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鸢看着司卿,眼内满是得逞的笑意。

天帝那边,既然下了处死她的旨意,她也懒得再去辩驳了,只要司卿用延生术,她照样可以继续活的好好的。

拂欢就不一样了,这次天帝已经对她起了极大的戒心,是无论如何,都难逃一劫的。

眼前,手仍掐着冷鸢脖子的司卿,透过读心术,将冷鸢心底的想法,透析的清清楚楚,察觉到冷鸢打的如意算盘后,怒沉着脸。

“带我去找拂欢!”

“好,不过你先将延生术的密咒告诉我。”

……

极寒北地。

“欢儿,欢儿。”

拂欢被困在这寒域中奄奄一息,朦胧中,耳边似乎传来了司卿的呼唤声,一声又一声,离她越来越近。

是梦吧……

“欢儿……”

随着又一道轻唤声,拂欢感觉身体被人托起,紧紧的抱在怀里。

微微睁开眼时,只见司卿手捧着她的脸颊,一脸惊恐慌张的看着她,“欢儿……”

“司卿……”拂欢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司卿看着手筋脚筋都被挑断的拂欢,眼眶泛红,将拂欢拦腰抱起,迅速的往外走去。

经过寒域大门时,冷鸢正站在门口,见到走出门的两人后,视线落在司卿身上,“从这里出去后,我们之间就又两清了。”

司卿没有理会拂欢,径直带着拂欢离开。

两人离开后,冷鸢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随后往密牢走去,如今她已会延生术的方法,天帝就算下了死令,她也不怕了。

司卿和拂欢如今逃脱,天帝定会大怒,到时候他们之间若是来场恶战,她便可坐收渔翁之利了。

司卿,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我只好毁掉你了。

“来人,去禀报天帝,司卿带着拂欢逃跑了。”

……

司卿带着拂欢来到下界的一处云仙泉。

将浑身是伤的拂欢安置在仙泉中后,司卿坐在一旁,不断的给拂欢注入内力。

拂欢靠着泉壁,懒洋洋的耷拉着眼皮,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感觉到疼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感觉。

她的内息,被寒气入侵太深,加上先前也只是恢复一半的内力,因此现在内息紊乱,根本无法凝聚。

“司卿。”半晌,拂欢喊了声司卿。

“怎么了?”司卿睨着拂欢。

拂欢微微一笑,“收手吧,不要让损耗你的内力了,这些真气根本就进不去我的体内。”

司卿皱眉,伸手握住拂欢的手腕,发现她果真脉象浮躁紊乱。

仙泉之水都没用,难道……

“司卿,背我出去走走吧。”拂欢抬眼看着司卿,眼内流露出一抹恳切。

现在,春萌的事情败露,天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和司卿的,而她当初自作主张放走了春萌,如今必须要将事情揽下,护司卿周全。

那么,就让她和司卿,度过最后一段时光吧。

现在她终于明白,紫微大帝口中所说的大劫是什么了。

司卿察觉到拂欢心内的想法,默默的松开了拂欢的手,一双黑眸变得深不可测,却隐隐透着心疼与担忧。

傻瓜,拂欢这个傻瓜。

“这里太闷了,背我去走走吧?”拂欢见司卿不说话,唇角笑意加深,想要抬手示意司卿抱一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最终,司卿将拂欢背起,缓步往外走去。

一步一步,又深又沉。

走了好一会儿,拂欢忽然见到这云仙泉有一处地方,显出一个高台,那高台高耸入云,显得虚幻又缥缈。

拂欢一时看的出神。

司卿见此,往前走了两步,一双黑眸涌现点点温情,语气坚定而又柔软的道——

“欢儿,将来我迎娶你时,我便会带着你踏上琼华台高处,俯瞰万里红妆。”

听到这话,拂欢心神一晃,苍白的面上扬起一抹甜美的笑意,调笑道,“卿哥哥,你可别说大话,这琼华台是天帝的私有物,怎会由着我们胡来?”

