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雾中什么都看不见,云疏月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等等!她一愣。

她方才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为什么她想了那么多件事情,可感官上却才进入白雾一小会?

有了这个认知,云疏月默默在心中数数,她按照自己的脉搏来,她的脉搏大约是七十次每分钟,数了约七百多下,眼前还是一片迷茫。

“萧苍衍,还有多久才到?”

“很久。”

云疏月心中一颤:“我们已经走了一刻钟了,你是要带着我们去城北?”

“是。”

走路去城北实在太远,云疏月觉得不可能,“就算是骑马,从城南到城北也一个时辰左右,用双腿走,最快也得三个时辰,我们是要走到天黑。”

玄卿昨天就是骑马的。

玄卿听着两人的对话,愣了愣:“王妃,已经走了一刻钟了?我怎么觉得……”

他怎么觉得,他们才进入这个幻境,时间都没变,也不累,仿佛才迈开一个步子而已。

“玄卿,你累么?”萧苍衍忽然问。

玄卿沉默了一下,“不、不累……”

“那就好,走吧。”

看萧苍衍的架势,他是真的要从这头走到那天。

他和云疏月还好,毕竟是习武之人,可玄卿只是一介文人,昨天骑马一天,今天还要走三个时辰。

“萧苍衍,我们现在在哪?”

男人抿着唇:“用不了三个时辰,等一会便知道了。”

云疏月继续默默数数,等时间过去半个时辰左右时,萧苍衍忽然停下。

他在白雾中点燃蜡烛,蓝色的火光渐渐照亮周围的景物,白雾慢慢消散。

云疏月观察四周,这里是一处郊区,他们走在一条不大的路上,但这条路也是可以通马车的。

“等等,这是……”

萧苍衍冷声:“没错,这依旧是环绕皇都的那条官路,我们一直在这条路上。”

云疏月在心里计算的时间是一个时辰左右,她问玄卿:“你感觉走了多久?”

玄卿有点懵:“我们不是……才进来么?”

两人对望一眼,大概确定了白雾的作用。

他们明明走了一个时辰,玄卿却不觉得累,也没有任何时间上的意识,他觉得他们才进入白雾不久。

所以,云疏月确定,昨天玄卿从城北进入,却在城南的白雾中走出来,也是因为时间上的错觉。

其实他们已经顺着官道绕到城北,花费了三个时辰。

只是不渴不累没有疲劳感,没有时间观,让他们的思维错误的认为,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白雾。

才会一次次回到原点,做下记号。

云疏月看了眼天色,随后问:“你怎么看?”

萧苍衍手中的烛火照亮一切,却也诡异的发觉这里不对劲。

皇城封锁,无人进出,不会有人过来也就罢了。

可这里却一只鸟都没有。

按理说,郊外应当有鸟,再不济也该有飞虫,可明明是夏天,却什么都没有。

云疏月也想到了这一点:“对啊,夏季的丛林里虫子多的要命,尤其是水边,可这儿没有就算了,鱼也不见一条,除了人以外,皇都好像没有任何活物……”

“本王觉得……”萧苍衍顿了顿,才弯唇:“这个皇都是假的。”

云疏月一愣:“你是说,有一个类似平行空间的皇都,与真实的皇都重叠了!所有人都以为昨日就是七夕,实际上,昨天确实是现在这个皇都的七夕。”

从远处骑马赶来的叶浔:“……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懂……累死我了。”

萧苍衍点头,他燃起的烛火让白雾消失,叶浔自然能找得到。

叶浔一来,就听见云疏月那番话,有点蒙:“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我们现在在一个假的皇都里?”

叶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想到云疏月居然点点头:“你没听错,就是这样。”

紫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到的方法,她可以制造一个盛大的幻境,无论是碧落海底的祭坛,还是这个古怪的皇都,全都是假的。

海底祭坛所在的位置就是皇都,因为云疏月在那里找到了皇都地下墓宫的珠宝,甚至那座七星楼,就是皇都旁的这一座。

而现在,又有一个假的皇都附在真实的皇都之上,说明……

说明紫岚的幻境,只能在这个地方操控。

为什么只有在这里才行,为什么?

云疏月和萧苍衍对望一眼,同时吐出两个字:“墓宫!”

紫岚必定是借助了墓宫里的什么东西,来达成操控幻境的目的。

“你们的意思是,还需要去一次墓宫才行?”叶浔啧了一声,“那地方诡异的要命,而且我们不一定能打得开通往墓宫的路,再者说了……”

叶浔斟酌了一下:“墓宫内墓道复杂,我们进去万一迷路出不来了,万一触及机关,总之现在进入,不是个好时候。”

叶浔的担忧没错,但这种担忧在萧苍衍眼里,根本不是问题。

他淡声道:“无妨,随本王来。”

玄卿从叶浔的嘴里听说过墓宫这个地方,却没有真实的去过,他有些犹豫:“属下……”

“子卿先生也一起去吧。”说话的却是云疏月:“子卿见多识广,有些东西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

她记得,在七星楼和梦髓的梦境中,她入了一个人的梦,那个梦里,她隐隐约约瞥见过一个和玄卿长相差不多的男人。

墓宫的入口很隐秘,却也不算隐秘。

入口在皇宫正大门往南一百里的地方,与皇宫一前一后,比例与皇宫一模一样。

云疏月踩着台阶一步步往下走,来到地下,点亮了等。

这座在地下隐藏四百年的墓宫大门,第一次出现在她眼前。

居然是这样的……辉煌。

与真实的皇宫,甚至没有任何差别。

他们之前都是从破损的入口进入,这一次萧苍衍居然带她往大门走。

推开沉而厚重的大门,云疏月听见缓缓的咯吱声,她抬头看去。

墓宫的顶部布满了小小的夜明珠,看去就仿佛天上的星星。

好似这不是地下墓宫,而是夜晚的皇宫。

“天啊,这条宫道,居然和宫里的一模一样……”叶浔当即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头都大了,“我们不会是要走过去吧?”

宫道……很长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