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疏月也沉默了。

平时萧苍衍进宫都是做马车的,这是亲王的特权,云疏月也跟着沾光。

她还记得有一次她坐在马车里,因为和云浅霜在一旁走着,那时候她心里真是无比畅快,恨不得这条公道长一点,再长一点。

然而此时轮到自己走的时候,她就……

嗯……

“走吧。”

云疏月点点头,安慰自己,其实也没多长,不过两千米左右嘛。

只是今天走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何况玄卿这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也要走这么多路……

宫道又长又无聊,好不容易走到头了,云疏月抬头看了眼:“墓宫为什么与皇宫一模一样,按理说是墓宫在前,皇宫的建造再后。”

确实如此,夜国见过不过百余年,之前天秦帝国的宫殿被战争毁的一干二净,就算在原址上重建,也不至于精细到一块雕花石板上的雕花,都一样啊。

云疏月记得很清楚,走完宫道是长长的台阶,台阶旁的扶手上的狮子形态各异,她那时无聊,仔细看了几只。

再对照墓宫里的这几只,真的一模一样。

除非建造者来过墓宫,并且好好研究过墓宫构造,否则绝对不可能一比一的比例,建造出一座一模一样的皇宫来。

“夜国皇宫是开国皇帝下令建造的,图纸也是他提供的。”

云疏月愣了下,“开国帝王,夜国不过百年,历任帝王在位时间又长,开国帝王应该是你爷爷吧?他提供的图纸……”

“是,旁人说,是他设计的。”

云疏月忽然想到一件事,先皇下令,等到苍王殿下而立之年时,无论那时候的皇帝的谁,都必须将皇位传给苍王。

说,这是欠他的。

欠他什么呢……

“皇宫的图纸还保存这,你若有兴趣,改日带你去看。”

云疏月摇头;“没兴趣,见过真实的皇宫了,谁还有兴趣看图纸,但那图纸想必并非先帝所设计,而是依照墓宫绘下来的吧?”

“是。”

云疏月又问:“但你说过,这座地下墓宫,只有你和月南枝才能进来,那么我想问,为什么先帝可以进入这里?”

萧苍衍转头看她,淡声道:“忘了告诉你,有血缘关系也可以。”

“……与穆北苍或者月南枝有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

玄卿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大秘密。

叶浔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天秦帝国帝后的名字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怎么这两人像是在聊家常啊……

云疏月边走边想,既然墓宫只能月南枝穆北苍,以及两人的后人才能进入……可他们没有孩子,哪来的后人?

云疏月将北阳王府的关系梳理了一遍,恍然大悟。

对了,月南枝还有一位从未露面的哥哥,她在月南枝的梦里并未见到此人,想来关系应该不怎么好。

——否则月南枝最危难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出现?

日后她与穆北苍征战天下时,也没见到那位哥哥。

最后反倒是她亲生哥哥,借着血缘优势,打开了墓宫的门,拿到了图纸,建造了夜国皇宫。

所以……夜国的开国帝王……

萧苍衍点头:“你想的不错。”

云疏月咋舌。

夜国的开国帝王,和月南枝居然是亲戚关系。

穆北苍那一脉,云疏月很确定只有他一个人了,所以萧苍衍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很确定,夜国开国帝王,就是月南枝兄长的后人!

所以……才会有那样的传闻吗?

才会有那一道圣旨吗?

在萧苍衍而立之年,必须将皇位传给他,这是欠他的。

甚至皇帝为什么要给云疏月和萧苍衍赐婚,恐怕也是圣旨上写了什么,那时候的云疏月还是个废物,家给萧苍衍正好,不会对皇帝产生威胁。

可现在看来……

是开国帝王在补偿他们啊。

这算不算是用另一种方法,将他们失去的东西,补偿回来了呢?

叶浔和玄卿对望好几眼——每个字都听得懂,可是合在一起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云疏月和萧苍衍……与天秦帝国的开国帝王,到底有什么关系。

是他们想的那样吗?

“先找阵法吧。”云疏月说:“紫岚的幻术只能维持在皇都,那么阵法应该在墓宫,若是在其他地方,是会被发现的。”

这道没错,能撑起如此强大的幻境,阵法必然很大,若是在明面上,早就被发现了几百次了。

“皇宫中的祭坛在哪里?”

“在西南方向。”叶浔回答。

云疏月想了想:“既然皇宫有祭坛,那么这里肯定也有,而摆布阵法最适合的地方应该就是祭坛了,面积大,一切都是现成的,我想阵法大概率在那里。”

祭坛……

萧苍衍嗯了一声,“走吧。”

叶浔和玄卿对皇宫不熟悉,全程跟着萧苍衍走,他们两人走到晕头转向。

叶浔感叹:“我也是从小在皇宫玩到大的,怎么还是记不住这复杂的路,阿衍你是怎么记住的,我记得你很小就不住在宫里了。”

萧苍衍七岁便独自开府,之后回宫,也只是去了皇后哪里。

其余地方,他根本不会去。

可此刻怎么对皇宫的小路这么熟悉,居然知道走那条路离祭坛最近?

玄卿心中有个猜测,但不知是否正确。

而云疏月却是明白的。

前一世的穆北苍,在这里住了好久好久。

直到月南枝死了,他依旧为了天下苍生,在清冷的皇宫度过了十年。

十年后,他才将皇位传给他人,孑然一身独自前往墓宫。

然后在月南枝身边躺下。

玄卿看了萧苍衍一眼,心中大约明白了什么,他笑了笑:“叶公子,我们家殿下可是过目不忘。”

叶浔想想也是,“对,走吧,去祭坛。”

这一路上,云疏月都没有看到所谓的长明烛,墓宫很暗很暗,唯有成堆成堆的夜明珠发出微弱的光芒。

走在这样一个昏暗的环境下,叶浔迫不得己点了等,却及时被萧苍衍灭了。

他转头看向云疏月:“我给你的念剑呢?”

云疏月眨眨眼睛,从空间取出那把剑,这是萧苍衍从她的第一件礼物,是她通过了她的七星阵发测试,才得到的武器。

念剑可以幻化为各种物件形态,自然包括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