。”

萧苍衍淡淡挑眉。

“殿下此行,子卿知晓,子卿愿为殿下鞠躬尽瘁,无论殿下是何身份,要做何事。”

萧苍衍忽然笑了,“你知道?”

“子卿在殿下身边二十年,若这还猜不到,是子卿的失职。”

文弱书生的眼睛很亮,“子卿一生都会追随殿下,从前的事,子卿未能陪伴在殿下身边,那么今生之事,子卿必当追随到底!”

萧苍衍移开目光,“走吧。”

玄卿知道他这是同意了,慌忙跟上。

大约又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祭坛的边缘。

云疏月抬头,祭台上方镶嵌了夜明珠,还有一轮巨大的白月盘。

真的很像星星和月亮。

祭坛分为祭台、占星台、祷告台三部分。

在往后,是一座白塔。

每年会有圣女入住白塔,替所有臣民祈祷风调雨顺。

云疏月先行踏上占星台。

她仰望这虚假的夜空:“真好看,若是真的,那一定更好看。”

“这次占星台皇宫也有,你想去的话,我带你去看。”

云疏月却摇摇头:“皇宫是皇宫,墓宫是墓宫,无论如何皇宫也不是四百年前天秦帝国的皇宫了。”

占星台没有异样,她推了下来,往祭台走去。

却发现——

过不去,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叶浔敲了敲,“是屏障吗?”

云疏月抿着唇,其实这东西不像屏障,有点想玻璃,桥在上面的声音也很像,唯一不对劲的是玻璃会反光,这个东西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所以,她觉得,可能也是幻象。

于是云疏月从墙上扣下一颗夜明珠,往那看不见的屏障上一砸——

哐当。

碎了。

她伸手摸了一下,在砸碎的地方手可以穿过去,可一颗夜明珠只砸出了一个不大的洞,她的手再往下移,便碰到了玻璃似的僵硬的的东西,顿时将她的手弄出了血。

卧槽,这玻璃还这么锐利的吗。

叶浔见状,效仿云疏月,也用石块砸了个扣子。

众人只听见哐当一声,又是碎了一个洞。

两人正在估摸这个洞能不能钻进去人的时候,萧苍衍缓缓伸手。

内力在屏障上一阵,全部碎了。

云疏月:……

叶浔:……

啊,刚刚我们两个好像智障,发生了什么了吗?

祭台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很大,很黑,但是有一点不和谐。

“那是鸡吗?”叶浔指着祭台中央一直尾巴很长,十分艳丽的动物。

云疏月噎了一下:“地下墓宫,为什么会有……鸡?”

叶浔咽了下口水:“能吃吗?”

“……”玄卿沉默了一会, 才说:“那是雉,是一种鸟。”

云疏月:……

不管是鸟还是啥,为什么墓宫里会有这种东西,这什么玩意,能在墓宫里不吃不喝活下去的?

雉?她回忆了一下,通俗来说就是山鸡,前世在动物园见过,挺漂亮的,也挺凶,但她可以肯定的是。

这只雉,比常规的山鸡要大很多。

“阿衍,什么情况,墓宫里怎么会有这东西?它吃什么?不见光也能活?好像离不开祭坛那一块啊!”

叶浔嘀嘀咕咕的走过去,怀里的兔子忽然一蹦,拦住了他的去路。

云疏月拧眉。

饭团的意思是……那只山鸡,很危险。

她小心的凑近,雉似乎发现了陌生人,仰着脖子,凶狠的望着众人。

云疏月拧眉:“它的脚被东西缠住了。”

她尝试去砍断铁链子,却发现无济于事,“萧苍衍,你用那个什么火烧一下,能不能烧断?”

幽冥火么?

长生烛燃烧的火焰,可以烧毁世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