“我说能,便能。”

此话一落,正在笑着的拂欢,眼眶彻底湿润,一颗一颗的眼泪,滴落在司卿后背的衣衫上,可拂欢仍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带着拂欢在云仙泉走了一圈后,见天色快要暗下来,司卿带着拂欢,去往了浮生树的方向。

半个时辰后,下界的一间寺庙里。

“欢儿,你先在这里休息,等我明日来接你。”司卿替拂欢掖好被子,伸手捋了捋她额间的发丝。

拂欢点点头,躺在床榻上,一颗心跳的厉害。

“乖,先睡吧。”司卿话落,将屋内的烛火熄灭。

满室漆黑,拂欢拉着司卿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放下,黑暗中,司卿弯腰亲了亲拂欢的额头,“等我。”

两个字,似是给了拂欢一颗定心丸,随即只见眼前白光一闪,整个人便陷入了昏睡之中。

拂欢睡着后,司卿缓步出了房间,去往了天界的方向。

……

天界,紫微宫。

“无极,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说什么也要保全欢儿。”紫微大帝正坐在大殿与无极天尊叙话。

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们老一辈的全部看透不说破,没想到有一日,还是东窗事发了。

现在,拂欢,司卿以及冷鸢全部被牵连进去,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唉,孽缘啊,都是孽缘啊!”无极天尊重重的叹了口气,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走,现在就随我去青阳殿。”紫微大帝只要一想到拂欢下令要被天帝处死,整个人就静不下来。

无极天尊站起身来,刚走两步,仙童酒笙从外走了进来,“启禀大帝,冥神大人在外求见。”

“好啊,他竟然还敢来见我!”紫微大帝听来人是司卿,整张脸顿时拉了下来。

无极天尊朝酒笙摆了摆手,示意他让司卿进来。

不一会儿,一席黑色锦袍的司卿走了进来,进门后,朝紫微大帝以及无极天尊点头示意。

紫微大帝怒瞪着司卿,还未开口,只听司卿缓缓的道——

“所有的一切因我而起,我要一人承担此事。”

司卿说完这话后,门外有一抹身影,匆匆的往外跑去,那人正是子羽。

子羽因为这两日凰羽阁所有部下身体发现诡异的变化,熬不住才来寻找紫微大帝求助,没想到却听到了司卿的话。

冥神大人要一人揽下所有的事情,那主子该怎么办,她知道了该多伤心。

子羽想罢,加快了跑步的速度,却一下子绊倒在地,许久没有站起身来。

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渐渐显露的鱼尾,整个人惊慌不已。

这几日不知是怎么回事,凰羽阁弟子,一个个身体都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半人半兽之躯。

这件事情,现在被她压下来了,若是对外泄露,不知还会发现什么大事。

想了想,子羽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准备先回凰羽阁,用凰羽阁灵号,寻找拂欢的下落。

子羽离开后,紫微宫内的三人,往青阳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

青阳殿内,气氛冷凝严峻,在司卿踏进青阳殿后,天帝便召集了一众仙君一同前来,作势要好好审一审当年的事情。

“春萌的真身在哪?”半晌,天帝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春萌的行踪。

“无可奉告。”对于春萌,他亏欠对方太多,如今既已将对方救出安置好,就怎么也不会让她再次沦落到天帝的身边。

天帝听到这话,蓦地沉下了眼,指着司卿,“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知道。”司卿淡淡出声。

“司卿,你伙同拂欢,犯下滔天大罪,你们二人皆是死路一条,若你将春萌交出来,我便给拂欢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饶了她的命。”天帝现在,对于司卿以及拂欢之间的猫腻,已经彻底看透了。

这么多年,他始终放不下一个清芝。

如今司卿爱上了拂欢,怕是也与他一样。

“呵,拂欢,那个蠢女人……”

司卿话落,看了眼一旁站着的紫微大帝,又看向了天帝,“那日你的生辰宴,我无意间知晓拂欢可以开启禁地的咒术后,便故意靠近她,想要从她那里骗取解咒之术,原本以为要耗上个三五百年,没想到她可真好骗。”

“说什么凰星之女,我看不过是个为色所迷的花痴罢了。”

司卿提起拂欢,满脸的不屑,语气内满满的奚落,对于拂欢,完全不屑一顾。

“司卿,你……”紫微大帝听闻,气恼的作势就要上前去打司卿。

天帝皱眉,狐疑的看了眼司卿,还未开口,只听司卿又道,“如今这生来就是上神的凰女,因为此事要被处死了,想想还真是好笑。”

司卿话落,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角却露着讥诮的笑意。

天帝见司卿完全将拂欢出卖,脸上也没有半点疼惜怜爱拂欢的样子,不由得将司卿的话信了一半。

若说真如司卿所说,那么拂欢那个丫头,还真是蠢大了。

紫微大帝一颗心始终提的高高的,司卿的这一招,也不知道对于天帝而言,管不管用。

虽然欢儿那丫头和这件事情已经逃不了干系,但如今临了能赦免死罪,那也是好事一桩了。

他现在也不奢求别的,来日方长,只求这个女儿,能够好好活着就行。